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超550位学者发公开信,指控史蒂芬·平克轻视社会不公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超550位学者发公开信,指控史蒂芬·平克轻视社会不公

平克凭借这两本著作吟唱了一首令人振奋的、关于人类进步的颂歌。然而在今天,似乎正是这种乐观的科学主义给他惹上了麻烦。

史蒂芬·平克(Stephen Pinker)

记者 | 实习生 李文轩

编辑 | 林子人

近日,哈佛大学教授、认知心理学家和语言学家史蒂芬·平克(Steven Pinker)遇到了一些麻烦。超过550名学者联名向美国语言学会(LSA)发表公开信,要求将平克从“杰出学者”的名单中除名。除名的依据不是因为平克不够资格或学术不端,而是因为他曾经发过的六条推特。公开信指出,平克一直以来“轻视社会不公,歪曲事实,尤其是在当下黑人和棕色人种努力抗议系统性种族主义,呼吁重要改变的时刻”,指责其“科学种族主义”以及对女性主义的“可疑立场”,行为“与美国语言学会的目标相冲突”,因此不应该继续保有“杰出学者”的荣誉。

上周,美国语言学会对此作出回应,拒绝了公开信的要求。执行委员会解释道:“控制成员的意见和发声都不是学会的职责。”平克本人则将这些批评家称为“言论警察”,“想尽办法在我的文字中搜出冒犯性的词句。”但公开信对平克作出的种族相关的指控在当下美国的社会氛围中格外具有影响力。在《哈泼斯杂志》的公开信斥责当下社会不宽容的审查风气之后,对平克的此次指控无疑再次带给我们反思“封杀文化”(cancel culture)的契机。《纽约时报》的一篇文章评论道:“在学术界和出版界爆发的令人担忧的文化斗争中,这封信又打响了一枪。”

以下是公开信中列出的六条“罪证”

2015年,平克曾转发了一篇文章并写道:“数据:黑人并不会遭到警察更多的枪击。问题不在于种族,而是警方太多的枪击。”文章认为尽管黑人遭受警察枪击的案例远高于白人,但这并不是因为警方对黑人的种族歧视,而是因为“更宏大的结构性和经济现实”,导致警察遇到黑人的次数远远高于白人;而由于很多警官缺乏训练、容易反应过激,一个族群与警察互动越频繁,就越容易成为执法暴力的受害者。但公开信认为,平克的言论“混淆了结构性种族主义在警察暴力中的作用”。

类似的,平克在2017年写道,“警察杀害了太多的人,无论黑人还是白人。”公开信认为这再次反映了平克刻意回避警察内部的结构性歧视。

平克在《人性中的善良天使:暴力为什么会减少》一书中对1984年纽约地铁枪击案的描述也受到了指责。他在书中写道:“伯恩哈德·葛兹,一位温和的工程师,因为在纽约地铁上枪击了四个年轻的强盗而成了一位平民英雄。”在被威胁“给我五块钱”之后,葛兹开枪重伤了这四名黑人。公开信质疑平克“温和”的用词是否恰当;因为在后续调查中,葛兹的邻居证实他曾对非裔和拉丁裔发表歧视性言论。

2014年,加州大学圣塔芭芭拉分校的六名学生被一名男子谋杀。行凶之后,凶手在网上发布了一条视频详细陈述了他的厌女倾向。平克声称,把这场谋杀当成仇女暴力在统计学上是愚蠢的。公开信则批评平克无视社会对女性的系统性暴力。

今年6月3日,在“黑人的命也是命”运动爆发之际,平克发推援引哈佛大学的一项研究,指出从历史上看,美国的种族主义歧视正在不断减少。然而,公开信认为研究者本人希望此次平权运动能带来“真正的改变”,而平克曲解了这项研究。

6月14日,平克在讨论警察执法的两篇推特中使用了“城市犯罪”(urban crime)和“城市暴力”(urban violence)的词汇。公开信指出,这两个词是带有种族主义隐喻的“狗哨”(dog whistles)词,不过平克援引的原文中并没有出现这两个词。对此,芝加哥大学的教授Jason Merchant为平克辩护道,“‘城市’一词在社会学、政治学、法学和犯罪学研究中是常用的术语。”

作为著名学者,史蒂芬·平克以坚信人类社会的宏观进步、重新阐释启蒙精神著称。在《人性中的善良天使》中,他运用大量的数据资料,回顾了人类历史上的血腥和暴力。尽管当下无数人对未来失去信心,但平克用事实告诉我们,我们正生活在人类历史上最和平的时代。政府组织、识字率、商业和都市的文明进程,让我们日益有能力控制我们的冲动,对他人怀有同情;善良天使使得我们逐渐发挥理性的力量,克制暴力的诱惑。

平克最新的著作《当下的启蒙:为理性、科学、人文主义和进步辩护》的核心论点与前作一脉相承。2015年底的一项民意调查指出,当今世界大多数人都感觉世界正在走下坡路。但通过75幅详尽的图表,平克论证了人类的寿命、健康、食物、和平、知识、幸福等都呈向上趋势,这种趋势不仅限于西方,而是遍及全世界。平克提醒我们不要沉溺于悲观之中,因为并没有多少人停下脚步来欣赏人类在过去几百年中所取得的巨大进步。而这正是启蒙运动的礼物——理性、科学和人文主义促进了人类的进步。而伴随着科学与物质上的进步,人类道德也在不断进步。

《南方人物周刊》对李泽厚的采访中,李泽厚说道,“《当下的启蒙》否定了后现代,从尼采一直批评到了福柯、德里达,结果遭到许多学者的攻击。我却跟平克的看法相当一致。我不同意他的语言本能的看法,但在痛斥后现代反启蒙这个问题上,与他的用统计学材料对尼采等人的责难贬斥,却非常赞同。”

平克凭借这两本著作吟唱了一首令人振奋的、关于人类进步的颂歌。然而在今天,似乎正是这种乐观的科学主义给他惹上了麻烦。他所描绘的美好社会在对种族不平等的全国性清算中显得格外刺耳。在宏观的历史框架内,平克以统计学的方式论证了眼下是人类历史上最好的时代,但身处社会运动洪流中的公众似乎并不认可这一点。尽管平克自信地认为人文主义在启蒙运动以来的三百年间极大地推动了道德的进步,但“黑人的命也是命”运动抗议者似乎更希望短时间内产生实质性的、结构性的变革,而不是任由理性慢慢地解决种族主义问题。

值得一提的是,这封公开信的起源依然是个谜。在《纽约时报》联系的十位签署者中,只有一位暗示她知晓作者的身份。许多语言学家不愿公开谈论此事。自从这封信于美国当地时间7月3日出现在推特上以来,已经有数位语言学家声明该信在未经许可的情况下署上了他们的名字。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