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上海电影节】对话演员吴彦姝:七八十岁的演员很少有机会演主角,这种剧本对我们来说很难得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上海电影节】对话演员吴彦姝:七八十岁的演员很少有机会演主角,这种剧本对我们来说很难得

82岁的吴彦姝第一次在电影中出演女主角。

中间为演员吴彦姝 图片来源:上海国际电影节官方

记者 | 刘燕秋

编辑 |

1

《又见奈良》入选了第23届上海国际电影节金爵奖剧情片。这部电影由贾樟柯、河濑直美监制,青年导演鹏飞编剧执导,吴彦姝、英泽、国村隼和永濑正敏担任主演。作为一部温情的战争反思片,《又见奈良》自官宣以来便备受关注,电影曾入选第17届香港亚洲电影投资会23项电影计划,并在2019年海南岛国际电影节创投会斩获四项大奖。

《又见奈良》讲述了年过七旬的中国陈奶奶远赴日本奈良,寻找其失联多年的日本遗孤养女,在二代遗孤小泽和退休警察一雄的帮助下,踏上漫漫寻人之旅的故事。

该片的导演很年轻。出生于1982年的鹏飞曾凭借《米花之味》入围第74届威尼斯电影节“威尼斯日”单元、首届平遥国际电影节、奈良国际电影节和FIRST青年影展等。也正是因为在奈良看过这部电影,河濑直美参与了影片的监制工作。

主演吴彦姝今年82岁。1938年,吴彦姝出生于广州一个知识分子家庭,18岁她考取了山西话剧团,成为话剧《刘胡兰》的主演,期间曾多次进京汇演。她演了一辈子话剧,直到退休后搬来北京,她才机缘巧合进入了影视圈。虽然“出道”晚,吴彦姝却在最近几年成为了各大导演青睐的对象。她因《搬迁》获得金鸡奖最佳女配角,凭借《北京遇上西雅图之不二情书》和《相爱相亲》两度入围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女配角。

图片来源:《相爱相亲》官方剧照

这次《又见奈良》在上影节首映,吴彦姝也是第一次看成片,看到最后大家终于见面的时候,她哽咽地说不出话来。“那时候大家对日本人怀着恨意,但看到一个孩子能这么去抚养他,这是中国母亲的大爱,中国母亲到了日本寻找遗孤的过程中又有很多人来帮助他,中日两国人民之间的爱反映了一种人性的光辉。”剧组见面会上,吴彦姝告诉记者们,自己看了这个电影觉得很感动,“但如果大家看了之后觉得没有那么感动,那就请原谅我吧”。

《不二情书》里的少女心奶奶,《相爱相亲》里守了一辈子坟的乡下姥姥……都是奶奶辈的角色,吴彦姝却能准确刻画出不同背景人物的差异。谈及演戏的秘诀,吴彦姝说,“我觉得热爱是最重要的,演戏是我的工作,任何一场戏我都不认为是小戏,《什刹海》只有四场戏,但我也尽我的能力把戏演好。”

界面文娱对话吴彦姝

界面文娱:《又见奈良》剧组是怎么联系上您的?您为什么愿意出演陈惠明这个角色?

吴彦姝:一般都是演员统筹负责这些事情,但这次是导演鹏飞亲自给我打的电话。最吸引我的还是这个故事,写了一个中国母亲以一种大爱精神抚养了一个敌人的孩子,当时中国人对日本人充满敌对情绪的那种情况下,她能够愿意抚养一个日本的遗孤,我觉得这太伟大了。当然当时的中国不只是一位母亲抚养了日本的遗孤,有很多的父亲母亲都是这么做的,所以我觉得这个戏体现了中日两国人民之间的友爱,歌颂了人性的光辉,那种淳朴的善良的爱也能传递出一种反战的情绪,所以我很愿意来。

界面文娱:这部电影要跨国拍摄,这个角色会给您带来一些挑战吗?

吴彦姝:每一个角色对演员都是一个挑战,因为虽然找到我的戏在年龄上大同小异,但这些角色的阅历并不相同,有的是农村的,有的是城市的,有的是读过书的,有的是没读过书的,有的是公务员,有的是做生意的,所以每个角色都会有挑战,这个角色也一样,虽然也是一个老太太,但是还是有不同的东西在里头。

界面文娱:这应该是您第一次在影视剧里面演女主角吧?

