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国产剧为什么拍不出「仙剑味」了?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国产剧为什么拍不出「仙剑味」了?

“仙剑”的荧幕复兴,还是败了,到底为什么?

文|dsfysweixin

还记得年初聊《枕上书》的时候,我们就已经说过观众对“三生三世”的腻味了。

从17年,杨幂和赵又廷的《十里桃花》;

到18年,杨紫和邓伦的《香蜜沉沉烬如霜》;

再到19年,倪妮和张震的《宸汐缘》。

配合眼下尚在拍摄中的,周冬雨和许凯的《千古玦尘》。

大概没几人能料到:仙侠剧只4S这一梗,翻来覆去,就将迎来整整5.0版本。

要说国产编剧在套路上的从一而终,我们作为观众,是真的很难不被“感动”。

也正是出于这份“感动”,当得知《琉璃》是打着“十生十世”的旗号登场时——

不少人应该跟我一样,吐槽之魂瞬间觉醒了一半。

然而,打开吐槽雷达真追完,得出的结论却又是意料外的反转。

虽然同为网文改编,但《琉璃》并未延续近几年的流行趋势。

它的结构,不是那种“一世天上、一世人间、一世魔界”的组合拳模式。

而是侧重于少年冒险,组团刷副本,其间勾连各种支线人物的“仙剑体叙事”。

御剑乘风来,除魔天地间。

15年前的《仙剑》,便是以此为基调开启了题材巅峰。

重温那场仙侠梦,难能可贵的是它有血有肉、有爱有很、有对有错有成长。

而15年过去,这股余韵有多叫人难忘?

仅从每隔两年就传出“要翻拍”的谣言,就足以考量。

其实客观来讲,在新剧《琉璃》中,我们能找到想要复刻前作的心意。

因为它不仅请来了《仙剑》导演麦贯之,还原了经典的御剑飞行、万剑诀等设定。

甚至连台词,都是同款值得高光标记的类型。

但可惜的是,它并没能带给我们记忆中的味道。

这就不禁让人疑惑:

明明技术好了,集数长了,世界观都比肩三界六道四海八荒九州般的广阔了。

可这场“仙剑”的荧幕复兴,还是败了。

到底为什么?

01.知己难逢?

《仙剑》中,玩世不恭的李逍遥在历经磨难时,身边总会响起一句词:

“壮志凌云几分愁,知己难逢几人留。”

所谓少年成长,这种相逢于人海的命运羁绊自是必不可少。

而《琉璃》缺失“仙剑味”的第一个原因,便是对“知己难逢”的一笔简化。

同样六人小队,同样三男三女,已经是“仙剑体”的标准配置。

为了完成主线任务——

找齐神器“万劫八荒镜”碎片,帮助女主璇玑恢复六识,众人一同前行。

踏冰天雪地,闯山谷秘境。

在尘世历练的路上,他们解锁各大门派地图,偶遇各类奇闻轶事。

在“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教条下,逐渐显示出各自的底色与个性。

如此共经风雨,磨砺意气,按理说应积淀了不少“知己情谊”。

可《琉璃》整体看下来,明明是六个人的电视剧——

除了记得“男女主好甜”“男女主好虐”以外,再没有第三种感觉。

配角四人,只有男主司凤和女主璇玑感情需要升温的时刻,才会骤然出现。

好比司凤的灵宠,小银花。

除了对自己的主人,对其他人尤其是女主璇玑,完全不能好好说话。

每每出现,都是在靠犯傻、卖惨和吵架推动情节发展。

哪里需要游说拆官配,哪里就能有她,小银花。

而璇玑的六师兄钟敏言,出场戏份并不算少。

但一场场矛盾叠加下来,也使他怎么看怎么像一个假人。

身位修仙门派弟子,武力值不高不算什么。

可问题是,智商、情商也都不在线。

前期,被误以为喜欢璇玑,三句话就能讲清楚的事,愣是憋了好几集。

等到司凤“她不爱我”纠结的够了,这才跳出来念完自己的台词。

后期,真正喜欢的姑娘玲珑被抓,为救人无脑莽撞。

情急之下,又误以为司凤包庇犯人,然后一把子推队友出去受罚。

哪里需要误会,哪里就有他,六师兄。

历练小队缺乏凝聚力,还不足以构成问题。

但他们的行为,至少应该有明确的动力。

▲他这样好像是因为你

如果连这都没有保证,只因剧情需要就给配角降智,那叫什么?

