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从普希金之死到莱蒙托夫的决斗,俄罗斯“黄金时代”的传奇往事 | 一诗一会

尽管莱蒙托夫意识到普希金之死源于他的上流社会习气,但前者却也未能摆脱上流社会的吸引力。

既是恐怖也是安慰:从《鬼吹灯之黄皮子坟》到《寂静之地》的百般怪物

且不说怪物如何映射了不同时代的集体焦虑和历史创伤,单从影片叙事来看,怪物之所以成为怪物通常有迹可循。

今天的西方小说已经成为女性的世界?

从萨莉·鲁尼到雷文·蕾拉妮,女性小说家似乎抓住了文学的潮流,比男性拥有更多的话题、奖项和畅销书。但这种文化转变是值得庆祝还是应该纠正?

【专访】尹学芸:最基层的作者离文坛很遥远,发再多小说也不是著名作家

在尹学芸的小说中,单位的会议报告、职位升迁、人际变化等风吹草动总是牵动着人们的敏感神经。她生活在基层也书写基层,她走过基层写作者的许多弯路,并以自己的成就鼓励着更多小地方的作者们。

【专访】陈平原:过分强调“反映当下”,文学创作容易走上春晚这条路

新书出版之际,陈平原与我们聊了聊文学教育、文学与现实、读书与时代等问题。

网剧里的爽与甜:奋斗拼不过血统,甜宠终究要结婚 | 专访

“宠妻”这个概念在原来言情剧中不常见,而现在的甜宠剧最终都是要结婚的,女主都会成为妻子。这也说明,结婚是大部分异性恋女性观众对两性关系最终归宿的美好想象。

余华谈新作《文城》:和《活着》相比,这是一部传奇小说

“现在年纪慢慢大了,我觉得留给自己写作的时间也不多了,接下来有时间集中精力把没写完的作品写完,可能下面不用等个八年了,争取四年内完成。”余华说。

小说家凯瑟琳·梅农:纯数学与纯文学的灵感从同一处来

凯瑟琳·梅农讲述了她的首部小说——一个关于马来西亚家庭的黑暗秘密的故事,以及她教授机器人学的另一种生活。

从脑震荡到虚无感:关于海明威的新纪录片告诉了我们什么?

肯·伯恩斯和林恩·诺维克的纪录片《海明威》,将以戏剧化的形式呈现美国文学史上的一次伟大革命。

陈以侃 x 韩林涛:如果只有译者反对机器翻译的发展,那译者应该反思自己 | 圆桌

机器是否可以进行文学翻译?未来文学译者的价值何在?我们组织了一次圆桌对话,就机翻与人译的关系和未来展开了一番探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