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没出道反而资源更好?偶像成团是个“伪命题”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没出道反而资源更好?偶像成团是个“伪命题”

出道就是成功?所有参加选秀的偶像们该醒醒了。

文|星数BRIGHTDATA 竹子

编辑|钟睿

六七月份的偶像市场,一切都处于方兴未艾的状态。

这边火箭少女101刚刚解散单飞,那头新的女团THE9也才走出成立的第一步。

火箭少女成员徐梦洁解散后的第一个动态,是在ins上面发表了一段话,“重头再来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用尽一切压制你,喘不过气的压到你不存在为止。”疑似在表达自己的发展现状非常困难。她的这番话,瞬间引发了粉丝的争论,她们纷纷声讨起经纪公司,要求增加徐梦洁的曝光机会。

确实,作为火少的一员,末位出道的徐梦洁,不论是在组团时期还是单飞后,都是资源和存在感都最低的那一个。

出道是件幸运的事吗?

CBNData消费站整理了一份火箭少女2020年后的商业资源盘点,可以清晰看出,徐梦洁至今并无任何现存的品牌合作,李紫婷也同样如此。

作为选秀综艺中的一员,她们从100位练习生中一路厮杀披荆斩棘,最终成为幸运出道的11个人。但是对于她们来说来说,这份幸运可以延续多久?出道真的是最光明的道路吗?目前看来好像并不是这样。

末位出道的徐梦洁处境艰难,那在《创造营101》里面并未出道的成员们发展又如何?有网友总结了当时节目中几位排名中位圈的练习生的商业资源,未出道的李子璇、刘人语、陈意涵明显要比出道的三位商务合作频繁。

图片来源:豆瓣秀组

李子璇当时是《创造101》的热门选手,最终没出道也成为很多人的“意难平”。节目6月23日结束后,在经纪公司觉醒东方的助推下,李子璇不到一个月就接到了潘婷品牌大使的合作,还接连成为《完美的餐厅》、《恋梦空间2》的常驻嘉宾。对比她们的微博粉丝数,徐梦洁和张紫宁分别为647万和757万,而李子璇已经达到了1036万。

末位出道的徐梦洁和只差一名没有出道的李子璇,目前来看谁的发展更好呢?答案不言而喻。

辛苦出道之后归于沉寂的偶像不在少数,人气、机缘以及经纪公司的多重因素都在左右着偶像出道后的命运。相比来说,只要有一定的关注度,很多人即使没有在节目中出道也能崭露头角。

让我们再把目光聚焦在今年的热门选秀综艺《青春有你2》,其中出道1月有余的THE9,一举一动都倍受关注。粉丝们时刻紧盯THE9背后的运营团队,为自家的爱豆争取着个人综艺、商务、单曲等种种资源。

而同时,节目里并未出道但讨论度较高的几位热门选手乃万、金子涵、林小宅和秦牛正威也正在缓步铺开自己的娱乐圈之路。

我们整理了这些成员们节目结束至今的个人资源,发现止步第10名的乃万个人资源反而是最丰富的。不止出了自己的个人单曲,还即将要开展线上演唱会。在商务方面,乃万也先后接下自然堂和OLAY的合作,并做客刘涛的淘宝直播间,在大众面前曝光频繁。就连以42名被淘汰的秦牛正威,都已经多次登上多家杂志,并成为了化妆品品牌花印的代言人。

THE9组合C位出道的刘雨昕,虽然在影音综的通告次数方面没有比过乃万,但是她的商务合作是《青你2》所有成员中最多的,其中不乏DIOR等高端品牌。

除去高位出道的刘雨昕、虞书欣及许佳琪等人,再看排名4-9名的其他成员,个人通告都没有比过未出道的几人。尤其与徐梦洁一样身居末位的陆柯燃,出道一月还未见个人行程,曝光度最少。

曝光度的多少直接影响了爱豆本人的人气热度。对比陆柯燃与乃万、金子涵的百度指数,可以发现陆柯燃的搜索热度一直处于低迷平淡状态。

虽然整个出道团体交给平台运营,但是个人资源的多少也和各自背后的经纪团队脱不了干系。陆柯燃的老板在此前接受媒体明星资本论的采访中曾提及,“我们虽然提前预留了宣传预算,但实际花费远远超出我们的预期,我们公司规模很小,也没有大公司资金充足。”没有强力的背后支持,想要往前走就变得更加艰难。

在选秀综艺中,大家都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成团出道。当爱豆们为实现出道梦而欢呼雀跃时,也必须面对接下来有关于人气、经纪公司、市场等多方面的冷水袭击。在如今偶像组合遍地的市场里,出道不是一个成功的开始,更像一场未知的冒险。

那些每天都想营业的“失业”偶像

偶像们出道意味着成功吗?举了这些例子,我想可以非常明确地说明,并非如此。

不论是否出道,在大浪淘沙的偶像市场,被淹没只是眼睛一眨的事情。2018年《偶像练习生》、《创造101》打开了选秀成团的潘多拉魔盒,但是随着近两年选秀综艺的频增,“参加节目→努力练习→成团出道”这条路径已经开始机械化,正逐渐失去它的价值和诱惑力。在节目中被人看到,已经成为了小概率事件。在这样的情况下,有些人在浪沙中挣扎,有些人就此沉寂,也有一些人开始谋求另外的出路。

《青春有你》中的楼炅择,节目首次公开排名就被淘汰,没有收获任何关注的他从练习生转行做起了短视频自媒体,他加入papi酱的MCN机构papitube,在今年3月,因为抖音直播事故事件登上热搜并因此出圈。平时就会自导自演各种“戏精”小视频的他,也因为自己的搞笑特质,成为了综艺《认真的嘎嘎们》的一员。

《创造101》中的练习生林珈安已经结婚生子,创办了一个自己的饰品品牌;刘佳莹开了B站账号,跳女团舞,拍美妆、穿搭视频,做食物测评,她在简介里叫自己“每天都想营业的失业偶像”,所有视频的播放量在11万左右。

此外,在《以团之名》以组合“新风暴”出道的苟晨浩宇,在娱乐圈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是“查无此人”的状态,没有通告没有作品没有曝光。直到今年5月21日,苟晨浩宇发布一条开始做淘宝直播的微博,“这条路真的很难走,有时候甚至连温饱都存在问题。我也很想有作品,想站在舞台闪闪发光。为了它们,我要开始做直播了。”

至今,苟晨浩宇一共在淘宝开过6场直播,在知瓜数据中的6月明星榜中,他的直播点赞数有187.99万,仅次于刘涛。做淘宝的专场主播,苟晨浩宇应该是偶像界的第一人。

做直播、做自媒体,甚至离开娱乐圈结婚生子,在这个颇显残酷的偶像市场,偶像们的成功好像从来不是靠“是否出道”这个准则来界定的。

在刚刚结束的《创造营2020》中,没进入出道位的徐艺洋哭到了观众散场,微博话题#徐艺洋没出道# 冲上热搜,收获13.4亿的阅读量。在观众为她垂首惋惜时,隔天她的老板黄子韬就让她成为了关注列表里唯一的存在,就在今天,徐艺洋还发布了她的第一首单曲,由黄子韬亲自创作,比出道的硬糖少女303组合更早。

当一个偶像有良好的人气、机缘和公司助推,出道这件事情还重要吗?在竞争激烈的娱乐圈,偶像的幸运从来不是“出道”本身,而在于他们是不是真的被人看到。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