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李迅雷:中国家庭不应该再继续配置房地产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李迅雷:中国家庭不应该再继续配置房地产

中泰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迅雷日前在南开金融首席经济学家论坛主办的线上交流中说,目前中国居民的大类资产主要还是集中在住宅资产上,即房地产目前配置比重过大,这会带来泡沫风险问题。

2019年3月27日,海南琼海,中泰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兼研究所所长李迅雷在博鳌亚洲论坛2019年年会上讲话。图片来源:人民视觉

记者 聂琳

中泰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迅雷近日指出,中国居民应该把更多的家庭资产配置到金融资产、金融产品上面,而不是继续配置房地产。

“目前中国居民的大类资产主要还是集中在住宅资产上,即房地产目前配置比重过大,这会带来泡沫风险问题。”9月15日,他在南开金融首席经济学家论坛主办的线上交流中说。

“作为居民家庭的资本配置来讲,更多的还是应该配置到金融资产、金融产品上面,不应该再继续配置房地产了。” 

论坛上 ,李迅雷首先分析了现阶段中国和全球经济现状。他指出,受疫情影响,中国经济虽然在二季度出现反弹,但如果跟去年同期相比依然偏弱。他预测称,三、四季度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平均增速最多达4-5%,全年来看,GDP增速可能在2%左右。与中国经济相比,全球经济状况则更糟,除中国外,主要经济体无一例外出现经济负增长。

李迅雷指出,随着中国经济增速的下行,中国的存量经济主导的特征越来越明显。

所谓存量经济,就是增量对存量的影响在缩小。在改革开放之后的30年里,中国GDP平均增速达到10%,是一个典型的增量经济。2010年以后,中国经济增速逐步放缓,到去年已经降到了6.1%,今年大概是2%,存量特征愈发明显。

李迅雷表示,在存量经济下,中国经济在三个方面出现了分化。

一是人口流动分化。过去中国的人口的流向是从西往东,现在的人口流向是从北往南,这些变化导致了我们人口不断地分化,大部分的三四五线城市人口出现了净流出,一二线城市尤其是长三角和珠三角的人口就显现了比较大规模的净流入,这种分化现在还在扩大当中,中国的大城市化方兴未艾。

二是居民收入分化。若把中国居民分成两类,有10亿的中低收入群体和4亿的高收入群体。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10亿多的中低收入家庭月均可支配收入不足2000元。目前收入差距依然有扩大的趋势,从2016年到2019年,中等收入组的收入增长累计19%,而高收入组的收入增长累计达到29%。

李迅雷进一步指出,目前消费的疲弱和收入结构分化有很大关系,因为中国的消费主体还是中低收入阶层,而当中低收入阶层的收入增速放缓或者收入比较低,就会导致有效需求不足。”

“中国的高收入人群的边际消费倾向比较低,更多的钱用来做投资,而不是做消费,可以说,高收入群体不是消费主力,而是投资主力。”他说,“高收入群体的收入受疫情影响不大,因此他们的消费依然强劲,但奢侈品消费或高端消费拉动不了整体消费增长,对我们整个社会零售品消费和服务消费杯水车薪,因此,这导致我国目前消费存在结构性问题。”

李迅雷认为,要改善消费结构性问题,需要通过收入再分配来缩小收入差距,其中,重要手段之一是推出房产税。但推出房产税可能引发房价大跌等种种负面效应。目前,房地产对中国GDP的贡献(直接或间接)接近30%。

“所以,这一轮我们经济刺激在坚持‘房住不炒’的情况下推动基建投资和鼓励消费,给中小微企业降低融资成本,解决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让银行让利、让国有企业让利,在这种情况下使得实现稳增长的目标。”他说。

第三大分化是产业的分化。李迅雷指出,今年,我国新兴产业——计算机、电子通讯、医疗服务、5G产业链、华为产业链、信息产业、先进制造业等股价表现比较好,而金融、地产等传统产业的股价水平都非常低,这反映出我国产业结构在发生变化。

“这种变化是好的变化,”李迅雷表示,A股市场能够反映中国经济的结构变化,未来投资股票应该投资那些能够创造价值的优秀企业和大市值公司。

“我们目前A股市场总共有超过4000家的上市公司,这4000家上市公司里面,后面市值小的2000家目前的市值占比不到10%,交易额占比不到15%,以后可能越来越没人碰了。所以我们应该要找的是那些能够创造价值的优秀企业和大市值公司,作为投资来讲,应该要抓大放小。”他说。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