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网剧里的爽与甜:奋斗拼不过血统,甜宠终究要结婚 | 专访

“宠妻”这个概念在原来言情剧中不常见,而现在的甜宠剧最终都是要结婚的,女主都会成为妻子。这也说明,结婚是大部分异性恋女性观众对两性关系最终归宿的美好想象。

余华谈新作《文城》:和《活着》相比,这是一部传奇小说

“现在年纪慢慢大了,我觉得留给自己写作的时间也不多了,接下来有时间集中精力把没写完的作品写完,可能下面不用等个八年了,争取四年内完成。”余华说。

小说家凯瑟琳·梅农:纯数学与纯文学的灵感从同一处来

凯瑟琳·梅农讲述了她的首部小说——一个关于马来西亚家庭的黑暗秘密的故事,以及她教授机器人学的另一种生活。

从脑震荡到虚无感:关于海明威的新纪录片告诉了我们什么?

肯·伯恩斯和林恩·诺维克的纪录片《海明威》,将以戏剧化的形式呈现美国文学史上的一次伟大革命。

陈以侃 x 韩林涛:如果只有译者反对机器翻译的发展,那译者应该反思自己 | 圆桌

机器是否可以进行文学翻译?未来文学译者的价值何在?我们组织了一次圆桌对话,就机翻与人译的关系和未来展开了一番探讨。

但丁比莎士比亚逊色“几光年”?德意文化论战进行中

评论家认为,“就莎士比亚的道德冷感而言,其现代程度比但丁强好几光年。但丁试图对万事万物发表意见,把万事万物都拉到对自身道德性的审判当中来。”

布克国际文学奖长名单公布,恩古吉·瓦·提安哥凭作者译者双重身份入围

12位提名者横跨11种语言以及12个国家,中国作家残雪再度获得提名。

当AI变成人类:我们不可取代吗?我们试图奴役吗?

变人/替代人一方面动摇了人类对自己不可取代的信仰,而另一方面预示着“更健全、更精密、更升级一步”的要求的后果:制造出新的奴隶和怪物。

从奥斯汀到莫里森:英美文学中真正的“大女主”什么样?

这些由简·奥斯汀、科尔姆·托宾和托尼·莫里森等作家创作的女性角色,都有一个令人信服的特点,那就是不愿意把自己的权力留在厨房。

第一位跨性别女性登上女性文学奖长名单,评审团哀叹年长作家的缺席

托雷·彼得斯凭借处女作《终止变性,宝贝》入围女性文学奖,成为该奖项入围历史上首个跨性别女性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