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蒂花之秀”改行“造游戏”,疯狂跨界背后图什么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蒂花之秀”改行“造游戏”,疯狂跨界背后图什么

当自身行业走入夕阳或自身企业出现发展瓶颈,选择跨界发展本身,并不奇怪。

文|张书乐

从日化到游戏,有多远?或许只是一场收购的距离。

作为国内老牌日化企业,名臣健康计划跨界收购两家游戏公司,打造新的业绩增长点。

从上世纪90年代起,其在三、四线城市的市场中耕耘,通过旗下“蒂花之秀”等品牌逐渐打响知名度,后拓展到一、二线城市的细分市场。

自成立以来,名臣健康的核心业务为日化产品,占到总营收的9成以上。2017-2019年,日化产品的营收分别为6.24亿元、5.33亿元、5.06亿元,呈下滑趋势。

颓势下,想找新爆款

名臣健康此前发布公告称,计划收购海南华多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简称“海南华多”)100%股权、杭州雷焰网络科技有限公司100%股权(简称“杭州雷焰”),由此进入移动网络游戏行业。

根据名臣健康提供的数据,两家游戏公司产品的月流水均过亿元。其中海南华多的手游产品《王者国度》月峰值流水为3.5亿元;杭州雷焰主打的《百龙霸业》月峰值流水超过1亿元。

但愚以为,算不得爆款,而是属于游戏行业里的中平游戏,存活周期也未必持久,因此,不能以流水来论“爆款”。

许多亿级流水的爆款,就是昙花一现,只有持续数年的存活与火爆,才能称之为爆款。

据中商产业研究院数据,2019年中国游戏市场规模为2573亿元,预计到2020年规模将达2850亿元。

此外,由于今年新冠疫情带来的推动作用,游戏行业迎来新一波增长。据《2020年1~6月中国游戏产业报告》显示,今年上半年,我国网络游戏用户规模近6.6亿人,同比增长1.97%;全国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1394.93亿元,同比增长22.34%。

跨界有两个不奇怪

对此,《投资者网》董柴玲和书乐进行了一番交流,贫道以为:

当自身行业走入夕阳或自身企业出现发展瓶颈,选择跨界发展本身,并不奇怪。

过去许多传统企业都跨界游戏行业,甚至于通过并购最终转型成了游戏企业,也不奇怪。

而跨界过程中给出目标并购游戏企业高估值,也是常态,其更多是考虑到游戏产业和该游戏公司的未来发展能力。

此前也有出现过如以做汽车零配件起家的世纪华通,通过并购盛大游戏(现更名为盛趣游戏)和一众海外游戏发行商,而转型成功并隐然有望成为继腾讯、网易之后第三大游戏公司的案例。

今年的疫情,也在一定程度上促使了部分公司转型。

名臣健康收购的两家游戏公司,其中海南华多在2019年的营收为1.12亿元,净利润为6416万元;2020年一季度营收为7834万元,净利润为5163万元。

而另一家公司杭州雷焰在2019年的营收为596万元,净利润为-2179亿元;2020年一季度营收为4727亿元,净利润为2618亿元。显然,两家公司在今年年初营收增长较快。

不可否认,疫情确实带来了一定的推动,对于游戏产业而言。

被疫情推动的转型?

但本质上,游戏产业虽然告别了高速增长时代,进入增速放缓,但增速放缓依然是在快速增长之中,因此,营收上升,本是一个游戏公司的题中应有之意。

疫情带来的影响主要是:

1.其引发的宅经济让用户只能在有限的娱乐中选择,而游戏则是有限娱乐中较为氪金的存在(相比在线视频充值VIP的固定消费而言)。

2.游戏带来的一种精神寄托和对现实的逃避,也是一个原因,比如《动物森友会》的爆款,就是如此。

3.游戏产业自身的服务能力,被疫情影响较小,少数的研发运营人员就能支撑起亿万用户在线,且不象其他宅经济中泛娱乐体验那样,需要线下场景支持(如影视拍摄),研运人员可以较容易达成内容迭代,确保玩家体验的新鲜感。

此外,尽管通过并购可以快速完成转型,却并非高枕无忧,此前多个传统行业公司跨界,均不同程度出现了失利,原因主要是:

游戏行业格局就是三足鼎立,即腾讯、网易和其他(盛趣游戏、巨人网络、完美等老牌游戏公司是在其他中的主力)。

中小游戏公司抗击风险能力弱,偶有爆款产生,但却无力进一步扩张,因此也迫切需要跨界巨头的资金扶持。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