吴彦姝:对的。我们七八十岁的演员很少机会演主角,这种剧本对于我们来说的话也是很难得的。但是对我来说,不管是主角还是次要的角色,都是一样的,都要努力准备,都要做得好,做到家,尽我所能吧。

界面文娱:这次您为陈奶奶这个角色准备了多长时间?

吴彦姝:其实也没有多长时间,因为鹏飞找我的时候还没有给我本子,后来他给我本子以后我才开始看。主要是鹏飞组织了几次围读会,他会讲解每一个角色的意图。电影是导演的艺术,肯定是导演有一个统筹规划,我们创造角色都是在导演的统筹规划之下来展开自己的工作。

界面文娱:在日本拍摄期间有发生一些比较难忘的事情吗?

吴彦姝:我跟日本演员、制片进行合作,天天都要跟他们的工作人员接触。跟他们在一起的话,肯定会有语言上的不通,也有闹笑话的时候,但是我印象最深刻的还是跟国村隼的一段戏。在那场戏里,我们两个人没有任何语言,导演的剧本就写我们两个人都在等待小泽过来,干坐着也没有事,又没有办法用语言交流,然后他就掏出他的照片来给我看,我又掏出了一张我的照片给他看。然后我又拿出小泽做的小旗,我要在那做,他一看也开始学着做,所以我们两个人像这样的一段戏就是无言的交流。导演一遍就过了,因为我们两个人都没有语言,完全靠动作,又怕对方看不懂,所以我们都在那认真的表现我们要表现的东西,所以反而一遍能过去了,我们这两个演员对此都记忆深刻。

界面文娱:您刚看完首映,看到成片之后,您觉得有哪些感觉满意的地方,还有哪些略有遗憾的地方?

吴彦姝:我是今天早上第一次看,反正我是被这个戏感动了。我一再说电影是导演的艺术,我们拍的时候还不知道导演编出来什么样子,今天早上看了成片是这样的,利用一个寻找的过程来表现两国人民之间的那种友爱,也带着那种反战的情绪。遗憾肯定是有的,但是我第一遍看还没挑出毛病来,因为我老在那感受,觉得很新鲜。

界面文娱:鹏飞导演应该算是您合作过的导演里面比较年轻的一位了。您觉得他和您合作的其他导演相比,身上会有一些年轻导演特有的东西吗?

吴彦姝:每一位导演都不同,不管是年轻的还是年老的,他们的手法都不同,他们的统筹规划的也不同,所以我们每一个演员跟每一个导演合作都有一个去磨合的过程,去领会导演的意图是什么。我觉得鹏飞虽然年轻,但是他真的是一个好导演。我今天早上看了全片以后,我觉得他的很多导演手法都是挺好的,他的剪辑的方式那样朴实,但是又感觉把问题说得很透。

我今天早上看了这部片子以后,主要是看到导演执导的这部片子,我觉得他的导演手法是很明显的,大家看完首先会记住的是导演这样处理的,我并没有看到哪一个演员演的突出。这个片子最突出的是导演,我觉得挺感动的,真的。

界面文娱:您当时是怎么决定来北京开始拍摄影视剧的?

吴彦姝:我不是自己决定到这儿来,因为我从话剧院退休了,就在家照顾家里的人,后来母亲和老伴去世了,父亲早就去世了,然后我只有一个女儿在北京,她自然就把我接到北京来了。那时候也没想着去演戏,之后是张纪中版的《西游记》说让我去演菩萨,我就去了,去了以后就有副导演认识了我,开始推荐我上这个戏、上那个戏,是这样演起来的。可以说我演电影电视剧完全是一种巧合,当初演那个菩萨也就是三两场戏,但后来找我的人就多了起来。

界面文娱:所以您其实算是一个比较顺其自然的那种人?

吴彦姝:对,顺其自然,我到现在也是有导演找我,角色合适,我就去演,我绝对不会跑到哪一个地方去找导演。我都80多岁了,我干嘛还像年轻人似的到处跑。

界面文娱:您年轻的时候选择话剧表演是自己做的选择吗?

