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陈以侃 x 韩林涛:如果只有译者反对机器翻译的发展,那译者应该反思自己 | 圆桌

机器是否可以进行文学翻译?未来文学译者的价值何在?我们组织了一次圆桌对话,就机翻与人译的关系和未来展开了一番探讨。

但丁比莎士比亚逊色“几光年”?德意文化论战进行中

评论家认为,“就莎士比亚的道德冷感而言,其现代程度比但丁强好几光年。但丁试图对万事万物发表意见,把万事万物都拉到对自身道德性的审判当中来。”

布克国际文学奖长名单公布,恩古吉·瓦·提安哥凭作者译者双重身份入围

12位提名者横跨11种语言以及12个国家,中国作家残雪再度获得提名。

当AI变成人类:我们不可取代吗?我们试图奴役吗?

变人/替代人一方面动摇了人类对自己不可取代的信仰,而另一方面预示着“更健全、更精密、更升级一步”的要求的后果:制造出新的奴隶和怪物。

从奥斯汀到莫里森:英美文学中真正的“大女主”什么样?

这些由简·奥斯汀、科尔姆·托宾和托尼·莫里森等作家创作的女性角色,都有一个令人信服的特点,那就是不愿意把自己的权力留在厨房。

第一位跨性别女性登上女性文学奖长名单,评审团哀叹年长作家的缺席

托雷·彼得斯凭借处女作《终止变性,宝贝》入围女性文学奖,成为该奖项入围历史上首个跨性别女性作家。

从《活着》到《小时代》,文学改编电影变了天

“电影和文学本来是兄弟,现在这两个兄弟住得原来越远了,从这个街住到那个街去了,互相听不见对方的声音了,这难道不是很危险吗?”

“把弗洛伊德介绍给简·奥斯汀会怎样?”:作家乔什·科恩谈文学与精神分析

在新作《如何活,做什么》中,乔什·科恩关心的不是精神分析与小说能否相互借鉴,而是这两大传统联合或共同为我们开拓了怎样的探索空间。

石黑一雄:AI、基因编辑、大数据……我担心我们再也不能控制这些东西

这位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的最新小说《克拉拉与太阳》将于3月2日全球同步出版。

从“绿帽子”到进城去,新人依然演旧事 | 回望春晚语言类节目30年

近年来的一些喜剧看似题材新鲜,底色却颇陈旧。这些底色在某种程度上显示了春晚的意义——让参加贺岁仪式的个人忘记现实中的分化和区隔,体验同质时间的快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