正在阅读: 纾困资金杯水车薪,美国小企业绝境中求生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纾困资金杯水车薪,美国小企业绝境中求生

抓住客户在疫情期间的需要是企业存活和发展的关键。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肖恩

时隔3个多月,谢卡尔(Chander Shekhar)在纽约皇后区经营的纱丽店终于在6月底被批准重新营业。这家小店凝聚了他20年的心血。

作为经济的“毛细血管”,小企业提供美国近一半的就业岗位。根据美国小企业管理局(SBA)的数据显示,小企业占美国经济活动的44%,

哈佛大学、伊利诺伊大学和芝加哥大学的一项研究预计,3月至5月初,美国已经有超过10万家小企业永久关闭。酒吧、杂货店、牙科诊所、小型律师事务所、日间照护中心……在疫情爆发后被统一被按下了暂停键。

哈佛商学院助理教授斯坦顿(Christopher Stanton)表示,要得出倒闭企业的准确数字很难,因为一旦企业停止活动,就很难再找到原来的经营者,政府统计需要花费一定的时间。

由于许多小企业高度依赖客流量,且利润微薄,基本无法抵挡封锁政策带来的冲击。其中受影响最为严重的要数零售和餐饮。

全美餐厅协会(National Restaurant Association)在4月10至16日进行的调查显示,有40%的餐厅都已倒闭,每3个餐厅员工中就有2人失业。信心也开始被磨灭:大多数餐厅经营者认为下半年的状况不会大幅改善。

谢卡尔算是幸运的那部分人。随着资金链濒临断裂,疫情又现反弹趋势,美国小企业的生存环境还在不断恶化。随着多地暂停经济重启计划,许多刚复工的餐厅又被迫关门,准备好的食材、口罩和消毒用品等再次闲置,遭遇二次打击的餐厅要翻身更是难上加难。

美国版大众点评Yelp的统计发现,今年3至6月共有6.6万家在平台上注册的企业倒闭,其中6月下半月的企业倒闭率较之前有明显上升,总数量占过去3个月的14%。Yelp还发现,倒闭率最高的是以化妆品店为首的零售商,其次就是餐厅。分析师认为,美国或将迎来上世纪经济大萧条以后最严重的小企业破产倒闭潮。

纾困

现金流是小企业最薄弱的环节。前述高校联合进行的研究发现,中小企业每月平均固定开支超过1万美元,而他们手上所持现金只够维持两周时间。

3月27日,总统特朗普签署已经得到国会批准的2.2万亿美元财政支出法案,其中3490亿美元用于联邦“薪资保障计划”(PPP),为小企业提供救助贷款保障员工薪水。

4月底国会又追加4840亿美元救助金,其中为PPP提供3100亿美元,另有600亿美元拨给小企业管理局作灾难援助贷款和赠款。

《华盛顿邮报》报道称,已有420万家小企业获得了紧急贷款,但这只是3000万家小企业的一小部分。许多小企业主认为,这一援助计划没能解决很多规模更小的微型企业的困难,例如在支出中占大头的房租。获得PPP贷款的企业主必须将四分之三的资金用于支付工资,才能使其成为不必偿还的赠款,而微型企业雇员通常在10人以下。

另一些企业主则表示,从向银行提交申请,到资金获批到账,需要时间,这期间企业还需要维持租金、工资等大笔固定支出,而拿到手的援助金只能维持两个月。全美独立企业联盟(NFIB)的调查显示,目前已经有超半数获得PPP贷款的企业主已经花完所有资金

根据规定,企业主不能重复申请贷款,贷款申请日期将于8月8日截止。与此同时,美国出台的另一项小企业纾困计划——经济伤害灾难贷款(EIDL)贷款的200亿美元资金在7月11日已经全部耗尽,近600万家小企业获得贷款。

例如全美餐厅协会的调查显示,61%的餐厅经营者认为现有的国家纾困计划无法阻止餐厅大面积裁员的状况。

在华盛顿州经营婚庆会所的斯克格隆(Stephanie Skoglund)向PPP申请了2.5万美元纾困资金,最终到手的却只有3200美元。随后华盛顿州在清算欺诈性索赔行为时,又暂停向斯克格隆发放失业救济金。

作为夫妻店,会所暂停营业等于切断了斯克格隆全家的收入来源。为了支付近几个月的家庭账单,斯克格隆卖掉了会所的一个舞池和一个大派对帐篷。今年斯克格隆手上还未延期或取消的婚礼订单只剩3个,最近的一个将在7月底举行,但平常能容纳299人的会场如今必须限制在80人以内。

下一步该怎么办,是斯克格隆彻夜思考的问题。

自救

远程工作是疫情期间企业保持正常运转的主要方式,能够实现远程工作的小企业来说,撑过疫情的可能性要大得多。

全球支付平台Veem的首席执行官福尔兹利(Marwan Forzley)表示,一些中小企业在疫情中展现出了令人欣喜的韧性,他们能及时调整经营活动,缓冲疫情的影响,例如转向电子商务平台。

路透社报道称,今年5月时就有超过三分之一的中小企业表示正在建立本地供应链,以应对供应链受阻问题。他们还调整供应链,增加需求量高的商品。此外还有近四分之一的企业开始着手投资新技术,或引入适合远程办公的信息技术系统。

与此同时,一些创业者利用低利率、低成本、低租金等有利条件创办新项目。来自费城的青年创业家菲尔德(Shanel Fields)就是其中之一。她在3月疫情暴发后成立了MD Ally公司,帮助911调度员将所有非紧急情况的电话和患者转接至虚拟医生,从而优化地方政府的应急响应系统。

菲尔德透露,有超过一半的911求助都不属于紧急状况,如果混淆所有电话会影响救护车派出效率,尤其是在疫情暴发期间会造成很大影响。尽管在疫情期间创业听起来很疯狂,但菲尔德的逆向思维却帮她更容易找到技术人才,和急需的客户群。刚刚成立两个月时,菲尔德的公司就完成第一轮规模达100万美元融资。

抓住客户的需求是企业存活和发展的关键。初创企业孵化器Techstars的联合创始人布朗(David Brown)表示,这时候就别去想开办以商务出行者为目标客户的业务,有助于实现远程医疗服务的企业会是个好选择。

旧金山的一家面包店就抓住了人们宅家的烘培热情,每周日上午免费提供适合初学者制作面包的酵母,而许多去领酵母的人就会顺手带走一块蛋糕或一根法棍,面包店的生意因此得以维系。

看着空荡荡的街道和商铺,巨大的压力使谢卡尔有时候一个晚上会惊醒数十次。找到小店的“生路”,或许是解决他睡眠问题的唯一办法。

即便能开门营业,能有多少顾客上门,纽约的谢卡尔心里还是没底。疫情夺走了当地数百人的生命、依然安静的人行道,和商店门脸上的积灰,都在提醒着这一场灾难还远未结束。

每月6000美元的店租和家中两个孩子,谢卡尔非常焦虑。但他知道一切需要时间,别无选择。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