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股东
王悦失去恺英网络第一大股东地位,现任董事长金峰被动“上位”

金峰成为恺英网络第一大股东后,恺英网络将走向何方?

商贸物流企业华南城易主,深圳国资特区建发成为第一大股

出险房企华南城成功引入国资战投方,为其他房企化解债务风险提供了参考。

持续“输血”背后,房多多与中原集团“投资原萃事件”始末

对于网传消息,房多多表示:“作为股东之一,房多多建议原萃优化业务机构,保持平台化运营,但其他股东不愿追加投资,建议公司清算。”

瑞幸第一大机构股东的矛和盾

经瑞幸一役,大钲资本往日里引以为豪的投资逻辑,不再无懈可击。

美锦能源声称200亿氢能投资非概念炒作,要命的是项目没着落大股东却已大举减持

即使以美锦能源6月28日的收盘价10.45元/股计算,美锦集团上述减持已经实现了3.56亿元的套现。而按照美锦集团已公布的减持计划来看,还有占大头的4777.86万股等待减持。

【深度】2900点之下,大股东质押危机再临?

随着低于平仓线的股票比例显著升高,股权质押的雷会否再次引爆?

拒绝披露减持计划,沙钢股份遭第三大股东举报

去年11月17日,第三大股东刘振光向沙钢股份提交《股份减持计划告知函》,但公司一直未对外披露该计划。

陕西煤业看好全球最大单晶硅片生产商,持有近50亿市值股权后打算继续增持

参照1月18日隆基股份的收盘价,陕西煤业的持股市值约49.66亿元。

深交所细化大股东减持规则 减持时间和数量双重约束

内容主要包括四个方面:特殊业务适用情况、具体规定的解释、溯及力以及一致行动人之间的转让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