就是我们常说的,工具人。

《琉璃》的知己席位,便是被这些工具人所填满。

事实上,配角故事线说好了,可以非常拉好感。

像《仙剑》里,虽然李逍遥、赵灵儿、林月如才是核心。

但他们之外包裹的各色人物,也都十分立体。

阿七、唐钰、阿奴的存在,更是对整部作品的格局起到了提升作用。

只说许下十年之约的那一晚,绽开的烟火下,六个人都在。

他们大声喊出的愿望,没有一人眼中只为情爱。

臣子为百姓,誓要抛头颅、洒热血;

少年为义父,决心当大侠,忠肝义胆;

少女为自己,祈愿没有烦恼,快乐就好。

江湖夜雨一坛酒,对饮的他们既能痴心为红颜,也可仗剑走天涯。

眼角眉梢或许仍有青涩稚气,但一心所向的,都是各自的意志。

好的配角塑造,就只这一两场戏,便足以突出人物性格。

以前三十多集的剧,都不难看出每个人都有亮点,有值得观众记住的一瞬间。

而现在五十多近六十集的剧,目光却总围着主角转,怎能不带来视觉疲劳?

集数多了,为剧情服务的工具人也多了。

可真正有血有肉的润笔少了,“仙剑味”也就跟着少了。

02.生之悲歌?

或许有人会说,《琉璃》主打的并不是群像故事。

它想聚焦的,不过是一场主角个人的情感传记。

而这,也恰恰是“仙剑味”缺失的第二大原因:

它将生之悲歌,简化为了满足情欲交配的轮回。

《琉璃》中的女主璇玑,天生的六识不全。

她没有知觉,没有味觉,也没有嗅觉;

分不清颜色,不知道怎么哭,也感受不到疼。

简言之没心没肺的傻白甜,在仙侠剧里属于快用烂的人设。

然而招不在新,勉强管用就行。

女懵男冷的设定下——

男主司凤,明面上恪守门派规矩,一直戴着面具,帅脸一遮,断情绝爱。

实际上在历练的途中,早就被小丫头一套撩而不自知,弄得时刻凌乱。

心动男孩,又是床前表白,又是醉酒表白,又是月下表白。

感情还没上正轨,就因象征禁欲的面具被璇玑摘下,违反了门规而回老家受罚。

四年时间,这边女主逍遥学仙法,那边男主苦寒单相思。

再出现就换了张自带束缚的高级面具,可奈不住再一次心动。

中了面具底下的情人咒不说,在一系列误会中——

我们的男主司凤爱而不得,反复吐血,命不久矣。

随着主角感情你追我赶日渐焦灼,十生十世的前尘姻缘也将揭开。

从情动时的酸甜,到情劫时的虐恋,再到最后为爱升华的执念。

不难得见,《琉璃》在爱情的塑造上,沿用的仍是古典古板古老的网文模板。

是不是只要熟练掌握这套公式,人人都能成为仙侠巨编、晋江文豪?

想必某些资深观众,心中也曾闪过类似的疑惑。

但不管怎么说,《琉璃》的感情线,虐是真的虐。

对于凄美仙恋和虐男主爱好者们而言,基本属于一个都跑不掉的程度。

可虐完了之后呢?

细想一下不难发现,现在的仙侠剧动不动就上古时代开头。

三界六道,四海八荒,还得加上个九州。

世界观越做越大,不变的却是男女主头顶华丽的光环各种历劫。

从“三生三世”升级到如今的“十生十世”,不论何种体裁呈现,主张即为:

这世不行,手动安排挂掉,后面再来一世。

直到两人心意相通,进度条也拉差不多了,就可以回天上长长久久了。

这种打破时间与轮回禁锢的创作,实则丢掉了仙侠最重要的本色。

同样是爱情为主线,《仙剑》远没有如此庞大的修饰。

余杭镇、仙灵岛、林家堡、南诏国、蜀山……

为数不多的场景转换,讲的就是普通人的故事,最平凡的情感。

更关键的是,剧里对死亡和重生这一议题,始终非常严谨。

开篇主角团初遇,刁蛮小姐林月如一剑误杀李逍遥。

情急之下灵儿为复活他,施了法术观音咒。

因为耗费太多灵气,才有了后面灵儿露出蛇尾,逍遥月如闯锁妖塔等诸多纠葛。

《仙剑》感情的推进与宿命的因果,其实自一开始就审慎地捆绑在了一起。

而最后的大战,灵儿打败水魔兽,重伤倒在血泊里。

身为女娲后裔,为了众生平安,用性命与天道做出了置换。

红颜、知己全灭的李逍遥抱着她,再不舍也只能说出“你走吧”。

即使法力再强的神族、修为再深的侠士,都不能抉择生死。

悲剧撕开,没有强行扭转,内核也是最真挚的情感。

“燃烧后更伟大的,是生命。”

