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让故事重生:10种重述经典的方法 | 书单

出色的重述能以全新的眼光来探索熟悉的主题,从人们深信不疑的舒适叙事中破译出一个新世界,或者让以往被排除在经典之外的读者也有机会读到它们。

今日的作家如何在柯南道尔身后重建福尔摩斯形象?

阿瑟·柯南·道尔塑造的侦探形象已经被改写了无数次。但在作者去世近一个世纪后,新的作家如何塑造福尔摩斯,仍然存在争议。

当名作家开始说些古怪的故事 | 书单

卡夫卡、黑塞、尤瑟纳尔、谷崎润一郎的这些故事都是以“很久很久以前”开始的。当名家开始说些古怪的故事,他们会有怎样的表现?

陀思妥耶夫斯基逝世140年 |“当人失去了生活的全部希望目标时,他们经常会在痛苦中变成怪物”

正是希望的能力让人们即便在最可怕的状况下仍能活着和保持清醒。

“鲍勃迪伦”在皮村

正是因为无法团圆,一份特殊的礼物更显得弥足珍贵。

科幻作家们是如何写作的?

作家恩尼迪·奥科拉福、金·史丹利·罗宾逊、阿拉斯泰尔·雷诺兹揭示了他们笔下的世界中包含什么,不包含什么。

村上春树轻飘飘?从《弃猫》看村上的历史书写与现实批评

村上春树通过讲述父亲村上千秋的生平经历想要证明的,正是这样一件事:作为个体即便会被轻易地吞没,失去原来的轮廓,被某一个整体取代,但也应当被深刻地铭记。

AI提起笔来,要“刺杀小说家”

2018年末,世界上第一篇完全由AI创作,无人类参与的小说诞生了。

保罗·索鲁在中国大地:1980年代的中国人如何看待金钱与快乐?

中国人对钱看似“贪婪”的态度实际上来源于匮乏——与其说钱能带来更多机会,不如说资源实在有限,钱能够抵偿诸如超生、换工作等“自由”选择带来的损失。

安德列·艾席蒙:写作《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原本只是消遣

《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原本只是安德列·艾席蒙在写另一部小说时的消遣写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