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开启网文时代的榕树下,最终迷失在了黑夜里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开启网文时代的榕树下,最终迷失在了黑夜里

对于榕树下这样的内容平台来说,作者流失的结果就是内容质量下降,也最终让社区的创作氛围荡然无存。

文|三易生活

一个人的成长,或许是从失去开始。正所谓“昨日之日不可留”,其实大家所熟悉的互联网,本身就已经“年过半百”,很多曾经叱咤风云的弄潮儿也开始逐步只存在于记忆中。比如说开启了国内网络文学时代的榕树下,就在日前迎来了终局。

榕树下享年23岁

8月26日有消息称,榕树下将正式关闭服务器。目前这一网站的首页仍能访问,但二级页面则显示为“全站系统升级中,暂时不可访问”,并且用户的注册与登陆也显示正在维护中。

出版过《煤老板》的作家王湛,在其微博中写到,“榕树下,这个华语网络文学的鼻祖网站,于2020年8月25日,正式关闭服务器,成为了网络文学作者酒局上酩酊大醉时偶尔回忆起的一缕青烟。”

虽然如今,B站已经成为许多Z世代年轻人的精神家园,并未他们提供了一个展示自我、充实自我、了解世界的平台,也让这些用户得到了归属感。而在20余年前,国内年轻人的精神家园则是榕树下、是天涯、是猫扑、是红袖添香、是西祠胡同。

创办于1997年的榕树下,是国内成立时间最早的原创文学作品网站。其最开始是美籍华人朱威廉的个人主页,其宗旨为“生活,感受,随想”。而真正让榕树下走红的,则是朱威廉将一个投稿链接放到了榕树下的网站上,用户点击这个链接,就能通过电子邮件向其进行投稿,而这也是彼时国内互联网行业中少有能接受用户投稿的网站。

因此很快,榕树下的独立IP访问量就突破了10万大关。别看诸如抖音与快手这样的互联网行业新贵,如今动辄就是上亿的日活跃用户,但在上世纪90年代,有10万的独立IP访问量就已经可以说是国内排得上号的知名大站了,因此榕树下也很快就汇聚了一大批喜欢在网络上码字的人。

著有《七月与安生》与《八月未央》的安妮宝贝就曾是榕树下的员工,而如今已经有属于自己文学王国的郭敬明,就是为了看一眼安妮宝贝,从四川自贡去了上海,找到榕树下,此后他开始以“第四维”的笔名在榕树下发表小说。

除了安妮宝贝和郭敬明,榕树下还曾孕育过“三驾马车“——李寻欢、宁财神、邢育森。李寻欢也就是路金波,是一手捧红韩寒的男人,宁财神是《武林外传》的编剧,而邢育森则是《家有儿女》的编剧。再加上例如慕容雪村、蔡骏、今何在等人,可以说在千禧年前后的榕树下,堪称群英荟萃。因此外界也认为,榕树下象征着中国互联网行业的青春岁月,是那个清新、淡雅、严肃、纯净的理想年代缩影。

没有合适的商业模式,是榕树下的致命伤

不过如今与其说榕树下在运行了23年后,无奈在2020年关站,倒不如去探寻,它是如何坚持到2020年的。在创立后就很快蹿红的情况下,榕树下也在两年内变成了一家拥有200多名员工的大公司,并在北京、广州、重庆等地设立了分公司。尽管这一速度在今天看来平平无奇,但在千禧年之际则无疑称得上是飞速扩张。但过快的扩张速度,其实也为榕树下之后的“卖身”埋下了伏笔。

根据朱威廉在几年前接受媒体采访时的说法,“我当时决定一年扔100万来做这个事情,但实际上每个月就要花到100万”。千禧年前后的榕树下,从公司经营层面上来看,已经成为了一部不折不扣的烧钱机器,包括人工、房租、水电、带宽等固定成本,每年就在千万元以上。并且不幸的是,榕树下在扩张期遇上了互联网泡沫的破灭,2002年朱威廉因资金UI能力问题,将榕树下以1000万美元左右的价格,卖给全球最大的出版集团贝塔斯曼。

当然,即便没有遭遇互联网泡沫的破灭,榕树下或许也很难走得更远。因为当时榕树下的商业模式其实并没有走通,其当时是通过与作者签约,并支付稿酬的来获得相关版权,然后再与传统出版社进行合作,从而获得出版方面的收入。准确来说,安妮宝贝们的作品其实不是网络小说,而只是将出版的作品放到了网上而已,从写作特点来看,则是实体出版风格的小说。

线上培养作者,线下做出版的模式看上去也并无法做到普惠,其固然能够让慕容雪村、安妮宝贝、今何在等人出名,但更多的原创作者则只能被埋没,而仅靠着这一批金字塔尖上的作者,榕树下是很难撑起这样一个盘子的。

但在此后,由于贝塔斯曼本身就对于中国市场不太了解,其主营的图书销售业务都没能扎根,更遑论彼时尚未找到属于自己盈利方式的网络文学。并且,榕树下声名鹊起是因为旗下一众70后作家所带来的影响力,但到了2003年左右,这帮人几乎全部离开了榕树下,给网站留下的则是一群慕名而来的文青。所以在抓着这样一把散牌的情况下,贝塔斯曼也只能有心无力。

榕树下:时也命也

曾经的榕树下既想保持文青发热范儿,又不愿过早被同质化,甚至想另辟蹊径寻求其他新的模式。如今看来,或许就是理想主义者特有的矫情,也自然在矫情中错失了大量的机会。在轮番易主收购与无法登陆的各种折腾之后,核心作者群体的流失也让榕树下回天乏术。并且对于榕树下这样的内容平台来说,作者流失的结果就是内容质量下降,也最终让社区的创作氛围荡然无存。

当时间来到2009年,彼时已经将起点中文和红袖添香收入囊中的盛大文学,将榕树下收购,但彼时榕树下已经成为了一个空壳。根据相关人士的回忆,盛大文学在收购榕树下时,网站的PV最低时已经不足1万,而这与曾经那个国内网络文学领域的旗帜也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现在回看榕树下的23年风风雨雨,用一句时也命也来形容或许再准确不过。众所周知,目前国内网文圈的霸主,阅文集团的前身起点中文网,之所以能够在一众同类网站中脱颖而出,靠的就是在2003年开创了在线收费阅读模式,这种电子出版的模式再辅以WAP推送,以及彩铃业务等SP广告业务,才让起点中文网有钱用稿费汇聚海量的作者。

然而,根据榕树下创始人朱威廉的说法,榕树下曾试图推出电子书,并定价一元到两元。他曾表示,如果当时支付方式能够跟上,那么每年的收入可以达到千万级别。但可惜的是,小额批量支付系统这一为社会提供低成本、大业务量的支付清算服务,要等到2003年才初具规模。

所以说一个网站的命运当然要靠自我奋斗,但同时也需要考虑到历史的进程。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