吴彦姝:那是我自己做的选择,但是你演什么角色是不能自己选择的。领导分配了这个角色,你必须演,你不能跟领导说我想演那个主角,那不行,分配你是哪个你就是哪个。

界面文娱:你在自己的人生当中做过比较重要的一个决定是什么?

吴彦姝:好像过去我自己没做过什么决定,小的时候随着父母,大了以后上学听老师的,到了话剧院工作听领导的,所以我一般不太自己做什么决定。

界面文娱:在《相爱相亲》里您演乡下姥姥的角色,还有《北京遇上西雅图》里面塑造的那个特别有少女感的奶奶,您演的这些角色虽然都是这个年龄层的,但是会有不同的背景,您是怎么去把握这些不同的呢?

吴彦姝:这就需要熟读剧本,不能只看自己的台词,要通读整个剧本,然后发现这个剧本当中别人是怎么评价你的,一定要注意在别人的嘴里提到你时说了什么。像别人有一段对话说,“奶奶你最近见了没有,见了,身体挺好的”。 那么我就要在想我走路该怎么走,人家说我身体很好,所以我就不能因为这个角色80岁了,走起路来病怏怏的。所以就是这样,从别人的台词当中捕捉到这个角色应该有的形态语言和思想动态,然后再来创造角色。当然从自己的台词里头吸收的是90%,从别人的台词里头吸收的只有10%,但你必须整个剧本都好好的读,才能知道你这个角色该怎么演。

界面文娱:您之前都是在活跃在话剧舞台上,经过这10年的影视剧的表演,你觉得您对表演的理解会和之前有不一样吗?

吴彦姝:肯定不一样,话剧舞台的表演是直接面对观众的,而影视表演和观众是隔着屏幕的。我今天早上看的时候才知道这个地方观众有反应,但是我们在拍摄的时候完全不知道,而话剧你当场就知道你说到哪句话观众会有掌声或者是笑声。而且两者从语言、形体上都不同,话剧要夸张的多,影视剧就要生活些。

界面文娱:您是一开始演影视剧就抓到了这种不同吗?

吴彦姝:没有,刚开始的时候也容易过火,虽然心里知道这种不同,但是也会咬文嚼字或者是强调逻辑重音,因为话剧特别讲究逻辑重音,而在影视剧里头就不同,要像我们生活中这样去说话。

界面文娱:您现在心里会有一些比较期待去挑战的角色或者是题材吗?

吴彦姝:这个问题是这样,我们作为演员是一个被动的职业,是等着导演来挑选我的,我们没有主动权说我要演什么。导演挑我们演什么角色,我们就去根据剧本创造那个角色。

界面文娱:感觉您非常高产,现在在工作方面会比较忙碌吗?还会有自己生活的时间吗?

吴彦姝:我觉得在工作之余都可以算自己生活的时间。到了一个剧组,导演要把上一个场景拍完才到这个场景,到这个场景之间还有三五天时间,等待的过程都是自己的生活。

界面文娱:您通常在自己的生活里喜欢做些什么呢?

吴彦姝:如果在剧组的话,不管是到了什么地方,我要是没去过的,我都会去逛一逛当地的名胜古迹。要是在家里没有角色演的时候,我喜欢看看电影,学习一下别人的表演,然后插插花。

界面文娱:我在微博上看到您收集了特别多玩偶,这个也是您的喜好吗?

吴彦姝:是的,更多是我女儿的喜好,我女儿爱收集,我就跟着他一块玩,但我不收集。

吴彦姝和侯明昊 

界面文娱:您之前在《人不彪悍枉少年》里面和侯明昊这种年轻演员合作过,外界对于他们这种年轻演员可能会给他们贴一些偶像、小鲜肉这样的标签,您怎么看这个现象呢?

吴彦姝:我觉得偶像没什么不好,我们年轻的时候也有偶像,唐国强当年也是年轻人的偶像,只不过是叫法不一样,我们当年叫“奶油小生”,现在叫“小鲜肉”。我觉得也没有什么不好,你看因为长得漂亮一些,大家都很喜欢看唐国强。侯明昊他们很用功的,他演戏很扎实,内心戏演得非常好,所以他不是那种光有长相而没有演员功底的人。不管是小小花小草,他们都在努力,现在你看好多戏都会被他们的演技吸引住了。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