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从死亡之痛或其他职业中走入文学:6部布克短名单入围作品背后的故事

2020年布克奖获奖名单将于11月19日公布,在下面这篇文章中,入围短名单的六位小说家讲述了他们的创作灵感。

【重返九十年代之文学】畅销的兴起、圈子的消逝和私人写作

我们采访了作家周梅森、韩东、棉棉、林白、编辑魏心宏、王继军,学者何平等人,从畅销写作、断裂一代和私人写作三则,切入1990年代的万象纷呈。

怪诞的是,那些写怪诞故事的女作家与她们的作品一同消失了

一说起鬼故事创作盛行时期的代表人物,人们往往马上会想到M·R·詹姆斯和查尔斯·狄更斯这些男作家。而档案研究者最近发现,许多经典“鬼故事”的创作者其实都是女性。

持续鼓励法语翻译,2020傅雷翻译出版奖10部入围作品揭晓

5部社科类和5部文学类译作入围。

创意写作的奥秘在哪里?| 书单

从语言学到扎迪·史密斯和托妮·莫里森的文章,诗人Anthony Anaxagorou向我们介绍了从事这门高要求事业的一些创新方法。

中国网络言情“小甜饼”,非洲人民也爱吃

中国网文的“墙外开花”之路。

为什么盖茨比没那么了不起?

弗朗西斯·斯科特·菲茨杰拉德与他笔下的百万富翁花花公子无意间创造了一个邪教。但是在特朗普当政的时代,很显然盖茨比一直是这本书里真正的反派。

马丁·斯科塞斯改编《纯真年代》:“彬彬有礼背后的残酷让我深感震惊”

马丁·斯科塞斯把伊迪丝·沃顿的小说改编成电影时,有些人感到惊讶,但影片的环境被部落式的忠诚准则所控制,就像在黑帮中一样致命。

追求大团圆的同人改写有何问题?文学鼓励自由,也蕴藏不可逆转的“压服性”

文学坦诚地遵照事情自有的路径来发展,人类从那些“既成的”叙述中学习如何面对死亡。

格雷厄姆·格林传记暴露的一流二流之争

格雷厄姆·格林的一些作品在今天仍然令人惊心动魄,但其中太多二流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