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男主流行人设变迁:“美强惨”正被重塑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男主流行人设变迁:“美强惨”正被重塑

在历年流行男主形象随时代审美变迁不断更迭的情况下,“美强惨”能出圈的秘诀又是什么?

文|骨朵网络影视 无花果

我们总说“美强惨”类角色是极容易捧人的类型。一个几乎完美的人经历过重创后呈现出的破碎感,无法突破世俗命运的悲剧美总能带给人触动,他们的命途多舛不被外貌、能力和地位所转移,因此更容易令观众为之牵动。

于是我们看到“虐剧”的受众甚至比“甜剧”更为广泛,诞生新星的频率也相对更高。正如剧情所赋予的那样,经历过“浴火重生”的角色/明星格外令人印象深刻。

以“虐出新高度”而闻名的仙幻剧《琉璃》,在骨朵8月播放量榜单中占据了第一名的位置,对于大制作古装剧稀缺的2020年来说,《琉璃》的成绩也算是不负众望。

不过,相对剧集来说,集万千虐点于一身的男主角“禹司凤”却并没有达到人们心中对于第一梯队热剧男主的走红期待。

饰演男主角禹司凤的成毅在骨朵8月网剧领衔艺人霸屏榜中,排在第11名,落后于同期网剧男主角宋威龙、朱一龙、王一博、鹿晗,也不敌网剧新人杨超越、鞠婧祎等。要知道,成毅在《琉璃》开局时曾被预定为准“8月男友”,不过现在看来,相比去年从《亲爱的,热爱的》中诞生的“现男友”李现,和上半年凭借一部小体量网剧《传闻中的陈芊芊》突围的“5月男友”丁禹兮的上升速度来说,成毅的接棒似乎还差了一口气。

在许多人看来,禹司凤这个角色身上具备了“美强惨”人设百试百灵的特点,正切中时代流行的男主形象,但成毅却没能靠《琉璃》出圈,问题究竟是出在成毅身上?

还是禹司凤的人设上?在历年流行男主形象随时代审美变迁不断更迭的情况下,“美强惨”能出圈的秘诀又是什么?

当“极致忠犬”与“美强惨”同时出现

在禹司凤人设究竟够不够好这一点上,观众、剧粉和演员粉丝各执一词。

乍看之下,有了仙幻+深情+虐恋三大元素加持,司凤没理由不博得所有目标女性观众的爱慕,从而助力成毅出圈。然而,在一微博相关话题下,点赞最高的却是一条关于人设bug的评论。该评论指出,所谓的深情“美强惨”其实只剩下了“惨”,而被剧方宣传津津乐道的“十世轮回虐恋”情节,则给该角色度上了一层毫无底线的“舔狗”(忠犬)形象,使原本“美强惨”的成色降低,起到的恰恰是一种反效果。

诚然,“虐男主”是一种剧作上屡试不爽、十分对观众胃口的创作“潜规则”,并不仅限于仙幻剧。金庸笔下的乔峰、令狐冲,古龙笔下的傅红雪、李寻欢、无花、谢晓峰;《仙剑奇侠传》的赵灵儿,近年《陈情令》中的魏无羡、晓星尘,《香蜜沉沉烬如霜》中的润玉都属于“美强惨”范畴。

与“美强惨”前辈们的身世、境遇、人生选择上的难题相比,《琉璃》男主禹司凤的难题只有一个,就是女主褚璇玑。按照人物设定,禹司凤是身份是离泽宫少主,为了突出司凤的深情,他先后经历了来自师父、同门的虐,又遭遇了来自女主、男配、路人的虐…在女主头顶“战神转世”这一光环时,司凤不是在吐血,就是在吐血的路上。

这种“爱女主十世而九世不得”的不对等,使双方失去了相爱相杀的对抗快感,反而给人一种“深情男二一朝扶正的”感觉。

前期,这种受虐美感得到了观众的呵护,“心疼司凤”的声音此起彼伏,然而随着剧情进阶,司凤的人设始终没能从无底线忠犬这一怪圈中突围。作为一部59集的长剧男主,司凤的“完美”仅限于对待女主这一点上,挤压了男主面对外部世界和人情世故的丰富性,有点“赔了夫人又折兵”的意思。

编剧刘芳曾发文解释缘由,“女主璇玑的元神是一个充满戾气的被改造的战神,如果一般人追女的难度是1级,而焐热这样一颗心的难度是10级。小凤凰(司凤)前九世就是用执着的爱与陪伴将她的戾气逐渐减弱,到了第九世,才有了剧一开始六识全无但心性相对单纯的璇玑。”

尽管了解了人物行为的内在逻辑,但司凤这一角色仍然因为标签过多且互相不兼容而让人吃不消,如此强的“美强惨”烙印,又要肩负极致忠犬人设走到最后,过于沉重的“男神”形象和剧中真正力量拥有者——长了一张小白花脸但其实是战神的女主,这个组合方式难免让人产生严重的错位感。

在女性审美更迭至今,《琉璃》在剧情方面是否有矫枉过正之嫌?

