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80后钢铁富豪“网聊丑闻”被诉离婚,百亿资产分割或涉恶意减少夫妻共同财产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80后钢铁富豪“网聊丑闻”被诉离婚,百亿资产分割或涉恶意减少夫妻共同财产

这场复杂的离婚诉讼,不仅涉及百亿资产分割,还包含了婚内财产判定、婚内财产转移、多子女抚养权等问题。

文|家族企业杂志

1982年出生的孙翔现任河北纵横集团丰南钢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纵横集团”)董事长、河北新华联合冶金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联合冶金集团”)总裁。

自2009年起,联合冶金集团已跻身中国企业500强(第350名),排名一路上升,2019年列中国企业500强252位。在2018年《2018胡润全球富豪榜》榜单中,孙翔与父亲孙纪木以130亿元排第364位。在2017年胡润百富(钢铁行业篇)中,孙翔及父亲以125亿元排第三名。

因偶然发现孙翔与众多年轻女子网聊,已结婚11年并共同生育5为子女的妻子赵静在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发起离婚诉状。同时,由于孙翔将多家企业股权无偿转让给父母,赵静在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发起诉讼,要求确认转让无效。

这场复杂的离婚诉讼,不仅涉及百亿资产分割,还包含了婚内财产判定、婚内财产转移、多子女抚养权等问题。

钢铁“老三”家族的崛起

作为曝光率不高的钢铁行业,80后的百亿富豪孙翔并不是第一次闯入公众视野。2019年8月初,有网友公开爆料表示,孙翔拥有双重国籍,除了中国国籍之外,还在2011年通过移民公司拥有了圣基茨和尼维斯联邦国籍。富豪拥有他国国籍本不是新鲜事,但问题在于孙翔担任着河北省第十三届人民代表大会代表职务。

孙翔在2010年至2012年任河北省政协委员,2012年底,当选河北省第十二届人大代表(邯郸团);2018年,当选河北省第十三届人大代表(唐山团)。《中华人民共和国国籍法》规定获得他国国籍后视为自动放弃中国国籍。非中国籍人士没有资格享有人大代表的选举权与被选举权,更不可能成为人大代表。在社交媒体消息发布仅两天后,唐山市人大常委随即罢免孙翔人大代表资格,成为国内罕见因双重国籍被免人大代表个案。

2015年,孙翔曾登上“全球最富有的35岁以下的亿万富豪榜”,靠着联合冶金,孙翔排名第12,资产高达26亿美元。并非白手起家的孙翔,其财富多仰仗父亲孙纪木,及其深度参与的家族企业。

孙翔的父亲孙纪木是浙江绍兴人,早年弃政从商,事业多落地于河北邯郸。邯郸县西部地区为太行山东麓,素有钢铁煤炭基地之称。孙氏家族在1999年成立邯郸三联钢铁冶金铸造有限公司,并于2003年投资建立了邯郸纵横钢铁集团公司;2007年开始,孙氏家族开始将企业版图扩展到沧州,成立沧州中铁装备制造材料有限公;2008年整合邯郸纵横钢铁、沧州中铁装备两大生产基地,成立联合冶金集团,孙翔出任法人代表,目前总部已经迁入沧州,是沧州唯一的中企500强企业。

联合冶金集团是北方地区重要的冶金材料生产基地,也是河北省“十三五”期间重点扶持发展的大型钢铁企业集团之一。与普遍新生代企业家不同的是,孙翔涉猎家族企业相对较早,与企业崛起的主要时间吻合——孙翔自2003年至2017年历任任邯郸纵横钢铁公司资金部部长、副总经理(主抓融资工作)、总经理等职务,一直到成为家族企业集团公司的二把手。

“网聊”引发的离婚诉讼

公开资料显示,1982年出生的孙翔,是澳大利亚昆士兰大学工商管理硕士,与妻子赵静结婚11年,共生育5位子女。据媒体报道,2018年5月,赵静偶然发现孙翔与多名女网友的聊天记录,“除了偶尔要在微信中转账,多数时候,他们探讨的是时间、地点、身材等内容”。

赵静就此询问孙翔,后者称自己工作压力大、需要放松,并拒绝就此道歉。赵静明确提出要离婚。据天眼查资料显示,聊天内容被发现后不久的2018年5月9日,孙翔将其在新联冶(北京)国际贸易有限公司持有的24%的股权中的20%无偿转让于父亲孙纪木,其余4%无偿转让于母亲孙春莉;两天后,孙翔将其在联合冶金集团60%的股权无偿转让给其父母,其中50%转让给父亲孙纪木,10%转让给母亲孙春莉;同年6月初,孙翔将其在北京华山投资管理中心所有的9.09%合伙份额无偿转让给母亲孙春莉;同年10月,孙翔将其在武汉天昱智能制造有限公司持有的5%股权无偿转让给母亲孙春莉。

因认为恶意减少夫妻共同财产,2019年初,赵静向朝阳区法院提起离婚诉讼的同时,也在北京三中院提起诉讼,根据《婚姻法》第17条规定,要求法院确认上述股权转让合同无效。

只是这场或涉及百亿的离婚诉讼,还没有正式开始就遇到了问题。据媒体报道,过去一年中,就北京是否有案件管辖权,双方各提多份证据。其中河北唐山一边防派出所,曾先后出具3份文件,2020年6月末,法院认定股权转让无效系列案件,移送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唐山中院”)。至此,这场离婚诉讼终将正式开始博弈。

《民法典》或对此类事件起到关键作用

夫妻共同财产是基于法律的规定,因夫妻关系的存在而产生的。在夫妻双方未选择其他财产制的情形下,夫妻对共同财产形成共同共有,而非按份共有。婚姻法司法解释(一)第十七条规定:婚姻法第十七条关于“夫或妻对夫妻共同所有的财产,有平等的处理权”的规定。即超出日常生活需要对夫妻共同财产进行处分,双方应当协商一致,一方单独将大额夫妻共同财产赠与他人,也是一种无权处分行为。

同时,作为我国第一部以“法典” 命名的法律,民法典在婚姻继承编有了较大调整,其中婚姻家庭编中确立的“五条财富新规”对上述类似诉讼或有更多指导。

首先,本次《民法典》 直接规定,投资收益为夫妻共同财产,也就是说,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共同财产的投资、以及一方婚前个人财产投资产生的收益,包括股权投资、债权投资、证券投资等各类投资性权利产生的收益,均属于夫妻共同财产(对于经营家族企业的夫妻一方,或者一方婚前创业设立公司,婚后随着经营管理、融资上市等资本运作,股权溢价和公司分红均属于夫妻共同财产)。

其次,《民法典》对财产分割作出了更细致的规定,将给夫妻财产关系带来较为重要的影响,主要表现在:第一,当夫妻感情濒临破裂,或财产利益已不一致时,当事人可以请求分割共同财产,防止配偶通过隐藏、转移、变卖、毁损等方式损害自身利益,这在离婚诉讼中对当事人意义重大;第二,当配偶具有任意消费挥霍夫妻共同财产的倾向,或试图伪造夫妻共同债务时,则此时当事人若仍想维持婚姻,也可以选择请求分割财产,进而单方面改变夫妻财产制结构。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