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复星旗下高端内衣Wolford和阿迪达斯联手,能扭转业绩衰退的局面吗?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复星旗下高端内衣Wolford和阿迪达斯联手,能扭转业绩衰退的局面吗?

这个号称生产全球最薄丝袜的品牌正在求变。

图片来源:wolford

记者 | 加琳玮

编辑 | 周卓然

奥地利高端内衣品牌Wolford近日宣布,已与运动服饰巨头阿迪达斯签署合作协议,合作开发无缝、功能型服装,新产品计划于11月2日面世。

据悉,新产品将包括Studio Motion和Sheer Motion两个系列,满足日常、办公和运动等场景的穿着需求。设计上采取1980、1990年代的运动服饰风格,会结合阿迪达斯在运动性能和功能性织物领域的专业度,以及Wolford的高品质针织技术。

阿迪达斯设计副总裁Josefine Aberg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到目前为止,设计一直由男性主导,尤其是在体育运动领域。”因此他认为与Wolford的合作是一种变革型的措施。

而阿迪达斯也是Wolford首个合作的运动类品牌,这个号称生产全球最薄丝袜的品牌正在求变。

创立于1949年的Wolford凭借过硬的丝袜制作能力,和更高级的品牌定位,在内衣届一直有一席之地。她的明星产品AURA 5丝袜和紧身连体衣经常出现在各种名流身上。金·卡戴珊、妮可·基德曼、玛利亚·凯莉和王菲等都曾多次穿着Wolford出现。时装周T台上也常能见到它。

人们对它的质量普遍肯定,但业绩却在近几年逐渐萎靡。2016-2018年间,Wolford的股价几乎下滑了60%。当时在任的CEO和创意总监相继离职,Wolford陷入了运营乏力的困境。

和Wolford有相同境遇的高端品牌并不少,如Lanvin、Bally、Carvin等,都是曾有过属于自己黄金时代的品牌。这些品牌虽然口碑不差,但由于策略变革缓慢、品牌老化等原因与新市场环境无法协调,难以吸引年轻消费者。

这些品牌最终都选择借助外部力量恢复元气,投身于有较强资金实力的中国企业。

Wolford最终选择了和法国历史最悠久时装屋Lanvin同样的归属——复星集团。2018年3月,复星集团同意收购Wolford 50.9%的股份,耗资约4.3亿元人民币,并另外提供2200欧元作为增值。

Wolford其实在2013年就进入了中国市场,先后在上海、香港、南京等地开店。目前还有天猫旗舰店和有微信微商城。

被复星收购后,Wolford开启了一系列改革措施。

包括新广告创意、新概念门店,甚至新包装。在2019年底Wolford推出了环保概念的新包装。产品发展、创新和可持续发展总监Andreas Röhrich当时表示,品牌目前最大的挑战来自趋势的转移。进军中国市场并重新关注创新和可持续性,将有助于Wolford未来几年的发展。

在被复星收购后的半年内,Wolford业绩未有明显起色。2018下半年销售额同比下滑11%至6230万欧元,不过亏损倒是收窄至592万欧元(约合人民币4600万元)。

品牌还未复兴的情况下,Wolford又遭遇疫情。据Wolford 7月发布的2019/20财年业绩报告显示,期内销售额同比下跌13.6%至1.185亿欧元,净亏损扩大至2742万欧元。距离重回巅峰仍有距离。

Wolford此次和阿迪达斯的合作,预示着它想要加码运动类产品。这是当下增速极快的一个市场,例如海外的Lululemon、国内的NEIWAI内外等,都凭借适应多样场景需求的运动、休闲服饰获得快速增长。

不过目前在中国,Wolford在消费者眼中仍是一个丝袜品牌。界面时尚在小红书上看到,大部分关于它的分享仍集中在丝袜身上,而天猫旗舰店中,销量较高的产品也都是丝袜。Wolford的泳装、服装产品竞争力并不强。

中国发达的电商市场或许会成为它未来在中国发展的关键。在过去一个财年中,虽然Wolford营收、利润双下滑,但线上销售额同比增长超过41%。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阿迪达斯

2.9k
  • 巴黎奥运的第一个战场是“时尚”!
  • 爱马仕推出首款儿童香水,Adidas全新清风系列登场 | 是日美好事物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复星旗下高端内衣Wolford和阿迪达斯联手,能扭转业绩衰退的局面吗?

