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疫情加剧教育鸿沟,寒门或更难出贵子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疫情加剧教育鸿沟,寒门或更难出贵子

不论在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学校不仅是教育场所,同时还是孩子们的一道安全网。

记者 崔璞玉

自纽约州从3月起因新冠肺炎疫情发布限制措施以来,蒂拉一直和她的四个孩子待在家里。这四个孩子分别为六个月、两岁、五岁和六岁。他们和她的祖母一起,住在布朗斯维尔一套拥挤的公寓里,布朗斯维尔是少数群组居住区布鲁克林中的一个低收入社区。

其中两个年龄较大的孩子正在上学前班和一年级。像纽约市其他110万公立学校学生,以及美国其他数百万学生一样,由于学校关门以减缓新冠肺炎病毒传播,他们的教育完全被转移至了网上。

但是对于蒂拉一家人来说,这种变化充满了挑战。这个家庭没有电脑,孩子们不得不在手机上做作业,这让蒂拉很难检查。而且由于不得不和全家人挤在一块儿,孩子们学习时常常受到干扰,很难集中精神。

蒂拉一家人的经历意味着,尽管向在线教育转变对每个人来说都是一种调整,但对某些家庭而言,这样做要困难得多。

起跑线再落后

美联社2019年的一项分析指出,美国约17%的学生在家中没电脑可用,18%的人缺少宽带互联网。其中低收入家庭和有色族裔家庭更可能缺少这些资源。

从全球来看,由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协调的国际联盟组织“教师工作小组”(Teacher Task Force)发现,全球目前无法去学校上课的学生中,有大约一半(近8.3亿人)没有电脑。此外,超过40%的人在家里无法上网。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教育助理总干事贾尼尼(Stefania Giannini)指出,在疫情导致教育被中断之际,这种不平等是对学习持续性的真正威胁。疫情目前已迫使191个国家的学校停课,至少15亿学生和6300万中小学教师受到影响。

而远程教育上的差距在低收入国家尤为明显。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近90%的学生没有家用电脑,而82%的学生无法上网。

世界经济论坛(WEF)6月发布的一份报告也指出,即便在疫情爆发前,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有53%的儿童在10岁时无法阅读和理解基本文字。而现在随着学校关闭,学生们转至远程学习,可能导致这一危机加剧,那些拥有电子设备与没有电子设备的学生之间的差距将越来越大。

大约65%的中低收入国家和不到25%的低收入国家能够建立远程学习平台。此外,中低收入国家中只有36%的居民可以访问互联网。

家庭教育缺陷

除了电子设备和互联网访问,不受打扰的学习空间也成了在家远程学习的一个挑战。较富裕家庭的孩子,可能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房间来做家庭作业或上视频课,但对于许多低收入家庭的学生而言却并非如此。

即便在全球金融中心纽约,有十分之一的公立学校学生住在避难所或其他临时住房中,这可能意味着一个有多名学龄儿童的家庭不得不挤在一个房间内。这种情况在低收入国家或中等收入国家只会更严重。

同时,远程学习也对父母提出了更多的要求,他们不但必须确保孩子拥有所需的工具,正确使用它们,并且还需帮助他们在没有老师亲自指导的情况下完成作业。相比平时的学习,在线学习通常需要更多支持,尤其在最开始阶段。

但是,并非所有父母都有能力提供这种支持。比如,大部分白领能够在疫情期间远程工作,并至少为孩子提供部分监督。这一类父母通常也受过更好的教育,知道如何充分利用互联网上的学习资源,更好地帮助孩子在家学习。

然而从事低收入工作的劳动者,比如为超市和杂货店工作的人则不得不离开家庭。而且通常他们自身的教育程度较低,这意味着,他们在孩子学习方面能够提供的帮助有限。

错过的午餐

对于低收入家庭的学生而言,学校还意味着稳定而安全的食物供应。

负责监督学校营养计划的美国农业部表示,每天有超过2000万学生依靠免费的学校餐。纽约市长白思豪在3月中旬关闭学校时也表示,这是一个艰难的决定,因为有太多父母依靠学校给孩子们饭吃。

2019年,世界粮食计划署估计,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至少有3.1亿儿童在学校吃饭。学校提供午饭提升了入学率,特别是女孩的入学率,改善了儿童的营养状况,并减轻了贫困家庭的经济负担。

但随着学校关闭,发展中国家食物匮乏的风险增加,以及供应链中断,这部分儿童有可能遭遇营养不良和饥饿。除了午餐,孩子们也因此缺失了朋友的陪伴,而这对于他们的心理健康至关重要。

无论在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学校不仅是学习的地方,同时还是孩子们的一道安全网。但是疫情破坏了这道安全网,这很有可能将扩大现有的教育不平等,使低收入家庭学生的学习变得更加困难。

而考虑到个体教育及其未来经济收入之间的关系,这或许意味着,相对于较富裕家庭的同龄人来说,低收入家庭学生未来的发展将处于更大的劣势。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2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