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从“新汉萨同盟”到“节俭四国”,小国荷兰如何跻身欧盟头部玩家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从“新汉萨同盟”到“节俭四国”,小国荷兰如何跻身欧盟头部玩家

欧盟并不是只有法德轴心。小国也可拨千斤。

荷兰首相吕特 来源:推特

记者 | 王磬

布鲁塞尔刚刚结束了被称为“史上最艰难”的一场欧盟峰会,四天马拉松式的谈判后终于达成了万亿财政计划。让这场会议如此艰难的头号人物,正是荷兰首相、中右翼政治家吕特(Mark Rutte)。

吕特在峰会上则怒刷了一波存在感:态度强硬、甚至近乎蛮横。他让马克龙愤怒至差点起身离场,又被保加利亚领导人鲍里索夫(Boyko Borisov)指责为“欧洲警察”。当大家都在给默克尔庆祝生日时,他唱起了反调:我们来这里不是为了以后方便给彼此庆祝生日,而是为了各自国家的利益而战斗。

以荷兰为首的“节俭国家”阵营不同意欧盟撒钱式的救助方案,希望能削减援助开支、提高援助的门槛。由于太过经常起身反对,吕特获得了新的绰号:Mr No No No! 

如果把时钟稍微往回拨一点,会发现这个富有且自律的北方阵营早已初具规模,以荷兰为中心,已经形成一股几乎可以制衡德法的力量。欧盟峰会上的激烈冲突勾连出他们身后的这一整段脉络:在历史、地缘、现实政治的多种因素作用下,一个从中世纪便存在于欧洲的区域性利益集团,正在以新的方式回到欧盟舞台的中心。

21世纪的“新汉萨同盟”

中世纪的欧洲,在波罗的海地区活跃着一群商人,他们拥有大量的船只与金库。以德意志北方重镇吕贝克、汉堡为中心,他们四处发展贸易,并结成一个覆盖了欧洲北部的商业和政治联盟。

这就是历史上的“汉萨同盟”(Hanseatic League)。“汉萨”(Hansa)是德语里“商会”的意思,现今的德国汉莎航空(Lufthansa)也是以此而命名的。

欧洲历史上不乏区域性的利益集团,但很少有像“汉萨同盟”这样名利双收的。它从12世纪中期开始建立,在14世纪末达到鼎盛时期,它的商站布满了西至伦敦、东至俄罗斯的广泛海岸线,商船行至西班牙和葡萄牙,积累了大量财富。在全盛时期,它甚至左右了丹麦和瑞典的王位继承人,英国国王也不止一次将王冠交给它做抵押以换取贷款。

在今天,“汉萨同盟”的重商和自律精神,被不少北欧、西欧国家保留了下来。极度推崇自由贸易和财政纪律、又经历了清教加尔文宗洗礼的荷兰是继承者中的佼佼者。在2016年英国脱欧之后,一个以荷兰为中心的、21世纪版本的“新汉萨同盟”正在回归欧洲政治的舞台中央。

从2017年初起,以荷兰为首的北欧几国开始定期组织高官会面。一名外交官对《金融时报》称,这个俱乐部既是对脱欧的直接回应——确保自由贸易旗手英国离开之后,自由主义的经济哲学不会从欧盟消失——也是为了进一步拓展已经长期存在的“北海-波罗的海”合作。

到了2018年2月,来自荷兰、瑞典、丹麦、爱沙尼亚、芬兰、爱尔兰、拉脱维亚、立陶宛八国的财长们签署了一份两页的文件,宣告“新汉萨同盟”正式成立。由于这些高纬度国家常年处于天寒地冻之中,又被戏称为“坏天气同盟”。八国均有两个特点:推崇自由贸易,严守财政纪律。

欲叫板“法德轴心”

彼时,欧盟正在寻找脱欧以后的定位。以“法德轴心”为口号,法国与德国作为欧盟实力最强的两个大国,结盟趋势愈发明显。智库数据称,脱欧之后法德联合起来可占据欧盟总实力的30%以上。这让不少欧盟小国心感不安。这些来自北方的中小国家意识到,它们需要“抱团”,声音才能被布鲁塞尔听见。

尽管对欧盟的各项政策仍有不少分歧,但“新汉萨同盟”对经济议题却认同着相似的原则。该同盟主要有三个目标:减少欧元区的支出,加强欧元救助基金的权力,强化欧盟的资本市场。

具体来说,“新汉萨同盟”希望各国都能加强财政纪律——主要是南欧债务国家,希望降低每个成员国需要向欧盟缴纳的“会费”,减少欧盟作为“超级政府”对市场的干预。希望建立一个更加发达的单一市场,深化市场内部的有效竞争。希望深化欧元区的改革,将现有的“欧洲稳定机制”(ESM)发展成为完整的欧洲货币基金,从而可以在欧盟贸易顺差国和逆差国之间进行财富的重新分配。

2017年9月,马克龙提出了要建立欧元区统一预算、设立“欧元区财长”的构想,遭到了荷兰为首的汉萨国家的冷遇。2018年11月,意大利由于来年预算超支与欧盟发生了摩擦,“新汉萨同盟”立马提出要改变欧盟批准援助的方式,需要先进行政府的债务可持续性评估、再决定是否提供援助。这个将意大利置于尴尬境地的提议,得到了超过三分之一的成员国的支持。

经济类智库PIE的一项分析指出,新汉萨同盟的野心是,在后脱欧时代里成为欧盟里的“新不列颠”,抗衡法德轴心。一位汉萨国家的官员甚至称:“我们拥有法国的大小和德国的竞争力。”

