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WTO总干事阿泽维多提前离任,新总干事遴选进入“淘汰赛”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WTO总干事阿泽维多提前离任,新总干事遴选进入“淘汰赛”

“在疫情大流行、经济不振的背景下,对多边主义的渴求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强烈。WTO可以引导全球经济走向更公平、更绿色的方向——前提是它必须有一位可信的改革者掌舵。”

世界贸易组织总干事阿泽维多资料图。图片来源:人民视觉

文 | 上观新闻 张全

随着8月31日世贸组织(WTO)总干事阿泽维多的离任,“接班人”的遴选成为WTO最急迫的议程之一。WTO总理事会已确定从9月7日起耗时两个月,以三轮“淘汰赛”的方式,从8位候选人中确定新总干事人选。

“与美国大选的激烈气氛相比,WTO总干事之争较为低调。没有铺天盖地的广告,没有隐私大曝光,甚至很少有人说得出领先者的名字……但忽视这次遴选将是个错误。”路透社说,“在疫情大流行、经济不振的背景下,对多边主义的渴求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强烈。WTO可以引导全球经济走向更公平、更绿色的方向——前提是它必须有一位可信的改革者掌舵。”

“船长”交出指挥权

有着25年历史、由164个成员组成的世贸组织,又被称为“经济联合国”,是多边贸易体制的核心。其职能包括:多边贸易谈判、争端解决、贸易政策监督,它们也被称作WTO的三大支柱。

总干事在WTO中的作用,相当于一位“秘书长”,除任命秘书处职员、确定职员任职条件和职责并领导其工作外,还负责提交组织的年度预算和财务报告等。有分析人士指出,失去总干事,秘书处就会成为“看守政府”,难有作为。

总干事的作用还不止于此。在争端解决机制方面,当争议方无法就审理案件的专家组成员达成一致时,总干事可指定专家组成员。在日常工作中,总干事也是一位“大家长”,如召集非正式会议、听取成员意见等等。

不过,总干事不负责制定全球贸易政策,而是充当中立者角色:半是管理者,半是调解人。

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际贸易室副主任苏庆义表示,作为多边贸易体制的核心,世贸组织及其前身关贸总协定在维护世界贸易秩序、稳定世界贸易运行方面发挥着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然而,随着WTO成立之后发起的第一个回合谈判——多哈回合谈判于2015年遭遇重挫,以及争端解决机制上诉机构去年底“停摆”,世贸组织的多边地位受到削弱,面临二战以来最严峻的考验。

苏庆义指出,美国的支持力度下降,WTO内部改革步履维艰,区域性贸易协定涌现,都给世贸组织未来的发展增添了不确定性。国际上要求WTO“革新”“重塑”的呼声不绝于耳。这是外界关注本次遴选的一个原因。

另一个关注遴选的原因在于,世界经济和贸易秩序前所未有地受到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浪潮冲击,今年新冠疫情又来添乱。这让WTO及其新领导的使命变得紧迫而沉重。

舆论认为,那么多难题摆在WTO面前,是阿泽维多决定提前一年结束任期的深层原因。他表示,这个组织“现在什么也做不了,不能磋商,一切停摆。”但他同时强调,世贸组织“这艘船没有沉,仍在平稳航行,我所做的只是交出指挥权”。

非洲候选人领跑

现在的问题是,新任“船长”会是谁?能否将WTO带出不平静的水域?

希望聚焦在8位候选人身上。目前,他们已经历7月的演讲阶段、8月的推介阶段,即将迎来9月的淘汰阶段。WTO总理事会确定从9月7日开始,就新总干事遴选事宜举行三轮磋商。首轮磋商将于9月7日至16日进行。前两轮磋商预计将分别淘汰三名候选人,在第三轮磋商后有望于11月最终确定新总干事人选。

路透社援引博彩公司Ladbrokes的说法,肯尼亚候选人阿明娜·穆罕默德呼声最高,尼日利亚女候选人恩戈齐·奥孔乔-伊韦阿拉位列前二。两位都是来自非洲的女性候选人。再加上来自埃及的男性候选人哈米德·马姆杜,这次共有三名候选人来自非洲大陆。

简单介绍一下两位领跑者。此次二度参选总干事的阿明娜,曾任肯尼亚常驻世贸组织代表等职务,任内几乎主持过世贸组织所有关键职能部门的工作。她还主持了2015年在内罗毕举行的世贸组织第十届部长级会议,表现不俗。

