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车企大规模人事变动下的喜怒哀乐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车企大规模人事变动下的喜怒哀乐

在如今这样一个疫情让世界停摆的特殊时期里,车企的走势产生的大规模人事变动下的喜怒哀乐,足够引起波澜,毕竟每一个螺丝都有它的名字。

文|BusinessCars

每一个螺丝都有它的名字,But who cares?

这几天最热门的话题莫过于火箭少女成员Yamy公开经纪公司会议的录音,老板徐某当着员工的面说她“很丑,不时尚,没有价值,唱歌难听,原来只是一个伴舞而已”。而对于Yamy以及舆论的回应,徐某在字里行间中都透露着一种“离开公司,你什么都不是”的感觉。

不过对于我们这些吃瓜群众来说,就和老板徐某妻子凤凰传奇的玲花一样,仅在线吃瓜,不发表言论,不轻易站队。毕竟娱乐圈的水有多深,想必大家都懂。当然也正因为这出戏,大家对于当下各种职场又发出了新的审视。

譬如有人在油管上看到一条社畜的精品发言:“入职以后,公司给每位员工发了一台电脑,表面上看是每个人拥有了一台电脑,其实是给每个电脑配了一个人。”

你以为这就是最骚操作了?有网友表示不服:“我公司的英文名是世袭制,也就是这个人走了,他的英文名就留到了下一个入职的员工头上。”

这么看来,汽车圈有部分企业还算有点良心,在最后会选择“好聚好散”,毕竟就像有人说的,“你我都是河流,公司也会倒闭,大家只是偶尔在同一个频率共同流了那么一段。”

但请注意,这是少数。

从离开那天,就没有回头路

李青,35岁那年从某豪华品牌离开,义无反顾选择了新造车势力中的拜腾汽车。

那时的拜腾汽车不光有拜腾汽车CEO戴雷,最重要的是有钱。而后者也是他当初选择拜腾汽车的原因之一。但是到如今,无论是人员工资、社保还是公积金,对现在的拜腾而言,确实都有些难度,这是李青在两年前并没有想到过的。

事情变得一发不可收拾是在拜腾员工历经两次维权后。

今年6月29日晚10点14分,拜腾的近千名员工,收到一封来自拜腾中国区人力资源部的《中国区停工停产通知书》邮件。邮件中称,自7月1日起,拜腾中国区(不含香港)所有公司停工停产,所有员工待岗,公司不再安排工作。

李青没有想过失业距离自己这么近。就在两年前,拜腾汽车HR跟他初次洽谈时,他还对自己未来的职业规划有着更大的憧憬。

但是按照拜腾汽车发布的邮件内容显示,停工停产预计长达6个月,按照法律法规,7月份按劳动合同正常支付工资,从8月开始,仅支付待岗生活补贴。此外,停工停产期间,公司将继续依法缴纳所有待岗员工的社保和公积金,但员工不再享受绩效奖金、各类津贴和福利待遇。

对于员工争议最大的欠薪问题,邮件中称,将优先保证主动辞职员工的工资发放。对于在次日(6月30日)书面提出辞职,并于7月3日办理完毕离职手续的员工,公司将于7月10日前一次性结清全部拖欠工资。

“辞职吗?”对于李青而言,辞职或许是目前最好的选择,但是又能去哪?在与拜腾就欠薪问题沟通数月后,约有250名拜腾员工选择在6月30日前选择主动离职,李青也成为了其中一员。

只是当初的雄心壮志在他看来像喂了狗。不光李青,在残酷现实面前,那群曾极具梦想的高端人才无法养家糊口,被迫奔赴在讨薪维权的路上。烧光84亿元后,曾经有钱的拜腾直至目前面对动辄上亿元的工资缺口,依旧没有着落。

“经历了这一趴后感觉,‘活着’比梦想更重要。”辞职后的李青没有告诉前同事他已经离开了拜腾汽车选择暂时离开汽车行业,但是与他差不多同一时间加入某头部新造车势力的张亮已经连生了两级。