荷兰何以成为中心

由八国组成的“新汉萨同盟”曾被媒体戏称为“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而荷兰就是那个“白雪公主”。

荷兰成为新汉萨之首并非意外。首先,在八国之中,荷兰的综合国力最强,GDP总量最高。荷兰也是欧盟的六个创始成员国之一。

其次,作为一个以贸易建国的老牌帝国,荷兰有极强的重商传统。在英国尚未脱欧之前,荷兰与英国并列为欧盟内部的两大自由贸易旗手。荷兰现在的执政党自民党(VVD)也是以自由贸易起家、基本盘是中小企业主的老牌中右翼政党。观察家称,荷兰可能会逐渐在欧盟里拾起英国曾经的角色。在刚刚结束的欧盟峰会上,马克龙就指责吕特,把否决复苏基金作为还价筹码的做法,正与脱欧之前的英国首相大卫·卡梅伦如出一辙。

再次,由于与英国紧密的贸易联系,脱欧或将使荷兰成为经济上受冲击最大的欧盟成员国。英国在欧盟的三大贸易伙伴分别是德国、法国与荷兰。德法由于自身经济体量较大,可以部分稀释掉脱欧带来的贸易影响。但荷兰可供选择的工具却十分有限。因此,荷兰有较强的动机去寻找新的盟友与机会。

“作为一个欧盟创始成员国中,我们有义务努力使各国团结起来。”吕特曾经表示,“新汉萨同盟”欢迎大小新成员的加入。如果能够争取到足够多的成员国、增强谈判能力,“新汉萨同盟”将可能成为欧盟经济改革的主要参与者和叙事的主要提供者。

但荷兰最想要的成员,恐怕还是德国。

马克龙治下的法国,希望扩大欧盟权力、加强欧盟干预,自身财政也时常处于超支边缘,与“新汉萨同盟”几乎是处处迥异的。但德国的立场则颇为微妙。

德国既是财政高度自律的国家,又希望在欧盟层面扩大政治权力,这包括跟法国保持良好关系、不能过度削减欧盟支出等。德国虽然没有正式参与“新汉萨同盟”,但客观上其实在鼓励荷兰等国发出更加刺耳的声音,来保卫传统的财政保守主义、放缓欧元区财政联盟的形成速度。

德国财长肖尔茨(Olaf Scholz)就曾对荷兰财长表示,“我来自汉堡,我们就是古老而传统的汉萨同盟。” 

当下,默克尔已经宣布不会再寻求连任。由于缺乏现成的、有力的继任者,德国接下来的方向仍有多种可能。吕特或许在暗暗期待,这将成为“新汉萨同盟”的机会之窗。

疫情之下的民意反扑

不过,新冠疫情的降临,打乱了吕特的如意算盘。

自欧盟开始商讨疫情援助计划以来,荷兰继续领导了强调财政自律的北方阵营。荷兰与“新汉萨同盟”的另外两个成员国——丹麦与瑞典——再加上中欧国家奥地利,组成了所谓的“节俭四国”(Frugal Four),后来又加入了芬兰。

否定“新冠债券”、坚持“复苏基金”必须用贷款的形式发放……节俭国家发出了反对欧盟的最强音,其中又以吕特表态最为刺耳。在一场关于是否能够一票否决成员国获得拨款的权利的讨论时,吕特近乎蛮横的坚持,让马克龙动怒至扬言要立刻走人。

对不少欧盟政治家来说,表演的舞台虽然在布鲁塞尔,观众却是在本国国内。吕特强硬立场的背后,也是国内政治承压的表现。荷兰将于2021年迎来议会选举,民调节节高升的民粹政党民主论坛党(FvD)正在给吕特所在的中右翼自民党带来严峻挑战。在欧盟的强硬或许会被民众视为为荷兰本国争取最大利益的表现,为执政党加分。

另一个引人关注的荷兰政治家是现任财长霍克斯特拉(Wopke Hoekstra)。这位出身于荷兰基督教民主联盟的保守派政治家在新冠援助谈判中的强硬立场和煽动性语言,曾被南欧财长们评价为“令人作呕”。评论认为,霍克斯特拉之所以有较为夸张的表现,或许也是在为明年的大选做准备。已经担任了十年荷兰首相的吕特将需要一个来自执政联盟的继任者,霍克斯特拉被认为是下届荷兰首相的有力竞争者。

然而,吕特也正在遭遇反噬。在新冠带来的人道主义危机之下,在欧盟亟需一个团结的行动以维系共同理想的时刻,吕特所代表的功利主义和民族主义,不仅遭至了一些欧洲盟友的诟病,也遭遇了国内民意的反扑。除了荷兰在野党的激烈批评,来自吕特执政联盟的盟友也纷纷发出不满的信号。

一个常被用来比较的对象是默克尔。在新冠初期,德国原本被认为是“节俭四国”之外的第五个节俭国家,将力争高企的援助门槛、并附以严苛的援助条件——正如德国在欧债危机之中对希腊做出的那样。但在今年5月,德国的态度出现了大转向,宣布加入法国的倡议,支持建立千亿级别的复苏基金。这被认为是德国从节俭国家里“脱团了”。与其说是德国重新选择了“法德轴心”,不如说是默克尔选择了人道主义和欧盟团结。

欧盟峰会还在紧密谈判的时候,意大利总理孔特对吕特说,“我们每个人的都有自家的萨尔维尼(注:意大利的头号民粹政治家),但你却向民粹低头了。”

相关阅读:复盘:欧盟史上最大规模“撒钱”计划如何达成?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