伊韦阿拉也资历不凡。她曾在世界银行供职长达25年,并曾担任常务副行长。她不仅参与政府间国际机构的管理工作,还与公私合作机构、私营部门密切接触。

就实力而言,其他几位候选人也不遑多让。其中不乏在贸易领域深耕多年的资深人士,有参与过世贸组织创建的“元老级”人物,也有在国际机构长期工作并担任要职的外交官。例如,墨西哥官员赫苏斯·塞亚德曾参与过创建世贸组织的乌拉圭回合谈判。

有消息称,英国前国际贸易大臣利亚姆·福克斯、沙特前经济和计划大臣穆罕默德·图韦杰里,是日内瓦圈内目前认为希望较为渺茫的两位候选人。最终的“二进一”淘汰很可能在阿明娜和伊韦阿拉间展开,不过也不排除来自韩国的俞明希以“黑马”姿态出现。

苏庆义认为,非洲候选人胜出可能性似乎更大。因为总干事遴选采取成员协商一致原则,即所有164个成员都有“一票否决权”。来自非洲的候选人有三位,意味着有更大概率求得各方妥协。

一次遴选难以解千愁

上海市世界经济学会会长张幼文指出,无论哪位候选人上台,都面临一系列复杂挑战。

他表示,不能指望“选对了人”,WTO就能顺利发展。且不说人选的背后涉及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激烈博弈,WTO本身在谈判新协议、适应全球化新发展方面都面临困局,眼下更因为特朗普政府的“逆全球化”而导致作用弱化。这些困境不是靠一人之力就能改变的,更何况总干事只是个中立角色,不能左右局面。

张幼文说,二战后70多年,关贸总协定及其进化而成的世贸组织,对于维护全球贸易秩序发挥了重要作用,但问题也日益凸显。三大支柱中的“多边贸易谈判”“争端解决”都遇到挫折——发达经济体与新兴经济体在市场经济地位问题上存在分歧,服务贸易协议谈判远远跟不上新贸易形式(如电子商务)多样化的步伐,去年美方更以拒绝批准法官任命的方式让世贸组织的上诉机构陷入瘫痪……这些都让以世贸组织为核心的多边贸易体制的权威性和有效性受到严重挑战。

而疫情期间,由于担心本国资源供给不足,一些国家选择继续加码保护主义措施。因此,在遏制保护主义势头、增强人们对多边贸易体制的信心方面,未来的新任总干事需要“负重前行”。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华民认为,“异质国家”的存在,是导致WTO处境堪忧一大因素,相比二战后关贸总协定的签订国大多是“同质”的发达国家和自由市场国家,WTO的成员国涵盖多种类型,导致议事与合作成本攀升。在多哈谈判流产、争端解决机制遇挫(虽然一些国家推出新机制替代WTO仲裁机构)之后,WTO的“流量”和“存量”优势被掐断。接下来如果出现一位“摆不平”各方利益的总干事,不排除WTO在功能危机后再现组织形式危机,部分国家又行“退群”之举。

苏庆义认为,世贸组织未来面临三大挑战。第一,美国支持力度下降。随着WTO成员增多,以及新兴经济体话语权提升,美国推动WTO沿着维护自身利益方向走的能力相对下降,因此从多边经贸安排转向双边协议。

第二,组织内部改革问题上,各方分歧尖锐。在争端解决机制方面,美国是单独一派,认为需要进行颠覆式改革,先废后立。其他成员认为应该在维持其正常运转的前提下,进行渐进式改革。在发展身份的界定方面,美国提出划分发展中国家的新标准。按照其标准,许多新兴经济体或已经步入发达经济体行列的成员都将被认定为发达国家。美国还认为,这些国家应该放弃特殊和差别待遇。

第三,区域贸易协定大量涌现。这可能削弱世贸组织功能,尤其是规则谈判功能。《华尔街日报》担忧地表示,国际贸易体系已经演变成一种适用于个别国家而非其他国家的规则,缔结了大量所谓的自由贸易协定,这些协定在很多情况下将保护主义写入法典,并破坏了世贸组织最惠国待遇的核心原则。

澳大利亚智库罗伊国际政策研究所认为,WTO正受到的冲击,远远不止是一个瘫痪的上诉机构和敌对的特朗普政府,还存在政策制定、规则商议、机制改革等短期和中长期问题。未来的总干事任重道远。

来源:上观新闻

原标题:深度WTO总干事阿泽维多要离任了,新总干事遴选即将进入“淘汰赛”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