“几乎没有人能够在开始就判断任何一家造车企业是否能够实现长久发展,但彼此成就是一定的。”令李青惋惜的是,时至今日,拜腾旗下的首款产品仍没有实现量产,但在刚开始的拜腾汽车无疑具备一定市场竞争力。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以来不少新造车势力高管也纷纷选择重回传统车企。业内人士看来认为,过去新造车势力起步阶段缺乏经验,所以大量从传统车企挖人弥补短板,但经过几年的发展,造车新势力或走上正轨、或处于淘汰边缘、或已被淘汰,人才再度流动也属正常现象。

“以为破产了,结果又说还没有”

45岁的网友张春芳很久没有开工了,但并不是因为疫情的原因。

“去年下半年其实开工率就已经很低了。”张春芳在东方财富网的众泰汽车股吧里留言道,“今年开工率几乎为零。”一名众泰汽车员工在网上发贴维权:“我是众泰新能源汽车的基层员工,公司从去年10月至今已经欠薪8~10个月了,社保、公积金、个税断缴8个月,以至同事的生育津贴办不了、工伤险办不了、医保卡用不了、户口迁不了、房子买不了等等。”

在今年5月底,众泰汽车湖南基地发布放假通知,称由于汽车行业下行压力及疫情严重影响,该基地全体在职员工放假时间从2020年7月1日至2021年6月30日,又鼓励员工主动离职。

另一组数据也可以证明众泰汽车的现状。销量数据显示,2019年其销量为15.3万辆,同比下滑40.1%,今年上半年,其累计销量仅为3,573辆。同时根据众泰汽车发布的2019年年报显示,公司2019年实现营业收入29.86亿元,同比下降79.78%,亏损111.9亿元,去年同期为盈利8亿元。

就在几年前的高峰期,能跳槽到浙江省永康市的支柱品牌众泰汽车上班还是一件喜事。但这桩喜事给人带来的喜感并不持久,很快,以张春芳为代表的基层众泰人今年就感受到了一连串的暴击。

首先是公司竟然要破产了?

据媒体报道,7月7日晚,众泰员工表示收到一份公示文件内容显示:因铁牛集团总部已确认进入破产清算程序,众泰汽车和集团总部已连续7个月未支付员工工资,为保障浙江众泰汽车销售有限公司在临工作人员的合法权益,现对截止2020年6月底员工工资结算清单进行公示。落款是杭州市临安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

对于网传大股东破产消息,两天后众泰汽车方面表示有关铁牛集团总部已进入“破产清算程序”的内容为不实信息,系经办人员在未经严格核实的情况下发布,该单位也于第一时间将该《公示》撤回。

虽为不实信息,但是众泰汽车的现状已经打在了公屏上。

据众泰汽车的业绩公告显示,其亏损巨大的原因是:公司2020年上半年受资金短缺叠加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以及汽车行业整体景气度不高,公司下属各基地基本处于停产、半停产状态,公司的汽车产销大幅下降,销售收入大幅下降。

“不开工就没有钱,但是他们(众泰汽车)又说没有钱。”张春芳坦言。就在“破产”信息的几天前,有超30名众泰汽车员工聚集在位于浙江永康市北湖路1号的众泰汽车门口,并与铁牛集团的相关领导进行了近两个小时的沟通,要求众泰汽车母公司铁牛集团立即偿还去年4月发生的员工内部高额筹资借款。

其实铁牛集团自身也分身乏力,按照双方此前签署的补偿协议约定,铁牛集团应向众泰汽车补偿股份约4.68亿股。但被欠款的众泰员工更加担心,“如果铁牛破产,我们的钱就打水漂了”。

目前作为众泰汽车的大股东,根据企查查APP数据显示,铁牛集团其存在自身风险达175个,关联风险为1548个。公司董事长应建仁也曾于2019年~2020年两年时间,因企业未履行法定义务三次被限制高消费。

张春芳知道能拿回钱的可能性越来越渺茫,但她也坦然,“没有指望在这里(众泰)能赚多少钱,开始也就是觉得可以学一些东西,然后饿不死。”但她也没有放弃寻找新工作机会的希望,“众泰可能会破产,但是我还得前进。”

无论是李青、张春芳还是千千万万个“工具人”,都在自己的职业道路上不断选择、然后成长,当然也有挫折和失望。特别是在如今这样一个疫情让世界停摆的特殊时期里,车企的走势产生的大规模人事变动下的喜怒哀乐,足够引起波澜,毕竟每一个螺丝都有它的名字。

But who cares?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