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不道歉的“pua男老板”,难逃“商品化”的Yamy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不道歉的“pua男老板”,难逃“商品化”的Yamy

无论过去还是现在,艺人的商品属性始终存在。

文|毒眸  吴喋喋

编辑|何润萱

发布极创引力CEO徐明朝会议录音34小时后,Yamy出现在《炙热的我们》彩排现场。火箭少女101成员们将队长 Yamy 围在中间,一路护送上保姆车,以显示一种支持,正如她们在微博上的发声一样。

今天之后,Yamy将结束在火箭少女101的全部行程,但她与徐明朝之间的纠纷、网上纷纭的讨论还未结束:网友从语言霸凌、审美观念一路讨论到了“职场pua”、“艺人是不是商品”。

毒眸(ID:youhaoxifilm)观察到,几乎所有网友都会对徐明朝疯狂的侮辱感到愤怒,但在这种愤怒之外,也有一股声音认为,刨除那些辱骂和情绪后,徐明朝对Yamy的定位思考并非全无可取之处:即,Yamy从个性舞者、Rapper变为女团偶像后,是否是一种对自身的商品化和降维?

这种论调并不是在为徐明朝开脱,毕竟他已经让当事人Yamy明确感到了受伤害,而在后续公关文章中,徐明朝依然表现得粗鲁傲慢,丝毫不值得被舆论所同情。

Yamy在微博上发布录音时明确表态。其一,感到了被羞辱:“我曾经最信任和依靠的老板徐明朝先生,在员工大会上号召大家一起羞辱我,说我丑到让他忍不了,嫌我没有价值。”

徐明朝侮辱Yamy音频字幕节选

其二,察觉两年间徐明朝对自己实质性造成了“职场pua”:“打压指责让我极度低落,转头一个承诺又让我满是期待。我曾经真的以为,如果有问题,那一定就是我的错,是我做的不够好。”

徐明朝的回应也并不高明。21日晚他发表文章《给Yamy的一封信》,回避了对Yamy语言侮辱的事实,开篇便质疑对方的动机:“如果你的目的只是为了解约,实在没有必要搞的这么惊天动地。”

22日徐明朝再次发文,一方面大方戏谑自己为“职场pua的中年男老板”,一面坚定地拒绝向Yamy道歉,并再次扯上了解约话题:“Yamy只是想解约,想多赚钱,这个想法不止Yamy有,很多选秀艺人火了都会这样想。”

但很显然,Yamy发文动机与解约是否挂钩并不重要——无论舆论如何同情Yamy和反感徐明朝,对解约本身都不会产生影响,Yamy将要支付多少解约金,归根结底是由法律裁定的。

徐明朝在舆论场上的颓势很明显:第二篇公关文发布后,热评第一的内容是网友建议徐明朝去看心理医生;相比数十位艺人对Yamy的积极声援,公开支持徐明朝的人屈指可数。

其中乐评人邹小樱21日发博称,从经纪人的角度来看,徐明朝在录音中对Yamy的评价“字字珠玑”,“在公司开会的时候,讨论Yamy并不是作为自然人的Yamy,而是作为一个产品的Yamy……Yamy今后大概率是解约,雇一些会表扬她衣品和高级脸的工作人员,她再也听不到徐明朝这种话,恭喜她。”

Yamy

很快邹小樱便删掉了这条微博并道歉:“我知道引起大家强烈反感的部分,是我的那一句‘艺人不是人’。我需要为此辩解,“艺人”,更准确地说是“偶像”这个“产品”是一个团队的合力,大家各司其职,从大经纪、经纪、宣发、商务、A&R,等等,最终合力呈现给大家这样一个形态。”

随后他困惑道:“我们在过往唱片业里看到很多的这种艺人管理方法,是不是也无法适用于现在了?即,要求艺人听话、对公司言听计从、要求高执行力等等,如果旧日这是“美德”,但在2020年,在年轻人的世界里,这是不是行不通了?”

这类论调也获得了一部分网友的支持,他们类比数十年前的香港娱乐圈,藉此认为徐明朝的强势并无不妥:“想想那个年代,周星驰被说一辈子红不了,郭富城被认为是全班最丑,刘德华被黑帮威胁拍电影,这些人后来都成了天王巨星。各行各业的员工哪个不被老板骂过说过?”