剧圈男神更迭,苏与虐花开两支

15年前,带有“霸道总裁”基因的小说还在各大网站酝酿中时,2010年由香港导演曾丽珍执导的《来不及说我爱你》率先开启了“霸总”剧先河,有“后妈”之称的匪我思存笔下“越爱你就越虐你”系男主大受欢迎,也为去年的渣苏男主集大成者的出现埋下了伏笔。不过,在随后的几年中,偶像剧男主集体走起了“霸总”路线,是更为直观的承接,《步步惊心》《何以笙箫默》《杉杉来了》《微微一笑很倾城》都踩在了这个流行点上,助力演员也跟着走起花路。

对于男主角的慕强心理是这类题材的生长土壤,男强女弱是被印证过的一种流行法宝,一直衍生至后来的甜宠剧中。当时,何以琛的掏钱包动作被许多观众称为男生做起来最帅的动作。

随着“傻白甜”系女主的过时,女主角在这种套路之下被编剧赋予了更多技能,例如厨神、金牌秘书、得力助手等,得以与男主的绝对强势做出抗衡,但在霸总式男主的势力笼罩下,此类女主也不过是被增添了一种可以讨价还价的余地,并没有绝对的主动权。

2016年播出的《琅琊榜》开始给男主角形象带来了一次更新换代,梅长苏既是能够在朝堂和江湖两边纵横捭阖的梅宗主,也是身患重疾、曾在冤案中被剥夺了全部的皇权牺牲者,这种强中带惨,惨中又反衬着强的男主角,带来了新鲜感的同时兼具了虐和爽两种功效,也平衡着男女观众的比例。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划时代的“美强惨”代表,梅长苏并没有在爱情上大做文章,同样的,在2019年的《陈情令》中,被众门派围剿而身死魂消的主角魏无羡的推动力也并非是爱情,两者都是在外部时局和内在性格的驱动下导致了人物命运。而《琉璃》中的男主司凤,一切的推动力都源于女主,这样的剧情无疑使男主身上的故事张力大幅减弱,苏感减半也就不难理解了。

平淡生活下,追求精神上的痛感让“虐系”故事和人物散发着永恒的光辉,如果说,“虐男主”桥段在《楚乔传》《花千骨》中还属点睛之笔,《香蜜沉沉烬如霜》《陈情令》和《琉璃》则是更为极致的体现。

实际上,虐作为一种伴随主角成长和蜕变的元素,在满足观众精神层面上的快感的同时,也有担任剧情转折点的功效,例如《香蜜沉沉烬如霜》中,男女主经过误会和决裂,才让剧情重新洗牌,人物立场进入打乱重组阶段。

不过,这种创作手法操作不好很容易陷入人物崩坏的局面,《香蜜》男主旭凤因此在剧情后期被戴上了“傻白甜”的帽子;《琉璃》中的司凤也进入了“爱而不得仍然要爱”的死循环里不能自拔。简单粗暴的情节转折显然不能满足观众对于一个好角色的心理预期。

随着女性独立的普遍审美,近几年,为了使男追女的情节合理化,平衡观众希望看到女主角非恋爱脑的微妙心理,编剧们可谓奇招百出,最典型的方式就是《香蜜沉沉烬如霜》中服用陨丹而“绝情断爱”的女主角锦觅、穿越成为自己书中女配的“陈芊芊”和六识残缺、不懂情爱的《琉璃》女主褚璇玑。

由于作者给女主开了“金手指”,她们在情感中占据绝对优势地位,永远不可能成为先动心的“输家”。

而与之相对的,则是男性角色忽强忽弱,行为飘忽不定的人物属性,这样被强行塑造出来的、拼命执行“一往情深”指令的男主形象,如今观众还会埋单,但长此以往,怕是离矫枉过正的一天也不远了。

渣苏还能苏多久

近几年,中小投资的甜宠剧大肆流行,在占领女性受众差异化市场的同时,也到了一种人设和剧情固化的地步,甜份过量,必然要糖里抠刀,找找虐。

2019年,《东宫》的播出证明了,匪我思存独特的渣苏男主在当下女性剧集市场中仍有一席之地。

匪我思存笔下男主普遍霸道属性满格,他们爱江山也爱美人,同时希望美人心甘情愿地为自己牺牲。从慕容沣到莫绍谦再到李承鄞都是渣苏界响当当的人物。他们一方面跟女主有着一段缠绵悱恻、轰轰烈烈的情感,一方面又要为了事业而机关算尽、不择手段,时不时惜利用或牺牲女主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这导致了《东宫》播出期间出现了一种另类观剧模式:一边大骂男主一边还要再“嗑血糖”,虐也要虐个够本。

现代剧方面,2011年的收视王者《回家的诱惑》中的洪世贤虽然称不上苏,但却不知不觉间成了Z世代们的“鬼畜神兽”,是渣男界的另类代表,其经典语录被制作成数量可观的小视频被传播,例如,“我今天为爱情选择了你,那么有一天我也会因为爱情抛弃你,爱情是最不靠谱的东西”。其内在逻辑在于:渣的无知无觉,渣的理直气壮。以至于让人不得不正视他的诉求,但又因无法认同而产生出“被气笑了”的效果。

渣出新高度的还有呼声很高的未播剧《掌中之物》的男主傅慎行。简介中,傅慎行为了对付女主可谓无所不用其极,已经上升到了法制咖的地步,但奇妙的是,无论是原著人设还是彭冠英饰演的剧版男主形象,都有着十分可观的粉丝数量。

他们的受欢迎程度也与能力有关,《三十而已》中的许幻山原本也是渣苏男主的一种,无奈在事业方面屡次被老婆顾佳碾压,而导致出轨之后骂声一片,女性观众看过之后形成了清一色对许幻山的声讨声浪。

渣苏男主的出现解构了女性对完美对象的想象,同时沿用了传统霸道总裁的荷尔蒙十足的形象,给观众一种又爱又恨的情感对标,他们身上有原始、生动、难以捉摸、极具进攻性等特点,注定迎来的是“腥风血雨”。

流行男主形象演变到现在,一路跟随观众口味的变迁而产生爆款。在互联网反哺创作方,观众话语权趋高的今天,创作者想要把中观众的脉,难免容易采取一些满足观众口味的方式方法,但如何把握火候,掌握好故事的节奏感以及维护人物的完整性,则是对创作者不小的考验。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