这个号称生产全球最薄丝袜的品牌正在求变。

图片来源:wolford

记者 | 加琳玮

编辑 | 周卓然

奥地利高端内衣品牌Wolford近日宣布,已与运动服饰巨头阿迪达斯签署合作协议,合作开发无缝、功能型服装,新产品计划于11月2日面世。

据悉,新产品将包括Studio Motion和Sheer Motion两个系列,满足日常、办公和运动等场景的穿着需求。设计上采取1980、1990年代的运动服饰风格,会结合阿迪达斯在运动性能和功能性织物领域的专业度,以及Wolford的高品质针织技术。

阿迪达斯设计副总裁Josefine Aberg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到目前为止,设计一直由男性主导,尤其是在体育运动领域。”因此他认为与Wolford的合作是一种变革型的措施。

而阿迪达斯也是Wolford首个合作的运动类品牌,这个号称生产全球最薄丝袜的品牌正在求变。

创立于1949年的Wolford凭借过硬的丝袜制作能力,和更高级的品牌定位,在内衣届一直有一席之地。她的明星产品AURA 5丝袜和紧身连体衣经常出现在各种名流身上。金·卡戴珊、妮可·基德曼、玛利亚·凯莉和王菲等都曾多次穿着Wolford出现。时装周T台上也常能见到它。

人们对它的质量普遍肯定,但业绩却在近几年逐渐萎靡。2016-2018年间,Wolford的股价几乎下滑了60%。当时在任的CEO和创意总监相继离职,Wolford陷入了运营乏力的困境。

和Wolford有相同境遇的高端品牌并不少,如Lanvin、Bally、Carvin等,都是曾有过属于自己黄金时代的品牌。这些品牌虽然口碑不差,但由于策略变革缓慢、品牌老化等原因与新市场环境无法协调,难以吸引年轻消费者。

这些品牌最终都选择借助外部力量恢复元气,投身于有较强资金实力的中国企业。

Wolford最终选择了和法国历史最悠久时装屋Lanvin同样的归属——复星集团。2018年3月,复星集团同意收购Wolford 50.9%的股份,耗资约4.3亿元人民币,并另外提供2200欧元作为增值。

Wolford其实在2013年就进入了中国市场,先后在上海、香港、南京等地开店。目前还有天猫旗舰店和有微信微商城。

被复星收购后,Wolford开启了一系列改革措施。

包括新广告创意、新概念门店,甚至新包装。在2019年底Wolford推出了环保概念的新包装。产品发展、创新和可持续发展总监Andreas Röhrich当时表示,品牌目前最大的挑战来自趋势的转移。进军中国市场并重新关注创新和可持续性,将有助于Wolford未来几年的发展。

在被复星收购后的半年内,Wolford业绩未有明显起色。2018下半年销售额同比下滑11%至6230万欧元,不过亏损倒是收窄至592万欧元(约合人民币4600万元)。

品牌还未复兴的情况下,Wolford又遭遇疫情。据Wolford 7月发布的2019/20财年业绩报告显示,期内销售额同比下跌13.6%至1.185亿欧元,净亏损扩大至2742万欧元。距离重回巅峰仍有距离。

Wolford此次和阿迪达斯的合作,预示着它想要加码运动类产品。这是当下增速极快的一个市场,例如海外的Lululemon、国内的NEIWAI内外等,都凭借适应多样场景需求的运动、休闲服饰获得快速增长。

不过目前在中国,Wolford在消费者眼中仍是一个丝袜品牌。界面时尚在小红书上看到,大部分关于它的分享仍集中在丝袜身上,而天猫旗舰店中,销量较高的产品也都是丝袜。Wolford的泳装、服装产品竞争力并不强。

中国发达的电商市场或许会成为它未来在中国发展的关键。在过去一个财年中,虽然Wolford营收、利润双下滑,但线上销售额同比增长超过41%。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