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专访】毛尖:认同富人,职场虚假,国产剧从“粉色现实主义”走到“硬现实主义”还有很远

“二十年来我们的偶像剧在美学上没有任何进步,没有任何破坏力,不对当下社会有检讨,总是斗小三,要不然就是往上爬。”

法国社会学家迪迪埃·埃里蓬:当我们属于平民阶级时,很容易发现阶级的存在

日常生活的艰辛每时每刻都在提醒着他们自己的阶级归属。当我们看到他人的生活方式以及他们与我们是如此不同时,我们怎么会意识不到自己的身份呢?

灾难中求生:如果说2020年不太真实,末日小说又有多真实?

在这不太真实的一年中,让我们在灾难小说中寻找生存的可能与微妙的启示。

刘子超聊旅行文学:好的写作让读者确认“那里的人和我一样”

《失落的卫星》作者刘子超认为,在19、20世纪,英美等西方国家产生了很多用西方视角去观察世界各地的作品,但中国的作家和知识分子到更晚近才开始有能力、有机会用中国经验打量世界。

异质文明的对抗,总是惊心动魄

盐野七生在《伊利亚特》的影响下,创作出一部非虚构历史作品——《地中海海战三部曲》。

重返春天的权利

死者留在冬天,他们失去了重返春天的权利。

东野圭吾在中国是怎么火起来的?

他的作品为什么能够在中国市场久经不衰?

在孟买,贫民窟的年轻人自学编程

孟买的贫民窟多的是自学计算机编程的年轻人。对这些出身贫寒却天资聪颖的孩子来说,正如拳击或篮球之于哈莱姆的黑人少年,计算机是孟买的新一代得以改变命运的媒介。

是时候书写关于新冠疫情的小说了吗:从9·11寻找启示

灾难会影响文学,但小说家们需要更多的时间,才能把噩梦写成故事。

安吉拉·卡特:灰姑娘小红帽,所有摇篮故事都是精心乔装的政治寓言

卡特曾在日记中摘抄:童话里的动物有两种形式——一种危险而具有毁灭性,一种智慧而乐于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