这是平衡仙侠世界的守则,也是最纯粹正宗的“仙剑味”。

但不知何时起,凡人也好,仙人也罢,从天上到地下——

所有故事的展开,都争相专注于在疯狂的虐与甜之间游离。

仿佛除了荷尔蒙的吸引,交配的天性,世间再没有其他比之更重要的事情。

而当爱情刻画大过生命,它也就失掉了那抹最诱人的底色。

03.大道侠义?

倘若观众眼里只有刀和糖,《琉璃》完成度已然够了。

但对一部作品来说,本可跳出平庸讲大道,却囿于情爱,实在遗憾。

剧里男二昊辰的出现,让人有过一瞬间的期待。

开头,他撑着“修行无情道,心中有大义”的道家思想向我们走来。

看他站在水上,甚至短暂梦回《仙剑》剑圣的上善若水,差点拍桌爷青回。

不过这个角色,与剑圣那种“没有拿起谈何放下”的超脱不同。

表面看昊辰是一个仙风道骨的人物,实则有私心有私欲。

前世本是天界白帝,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利。

但由于心系天下苍生,他一心想帮女主璇玑渡劫飞升。

凡间数十载,昊辰入了修仙门派,做了璇玑的大师兄,只为引她修成无上大道。

可奈何他也将三界看的太重,心魔作祟,沉溺于自我意识之中步步走向迷失。

身在欲海,怎可能没有欲念?

这种设定都还算正常。

然而扫兴的是,你以为这是开始,实际上就已是全部了。

在后来的剧情里,昊辰又又又坠入了主角的狗血虐恋中,工具人席位再下一城。

整日琢磨怎么陷害男主,怎么霸占女主,空有一身道法自然,把自己活成了“小三”。

而这,恰恰正是《琉璃》最致命的一点——

没有拯救天下苍生的侠义,没有与命运抗争的点题,更没有那种入道出道的体悟。

它硬是将自己打回到了青春偶像剧,也打破了观众最后一丝复兴的幻想。

抛去偶像剧颜值,《仙剑》不仅有出世的仙,有入世的侠。

还有超脱的宿命,和缠绵的俗世。

剑圣相信道,李逍遥相信爱。

拜月最厉害,相信的是科学。

围绕他们展开的,不单是一段悲剧的故事,更是一则关于人生的寓言。

几代人就这么构成了交相辉映的深刻命题,给人极大的震撼。

再看《琉璃》,或许最初它的确有过想要拔高的心,但还是妥协了。

就像戏外宣传,导演叫主演还原的,只有讨好嗑糖观众的吻戏。

 

这个桥段,一度引起“真人CP是否营业过猛”等颇多争议。

可这些归根结底,都和剧集本身无关。

遥想当年,《仙剑》刚出来的时候,也被议论得很惨。

原因却是它把游戏里不少大道侠义改成了小情小爱,而引起的不满。

所幸剧本底子在,即便亮点没有预想那么多,它依旧够耀眼。

▲李逍遥的爱,最终胜了剑圣的道

从《仙剑》到《仙剑三》;

从《仙剑五》改名为《仙剑云之凡》,到《仙剑四》直接叫《天河传》;

从观众心中多少残存期待,到最后齐齐高呼“求放过”。

哪怕仙剑原系列的人物羁绊还在,“仙剑味”也越来越淡。

至于后来那一众外来者,就更是一个赛一个的跑偏。

一部仙侠剧,若总想着在花哨、热闹和爱恨上下功夫,看着是一时很红火。

但红火过后的事实却是,无一能成为真正值得流传的精品。

而我们作为观众,唯有一次又一次无奈地问上一句:

看腻了“神仙谈恋爱”,下一部仙侠剧究竟在哪里?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