在毒眸看来,无论过去还是现在,艺人的商品属性始终存在。甚至随着娱乐市场的扩大和娱乐消费需求的与日俱增,艺人的商品属性仍在增强:当内地一年有三档偶像选秀、需要300个以上的练习生上台表演的时候,是不能指望个个都是未经雕饰的天赋选手的。

图源微博@腾讯视频创造营2020

因此需要健全的培训机制,让大部分在水准线下的人达到出道的标准。这也带来了偶像相比其他艺人类型,更高的商品化程度:批量打造,组团“贩卖”,多名艺人共同消化一套曲风造型,舞蹈被要求整齐划一,从粉丝那端也呈现出审美趋同,向偶像提出近乎一致的需求:保持单身,努力、善良。

在内娱偶像市场,偶像标准尚未真正确立,每一档选秀节目都将“重新定义偶像”奉为slogan,实际却多沿袭日韩偶像组合的特征和模式。而日韩恰恰是将偶像最冷酷商品化的发源地之一。

素人转变为偶像的“商品化”过程有时非常残酷。以高超的偶像业务水平闻名世界的K-POP体系下,练习生的日子过得并不幸福,舞蹈老师体罚练习生、虐待未成年练习生、重压之下艺人自杀的新闻层出不穷。

而内地偶像公司往往没能学到精华,反取其糟粕——匠星娱乐曾在练习室vlog中,意外暴露韩国籍演艺总监用棒球棍体罚练习生的画面,引发哗然。根据多位艺人的叙述,极创引力也很可能存在着霸凌练习生的情况。

Yamy发声后,《创造101》选手王婷、罗智仪、罗怡恬相继就此表态。曾在极创引力训练的王婷发文称:“还记得大二在JC(极创引力)做练习生时,就被指责表演风格婊,像绿茶,每每训练结束都要小心翼翼地看老师看经纪人,看看她们给我的是肯定还是白眼。”

罗智仪、罗怡恬为极创引力旗下女团加减乘除组合前成员,罗智仪发文道:“很理解Yamy,感同身受。”罗怡恬表示“我也差点认同了那个被全盘否定了的我,一度挣扎、怀疑、恐惧,我到底是什么?”

这种非人性化的训练机制让饭圈外的看客感到震悚,但在偶像语境下,极创引力、匠星娱乐这样的公司反而意味着相对的专业——让Yamy成团出道意味着极创引力在良莠不齐的国内偶像公司中已经属于上游;匠星娱乐输送到《青春有你2》的上官喜爱、安崎也以实力著称。

上官喜爱(图源微博@爱奇艺青春有你)

有些矛盾的是:践行着标准“商品化”过程的极创引力,其CEO徐明朝却认为Yamy最失败的地方是她把自己从“酷女孩”变成了“娘炮”。

徐明朝录音中指出了Yamy形象的转折点——在《创造101》后期公演曲目《别人家的小孩》中,Yamy穿上波点红裙,对着镜头噘嘴卖萌。这标志着Yamy服膺于女团逻辑,为了融入组合,让自己偶像化、商品化并消磨了自己的特色。

几乎所有个性鲜明的选手,都会在成团的“诱惑”面前付诸一定程度的自我牺牲:《青春有你2》中性风选手刘雨昕,曾在公演中戴上假发跳舞;非典型“女团”节目《乘风破浪的姐姐》中,阿朵也在杜华的询问下,表态愿意为女团牺牲个人风格。

而恰恰这些选手,是因个人风格而受到观众喜爱的:Yamy的酷、刘雨昕的飒、阿朵的性感和民族风,这些基于个人特质的优势在Yamy跳起《卡路里》、刘雨昕戴上假发、阿朵表演通俗歌曲时,消隐无踪。

从评价偶像产品角度来看,似乎无法不承认,徐明朝那番夹杂了太多侮辱性语言的话中,仍有一点可取的地方:即Yamy比起成为规整的商品化偶像,还有更多可能,在通过成团扩大认知度和完成事业进阶后,Yamy应该及时跳出女团的窠臼,去寻找最有魅力的自我。

当然,践行这些可能性的过程,不必再有徐明朝的参与。

如今徐明朝的微博下面,充斥着网友愤怒的留言,这些骂声是否能够唤醒徐明朝的傲慢仍未可知。但有意思的是:极创引力的百度百科页面上,旗下代表艺人一栏仅有一个名字 :Yamy。

面对旗下唯一叫得上名号的艺人,老板尚且如此瞧不上眼,又将如何打造出一个比Yamy更受欢迎的、超越商品性的艺人?这是徐明超的悖论,也可能是内娱偶像界未来将持续很久的悖论之一。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