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书籍背后的苦恼者:文字太廉价吗?做书不体面吗?

在人人都能对“小编”呼来唤去的今天,在新媒体编辑成为不少大学生入门职业选择的当代,编辑还值得做吗?

善恶分明,层次丰富:二战主题小说为何持续火爆?

战争塑造了一个明确的邪恶阵营,读者和作家都乐于见证纳粹这个终极大魔王被一次次打倒。

法国文学如何影塑造法兰西民族?

相比欧洲其他国家的文学,法国的文学从一开始就充满了君主和贵族的色彩。

景凯旋:中国作家在表现我们共同经历的时候,没有东欧作家的深刻与力度

伟大的作家都是时代的产物,每一个作家的书写不仅仅是个体的命运与抉择,而是现代性的冲击下全体人类所面临的道德困境,以及背后的孤独、勇气与怀疑。

歧视、性骚扰与抵抗:爱荷华作家创意写作工坊的大男子往事

性别歧视与大男子主义根植在爱荷华作家工坊的文化与历史中。

从白话文到翻译腔:阿城谈五四之后的文学传统

初期的翻译文句颇像外语专科学校学生的课堂作业,努力而不通脱,连鲁迅都主张“硬译”,我是从来都没有将他硬译的果戈理的《死魂灵》读过三分之一,还常俗说为“死灵魂”。

“反弗兰肯斯坦”:伊恩·麦克尤恩谈科幻新作《像我一样的机器》

机器人在什么时候最像真人?麦克尤恩最新的小说给我们提供了一个答案——在它跟你女朋友上床的时候。

文学圈的“体裁歧视”:为什么正经作家就是看不上科幻作品?

伊恩·麦克尤恩日前声明,自己以人工智能为主题的新作并不是一部科幻小说——这说法让全世界都疯狂了,科幻题材为何总是被正经文学圈拒之门外?

文学与剧集如何收尾:从《权力的游戏》说起

《权力的游戏》究竟会以怎样的方式收尾?是迎合广大忠实粉丝的期待,还是一如既往地保持残酷任性的风格?让我们拭目以待。

狄更斯、勃朗特和艾略特如何影响了梵高的艺术理念?

梵高曾在伦敦度过三年时光,他本人对英国的文学遗产十分喜爱,近期在不列颠泰特美术馆举行的“梵高与英国”展览将探索他与英国文学之间的不解之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