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黄永玉:写诗的就瞎写起来,画画的就瞎画起来 | 一诗一会

今年,黄永玉已经98岁了,但在很多人眼里,他还是个不老的“顽童”。

也说《爱情神话》:现实中微弱浪漫已属难得,买菜小市民亦有真实的力量

浪漫与现实的触碰并非一定要以彩色泡沫破灭为终局。能够让人们上街买自己喜欢吃的小菜,呈现日子平平稳稳的模样,或许还带一点点浪漫,而不是将改造所有人为同一面目,号令闲话和补丁统统消失。

“没有人能比狄迪恩写出更好的英文”:琼·狄迪恩作品小史 | 逝者

有媒体评价称,狄迪恩树立了一种叙述的方式,比起具体的事件,她更加注重对潜文本、氛围和感觉的捕捉,她在文章里的角色通常是一种声音而非一个角色、一个观察者而非参与者。

从取消文化到阅读退化:罗琳为何被读着《哈利·波特》长大的读者所抛弃?| 圆桌

20年前那些读着《哈利·波特》长大的读者,现在正好构成了批评、辱骂、攻击罗琳的主力。

【专访】马华作家黎紫书:曾为拿文学奖写政治写族群,今天放心写自己真正关心的事情

黎紫书认为,奇异的意象和浓厚的文字自有其魅力,但缺乏对马来历史的了解,马华文学的魅力将止步于热带景观,而忽视了人的那面。

中西之间,新旧之外:晚清科幻小说如何想象一个进步的世界?

晚清科幻小说中那些有意思的发明,诸如电气术、催眠术乃至造人术,不仅仅是天外飞仙般的技术应用,更有其隐喻性质,象征着知识分子在忧患中革新造人的尝试,既吸收西方的现代科技,又保留自身的“心力”与“脑力”。

会议如同舞台,权力博弈理想:由电视剧《突围》剖析国产剧中开会的戏剧性

国产剧《突围》《人民的名义》和《理想之城》里的开会场景并非只有程式、没有内容或索然无味,对剧中人来说,与现实世界相比,似乎会场才是他们挥斥方遒的舞台。开会这件日常之事为何会饱含戏剧性?

《哈利·波特》里魔法师对麻瓜的态度有何政治隐喻?

孩子代表着某种谜题,他们与成人类似,但绝不相同。他们就像霍格沃茨的居民,虽然与成人世界有交集,但却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诺奖获得者的“双面人生”

面对“诺奖魔咒”,有人破局,有人止步。

当文学作家去写短视频脚本

作家的“明星化”由来已久,但如今的作家们似乎早已不止于此。当门槛越来越低,创收的路子越来越多,他们真的不能靠写书赚钱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