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与家庭
全职太太离婚时,可以拿到家务补偿吗

家务补偿是离婚损害赔偿吗?什么情况下,女性能争取该补偿?

“仅限男性”的,还可能是婚姻的好处

结婚,在经济上真的还“有利可图”吗?

“赘婿之都”杭州萧山:富家女苦等上门女婿,背后藏着什么秘密?

看似魔幻的背后,却藏着中国东部地区县域经济社会发展的秘密。

家庭内外,公私之间:无处安顿的女性

划定界限不意味着脱钩,也不意味着这个界限始终固定不变,爱尔斯坦的理想是适度地保持公共领域与私人领域之间的张力,而女性则要成为在这两个领域中同时具有反思和行动能力的人。

【专访】蔡聪:打破健全人中心论,残障人也能表达自我也有婚育自由

人的决策能力是后天习得的,相比于非残障者,残障者只是需要不一样的支持策略和支持力度。

全职太太离婚获五万家务补偿:家务劳动的价值为何总是被低估?

认为只有特定形式的劳动才有经济效益和价值、规避支付生命再生产成本的意识形态,其实是对全社会所有人的伤害。

我们是否有可能想象一种女性主义的母职?

女性主义者不论是争取对母职的正面表征,还是在日常生活中践行母职,都是一种长期的、有机的介入,不能一蹴而就,也不会一劳永逸。

被催婚的互联网人:逃不了的春节魔咒

找对象并不是一件能够从互联网上找到捷径的事情。

我是独立女性,该不该收彩礼?

“独立女性”意味着什么?“彩礼”为什么在21世纪依然存在?

持续探索当代婚姻图鉴,《幸福三重奏》的坚守和未来

与其去描绘婚姻爱情到底有多美好,不如把它做得再生活感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