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歌力思上半年业绩因疫情下滑,正展开多维度自救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歌力思上半年业绩因疫情下滑,正展开多维度自救

歌力思发布的2020年上半年度业绩报告显示,该公司营收在财务期内下滑,但二季度较一季度已有一定程度的恢复。

歌力思门店 图片来源:cncic

记者 | 楼婍沁

编辑 | 周卓然

8月30日,时尚集团歌力思发布2020年上半年业绩报告。报告显示,歌力思在2020年1月至6月间实现营业收入约8.14亿元,较去年同期下降35.7%;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2.62亿元,同比增长37.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为952.72万元,同比下降94.58%。

从绝对数据上看,歌力思的业绩在上半年受到不小冲击。其在公告中解释,“疫情期间,公司线下销售短期内受到较大影响”。

歌力思在报告内也列出了其对于上述市场环境变化的应对措施,包括提出“变、快、省”的新经营策略,在数字化转型、柔性供应链的打造,以及开源节流等工作中加大投入。

该公司提到,上述措施的推行,加之二季度中国国内疫情得到控制,公司销售增长正逐步恢复。从集团层面看,歌力思二季度服装业务的收入约为3.96亿元,较一季度环比增长6.1%。而其主品牌歌力思(ELLASSAY)二季度营收环比增长约24%,旗下Laurel、IRO Paris、self-portrait等品牌亦均实现两位数环比增长。

歌力思因疫情尝试云走秀

但事实上,歌力思面对的危机并不完全来自于疫情。经济增长放缓、电商竞争者的冲击,都使得歌力思的营收以及利润增长乏力。

界面时尚梳理发现,歌力思在本财务期内费用率达56.3%,较上年同期升高12.5%,一定程度上拖累了公司业绩。同时,其成本虽同比下降34.9%,但低于营业收入35.7%的跌幅,因此利润表现也受影响。

类似的数据表现从其2019年度财报中亦可看到。其2019年全年营收同比增长7.24%,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下滑2.31%;而2018年时,其营收和净利涨幅均为两位数。其2019年销售和管理费用分别同比上涨13.21%及18.50%,营业成本涨幅也达到了15.13%,高于营业收入增速。

疫情的爆发放大了相关问题。该公司近期的数字化建设,包括直播团队的构建等,都意味着更大的支出,对于其旗下品牌的销售表现显然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而且不可回避的一点是,疫情的影响尚未完全消失。尤其是对于海外市场而言,疫情仍然强势地影响着人们的生活以及品牌的零售环境。这在此次的半年报中也有体现,当歌力思旗下的众多品牌在国内市场均取得不小的环比增长时,Ed Hardy、IRO Paris等品牌的海外市场营收仍然环比下降。

对此,歌力思集团方面向界面时尚表示,该公司已从多个角度针对品牌的海外运营做出调整,包括“进一步梳理境外管理架构及销售渠道”、“指派有海外管理经验的管理人员参与重大经营决策”,“利用集团优势资源,如渠道、电商运营、品牌推广、供应链和运营资源更有效地助力品牌全球业务发展”等。

歌力思曾多次表示其以“成为具有国际竞争力的高级时装品牌集团”为战略目标。在过去几年,该集团通过投资并购IROParis、self-portrait、Vivienne Tam等国际品牌,开启多品牌集团化运作模式。此次疫情期间,多个海外时尚品牌宣布破产,或急需寻求战略合作。因此,有投资者认为这对于歌力思或许是个继续出海并购的好时机。但疫情,加之国际政经环境的变化都增加了企业本身经营环境的不确定性。从这个角度看,除了可见的机会,不低的投资成本及相关决策的潜在风险控制也是歌力思需要纳入考量的因素。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歌力思

2.7k
  • NFT概念板块持续拉升,宣亚国际涨超14%
  • 财说 | 刚上市业绩就“变脸”,戎美股份失去流量红利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歌力思上半年业绩因疫情下滑,正展开多维度自救

歌力思发布的2020年上半年度业绩报告显示,该公司营收在财务期内下滑,但二季度较一季度已有一定程度的恢复。

歌力思门店 图片来源:cncic

记者 | 楼婍沁

编辑 | 周卓然

8月30日,时尚集团歌力思发布2020年上半年业绩报告。报告显示,歌力思在2020年1月至6月间实现营业收入约8.14亿元,较去年同期下降35.7%;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2.62亿元,同比增长37.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为952.72万元,同比下降94.58%。

从绝对数据上看,歌力思的业绩在上半年受到不小冲击。其在公告中解释,“疫情期间,公司线下销售短期内受到较大影响”。

歌力思在报告内也列出了其对于上述市场环境变化的应对措施,包括提出“变、快、省”的新经营策略,在数字化转型、柔性供应链的打造,以及开源节流等工作中加大投入。

该公司提到,上述措施的推行,加之二季度中国国内疫情得到控制,公司销售增长正逐步恢复。从集团层面看,歌力思二季度服装业务的收入约为3.96亿元,较一季度环比增长6.1%。而其主品牌歌力思(ELLASSAY)二季度营收环比增长约24%,旗下Laurel、IRO Paris、self-portrait等品牌亦均实现两位数环比增长。

歌力思因疫情尝试云走秀

但事实上,歌力思面对的危机并不完全来自于疫情。经济增长放缓、电商竞争者的冲击,都使得歌力思的营收以及利润增长乏力。

界面时尚梳理发现,歌力思在本财务期内费用率达56.3%,较上年同期升高12.5%,一定程度上拖累了公司业绩。同时,其成本虽同比下降34.9%,但低于营业收入35.7%的跌幅,因此利润表现也受影响。

类似的数据表现从其2019年度财报中亦可看到。其2019年全年营收同比增长7.24%,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下滑2.31%;而2018年时,其营收和净利涨幅均为两位数。其2019年销售和管理费用分别同比上涨13.21%及18.50%,营业成本涨幅也达到了15.13%,高于营业收入增速。

疫情的爆发放大了相关问题。该公司近期的数字化建设,包括直播团队的构建等,都意味着更大的支出,对于其旗下品牌的销售表现显然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而且不可回避的一点是,疫情的影响尚未完全消失。尤其是对于海外市场而言,疫情仍然强势地影响着人们的生活以及品牌的零售环境。这在此次的半年报中也有体现,当歌力思旗下的众多品牌在国内市场均取得不小的环比增长时,Ed Hardy、IRO Paris等品牌的海外市场营收仍然环比下降。

对此,歌力思集团方面向界面时尚表示,该公司已从多个角度针对品牌的海外运营做出调整,包括“进一步梳理境外管理架构及销售渠道”、“指派有海外管理经验的管理人员参与重大经营决策”,“利用集团优势资源,如渠道、电商运营、品牌推广、供应链和运营资源更有效地助力品牌全球业务发展”等。

歌力思曾多次表示其以“成为具有国际竞争力的高级时装品牌集团”为战略目标。在过去几年,该集团通过投资并购IROParis、self-portrait、Vivienne Tam等国际品牌,开启多品牌集团化运作模式。此次疫情期间,多个海外时尚品牌宣布破产,或急需寻求战略合作。因此,有投资者认为这对于歌力思或许是个继续出海并购的好时机。但疫情,加之国际政经环境的变化都增加了企业本身经营环境的不确定性。从这个角度看,除了可见的机会,不低的投资成本及相关决策的潜在风险控制也是歌力思需要纳入考量的因素。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