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亲爱的自己》对打《平凡的荣耀》,谁是观众需要的都市剧?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亲爱的自己》对打《平凡的荣耀》,谁是观众需要的都市剧?

谁更胜一筹,押注者各执一词。

文 | 文娱商业观察 富贵

伴随着话题#陈一鸣裸辞##忍不住带入孙弈秋##陈一鸣面试被羞辱# #职场PUA#登上微博热搜,生活在996重压之下的社畜和囹圄于情感漩涡的都市男女又获得了一个新的宣泄窗口,搭建者《亲爱的自己》《平凡的荣耀》顺势收割了一波流量,却也不得不面对“被比较”的命运。

凭借“刘诗诗产后复出首秀”、“刘诗诗与朱一龙首次合作”这两大标签,《亲爱的自己》自宣布制作伊始就赚足了观众眼球;另一边,得益于原作韩国漫画《未生》以及同名韩剧的高口碑和高知名度,以及两大主演赵又廷、白敬亭的良好观众缘,“陈剧”《平凡的荣耀》虽已积压两年多,但一直保有不错的观众期待值。

关注度、主演阵容旗鼓相当,主要操刀手华视娱乐、剧酷文化也都是业内公认的实力派,再加上《亲爱的自己》与《平凡的荣耀》同属于都市剧,官宣定档后,两部剧火速成为了9月剧王的种子选手。

谁更胜一筹,押注者各执一词。

治愈的女性群像与唯事业的职场

需求决定供给,良好的市场反响一定程度上刺激着都市剧的扩容,却也加剧了同质化。假设,我们仅从近几年的都市剧来观测当代人的都市生活,你就会发现,一切只是看起来的多样化,所谓的触角延伸大都只是将爱情主线与特殊的职业背景切换搭配,再配以大量热点话题增色,且往往跳不出都市精英的怪圈。

创新升级迫在眉睫,《亲爱的自己》《平凡的荣耀》及时送来了两种“不一样”的新样本。

与在暑期档上半场占据话题C位的《三十而已》相同,《亲爱的自己》也是一部典型的女性群像戏,而不同的是,后者立意在温暖治愈。通过聚焦女性生存和都市青年普遍面对的各种现实问题,用三个截然不同的爱情与面包故事,讲述了6位青年如何在现实围城中成为并拥抱“更好的自己”的过程。

《亲爱的自己》找到了女性群像剧的一个新突破口,同时它也赋予了男性角色相对立体和正面的形象。

随着女性向剧集的创作进入成熟期,男性角色逐渐沦为突显女性生存现状的工具性角色,且类型化问题越发突出,不论什么样的女性角色,处于什么样的年龄层,她们总会遇到“同一拨”男人:习惯性幡然醒悟的出轨老公,痴心不改的小奶狗或者小狼狗,游戏人间的广撒网“海王”,以及横行于玛丽苏界的各式霸道总裁。

《亲爱的自己》也没有完全跳出,但它在讲述女性生存不易的同时,也点出了普通男性的焦虑与脆弱。

陈一鸣(朱一龙 饰)既不是女主李思雨(刘诗诗 饰)的背光板,也不是拯救者。毫无背景,毫无人脉,所有的成功都是自己一点点累积而来;理智克制,但又感性柔软,会因为无法遵从公司的裁员决定而辞职;会意气风发,也会颓唐潦倒,一个人边啃着汉堡边流泪……

《平凡的荣耀》新在它最大程度放下了以往国产职场剧的爱情执念,并通过聚焦职场晋升和同事沟通,放大了职场的丧和燃。

孙弈秋(白敬亭饰)是学历、能力、资源皆无的实习生,但却因为莫名“空降”,被其他同事看做是上面有人的“关系户”,处处受到排挤;吴恪之(赵又廷饰)业务能力拔尖且为人仗义,但因过于刚直被上司一直视为刺头,坐着万年不升职的冷板凳。而他们俩所在的综合四组又是公司的“放牛班”,所有别组不要的垃圾项目都要他们接盘处理。

两个“丧人”相遇,从排斥、融合再到彼此信任,这个过程中,所有人都在和主角一起主动或被动接受性格上的重新洗牌,“丧”也逐渐有了越来越浓烈的“燃”感。

点状真实与片状失真

不同的都市表达,谁更是“心头好”,观众已经给出了偏好。

《亲爱的自己》虽仍以破2%的收视率稳坐在同时段收视一位(CSM59),但观众口碑和话题热度都远不及《平凡的荣耀》,而《平凡的荣耀》在浙江卫视、东方卫视的双台收视也都破了1%,且仍旧保持上涨趋势。

相对《平凡的荣耀》,《亲爱的自己》的开篇过于平淡乏味,依旧是套路式的人物关系介绍,三男三女的配置被指“撞梗”《三十而已》,6人间交叉连接的关系也过于错综复杂。

但最关键的,还是老生常谈的“悬浮”以及为了剧情而剧情。《亲爱的自己》的每个人物,可以是说栩栩如生,也更可以说是刻板且戏剧化,职场女强人李思雨在厕所门口堵客户拿到订单,有能力、有成绩的30岁精英陈一鸣找工作屡屡碰壁。而其前两集涵盖的话题虽然都很接地气,诸如职场裁员、大龄求职、同门竞争、教育、圈层等等,但在铺展上都是浅尝辄止,缺乏有建设性的内容或观点,无法为观众构建真实细腻的情感共情和具有代入感的生活细节。

这一问题,我们在《平凡的荣耀》里也能看到。相比韩剧《未生》,《平凡的荣耀》并没有把职场剧最基础的东西——职业和行业特性讲明白,投行到底是什么、投行人具体是怎么完成一件工作的、不同岗位的分工和工作模式是怎样的,这些问题观众现阶段都无法在剧中找到答案。

其次,对主角以外的角色刻画过于浮躁,典型如乔欣饰演的兰芊翊。韩剧《未生》中,与兰芊翊对应的安英怡是实习生中的风云人物,业务能力拔尖,在实习期就帮公司谈下了正式员工都谈不下的内衣业务,但后期因为“女性”的身份,再加上帮助男主澄清了文件事件,才遭到了同部门人的“冷暴力”。随后,安英怡不得不放低姿态,最终以谦卑的态度和业务能力赢得了前辈的尊重与信任。

但在《平凡的荣耀》中,兰芊翊却更像是极端敏感的女权主义者和展现职场性骚扰的工具人,同为实习生的高思聪对她言语“冒犯”,搭档李小贤对她动手动脚,而关于她的业务能力,观众目前只能从吴恪之希望她实习结束后来自己的部门中感知一二。

一边在创新,一边在踏步,《亲爱的自己》《平凡的荣耀》都勾勒出了精品都市剧的大致轮廓,但在血肉填充时依旧和大多数都市剧一样,把揣摩目标观众心理、分析观众喜好、紧扣大众焦虑当作创作重心。但事实是,“真实”可以表层构建、“名场面”可以按需定制,话题可以人工制造,数据也可以美化,唯独感情和生活实感是没办法糊弄的。

在虚构的故事里,上演着绝对真诚的生活,这才是观众需要的中国都市剧。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