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别着急卖出亏损的国有上市公司股票 大股东们正在出手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别着急卖出亏损的国有上市公司股票 大股东们正在出手

上海电气打算剥离不良资产,接盘方正是其大股东上海电气(集团)总公司。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目前,全球工业生产和贸易疲弱,国内制造业也面临产能过剩、产品价格下降的双重压力,部分上市公司业绩持续下滑,面临退市风险。相比民营上市公司为保壳使出浑身解数,持有国有上市公司股票的投资者并不需要太担心,因为国资大股东总会在关键时刻出手。

作为中国装备制造业最大的企业集团之一——上海电气(601727.SH)打算剥离不良资产,接盘方正是其大股东上海电气(集团)总公司。

12月7日,上海电气发布重大资产重组预案,置出上重厂100%股权,置入大股东持有的电气实业100%股权、上海电装61%股权、上鼓公司100%股权、上海轨发14.79%股权以及14幅土地使用权及相关附属建筑物等。其中股权类资产成交价格为34.01亿元,土地类资产成交价格为29.16亿元。

受市场持续低迷的影响,上重厂近三年来都处于亏损的状态。2013年、2014年及今年前三季度,上重厂的净利润分别亏损10.72亿元、8.21亿元、6.2亿元。此外,上重厂还背负着约58.4亿的负债。

置入资产方面,拟注入的四家公司分布在不同行业(包括工业风机、燃油泵、轨道交通设备等),在2015年前三季度的净利润共合约9886万元,仅占上海电气前三季度净利润的5.23%。交易后,上海电气的净资产收益率也只提升了不到1个百分点,只能说聊胜于无。

上重厂100%股权评估值为-1.85亿元,上海电气将以1元的价格将其出售给大股东。为支付置入资产的对价,上海电气还将向大股东以10.41元/股的价格发行约6.07亿股。上海电气(集团)总公司是上海市国资委全资控股公司,上海电气的这笔交易,实际上是地方政府变相对上市公司进行注资。

今年以来,国资大股东对上市公司施以援手已是常态。为了帮助*ST夏利(000927.SZ)保壳,控股股东一汽股份拟收购*ST夏利出售的四项资产,涉及金额28亿元。*ST夏利已经连续两年亏损,今年前三季度仍亏损8.5亿元。如果今年继续亏损,该公司将面临退市风险。本次出售相对资产估值有超过10亿元溢价,这笔“意外之财”很大概率将帮助*ST夏利顺利保壳。

像这样的个例还有很多,这些国资控制的上市公司背后都有一位有资本又愿意为其输血的大股东。山东钢铁(600022.SH)此前曾公告,拟以128.2亿元的价格向实际控制人山钢集团转让济南分公司部分资产。山钢集团先承接不少于93.20亿元债务,同时现金支付不超过35亿元。此后氯碱化工(600618.SH)也宣布拟出售两家子公司股权,受让方为大股东华谊集团旗下的公司。通过资产出售,氯碱化工将获得约7495万元的投资收益。上述这些国资大股东出手无疑将有助于上市公司扭转业绩颓势。

无论注入的资产质量如何,大股东们此举最重要目的,是向市场展示其维护旗下上市公司业绩的决心。对于二级市场投资者来说,很多时候公司基本面和估值应该是密不可分的连体儿,当行业或公司本身陷入衰退,理性的选择可能是卖出股票,但在A股市场,无论一家公司面临多大的不利因素,当其身后有政府背景的母公司做支撑时,基本面原因或许就显得不重要。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上海电气

109
  • 我国自主研制的300兆瓦级F级重型燃气轮机首台样机在上海总装下线
  • 上海电气与克拉玛依就拓展在疆能源业务举行座谈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别着急卖出亏损的国有上市公司股票 大股东们正在出手

上海电气打算剥离不良资产,接盘方正是其大股东上海电气(集团)总公司。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目前,全球工业生产和贸易疲弱,国内制造业也面临产能过剩、产品价格下降的双重压力,部分上市公司业绩持续下滑,面临退市风险。相比民营上市公司为保壳使出浑身解数,持有国有上市公司股票的投资者并不需要太担心,因为国资大股东总会在关键时刻出手。

作为中国装备制造业最大的企业集团之一——上海电气(601727.SH)打算剥离不良资产,接盘方正是其大股东上海电气(集团)总公司。

12月7日,上海电气发布重大资产重组预案,置出上重厂100%股权,置入大股东持有的电气实业100%股权、上海电装61%股权、上鼓公司100%股权、上海轨发14.79%股权以及14幅土地使用权及相关附属建筑物等。其中股权类资产成交价格为34.01亿元,土地类资产成交价格为29.16亿元。

受市场持续低迷的影响,上重厂近三年来都处于亏损的状态。2013年、2014年及今年前三季度,上重厂的净利润分别亏损10.72亿元、8.21亿元、6.2亿元。此外,上重厂还背负着约58.4亿的负债。

置入资产方面,拟注入的四家公司分布在不同行业(包括工业风机、燃油泵、轨道交通设备等),在2015年前三季度的净利润共合约9886万元,仅占上海电气前三季度净利润的5.23%。交易后,上海电气的净资产收益率也只提升了不到1个百分点,只能说聊胜于无。

上重厂100%股权评估值为-1.85亿元,上海电气将以1元的价格将其出售给大股东。为支付置入资产的对价,上海电气还将向大股东以10.41元/股的价格发行约6.07亿股。上海电气(集团)总公司是上海市国资委全资控股公司,上海电气的这笔交易,实际上是地方政府变相对上市公司进行注资。

今年以来,国资大股东对上市公司施以援手已是常态。为了帮助*ST夏利(000927.SZ)保壳,控股股东一汽股份拟收购*ST夏利出售的四项资产,涉及金额28亿元。*ST夏利已经连续两年亏损,今年前三季度仍亏损8.5亿元。如果今年继续亏损,该公司将面临退市风险。本次出售相对资产估值有超过10亿元溢价,这笔“意外之财”很大概率将帮助*ST夏利顺利保壳。

像这样的个例还有很多,这些国资控制的上市公司背后都有一位有资本又愿意为其输血的大股东。山东钢铁(600022.SH)此前曾公告,拟以128.2亿元的价格向实际控制人山钢集团转让济南分公司部分资产。山钢集团先承接不少于93.20亿元债务,同时现金支付不超过35亿元。此后氯碱化工(600618.SH)也宣布拟出售两家子公司股权,受让方为大股东华谊集团旗下的公司。通过资产出售,氯碱化工将获得约7495万元的投资收益。上述这些国资大股东出手无疑将有助于上市公司扭转业绩颓势。

无论注入的资产质量如何,大股东们此举最重要目的,是向市场展示其维护旗下上市公司业绩的决心。对于二级市场投资者来说,很多时候公司基本面和估值应该是密不可分的连体儿,当行业或公司本身陷入衰退,理性的选择可能是卖出股票,但在A股市场,无论一家公司面临多大的不利因素,当其身后有政府背景的母公司做支撑时,基本面原因或许就显得不重要。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