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意念控制”离我们还有多远?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意念控制”离我们还有多远?

在脑机接口技术成熟之前,对开发人员来说,重要的是提前谋划,考虑复杂和可能令人恐惧的场景的伦理和政策问题。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美国兰德公司网站8月27日发表了题为《脑机接口即将到来。我们会做好准备吗?》的文章称,人类用意念控制机器,这或许听起来像是科幻电影中的情节,但通过大脑-计算机接口,它正在成为现实。BCI(脑机接口)技术大多仍处于研发的早期阶段。相关内容摘编如下:

了解这种新兴技术可以确保在脑机接口成为日常生活一部分之前实施有效的政策。

科幻进入现实

三架无人机起飞,空气中响起它们的嗡嗡声。它们缓慢飞起,然后在空中盘旋。

地面上,飞行员手中没拿遥控器。他只是安静地坐在那里,用意念控制着无人机。

这不是科幻小说。这是2016年YouTube网站上的一段视频。

视频中,一名亚利桑那州立大学机械工程学博士候选人头戴一个奇怪的东西。它看起来有点像泳帽,但有将近130个彩色传感器,可以探测这名学生的脑电波。这些装置让他只需想到方向指令——向上、向下、向左、向右——就能操控无人机。

如今,这种脑机接口(BCI)技术仍在实验室研发中,比如2016年亚利桑那州立大学的那个实验室。该实验室后来搬到了特拉华大学。将来,各种BCI技术都可以出售给消费者,或部署在战场上。

用意念控制无人机只是兰德公司研究人员在一份BCI初步评估报告中探讨的一个真实例子。他们研究了BCI世界的现状和未来发展,评估了各种技术的实际应用和潜在风险。他们的研究是兰德公司“安全2040”计划的一部分。该计划着眼于未来,探索影响全球安全未来的新技术和新趋势。

兰德公司政治学家、上述评估报告的作者之一阿妮卡·宾嫩代克说:“在我们进行研究时,无人机的那段视频确实让我留下深刻印象。”

她说:“其中一些技术似乎是科幻小说的内容。但是,了解迄今为止在实验室环境下取得的实际成果,然后以一种系统的方式思考如何在实验室之外加以利用,这是很有意思的。”

如果说今天在BCI技术上的成就已经看上去令人难以置信,那么可以推断,在不太遥远的未来,BCI技术突破可能具有重大意义。这意味着我们需要现在就开始思考这种突破。

制造“神经尘埃”

BCI技术可以让人脑与外部设备相互交流——交换信号。它使人类能够直接控制机器,不受身体的物理限制。

BCI工具在准确性和侵入性方面各不相同,但这两个特性密切相关。电极与大脑越接近,信号就越强烈,就像一个大脑手机信号塔。

非侵入式工具通常利用放在头部或头部附近的传感器来跟踪和记录大脑活动,就像亚利桑那州立大学那名学生使用的“泳帽”一样。放置和移除这些工具可以很容易,但它们的信号可能模糊、不准确。

侵入式BCI需要做手术。需要将电子设备植入颅骨下,直接植入大脑,以锁定特定的神经元群。目前正在研发的BCI植入物很小,一次可以跟踪多达100万个神经元。例如,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的一个研究团队制造出与一粒沙子大小相当的可植入传感器。他们将这些传感器称为“神经尘埃”。

侵入式方法很可能会在大脑和设备之间生成更清晰、更准确的信号。但与任何手术一样,植入传感器的手术会带来健康风险。

研发与应用前景

BCI创造人类与机器直接交流的能力,有可能影响生活的方方面面。但兰德公司高级研究工程师、评估报告的作者之一蒂莫西·马勒说,从通过军事角度研究像BCI这样的新兴技术入手是明智的。为什么?因为战争是可以想象到的最令人担忧和最错综复杂的场景之一。

BCI技术大多仍处于研发的早期阶段,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项目局、陆军研究实验所、空军研究实验所等机构正在积极研究和资助BCI技术。

BCI可以在军事和民用领域对医疗大有帮助。例如,截肢者可以直接控制复杂的义肢。植入的电极可以改善阿尔茨海默症、中风或头部损伤患者的记忆力。

兰德公司研究小组根据他们对目前BCI研发情况和未来战术军事部队可能面临的任务类型的分析,创建了一个工具箱,列出BCI在未来可能如何发挥作用。一些BCI功能可能在相对较短的时间内(几十年内)派上用场。但其他BCI功能,尤其是那些传递更复杂数据的BCI功能,可能需要更长的时间才能成熟。

伦理和政策问题

与任何新兴技术一样,BCI有许多风险和未知因素。在BCI技术成熟之前,对开发人员来说,重要的是提前谋划,考虑复杂和可能令人恐惧的场景的伦理和政策问题。

例如,先进的BCI技术可以用于减轻疼痛、甚至调节情绪。如果军事人员在恐惧感减弱的情况下上战场会发生什么情况?当老兵们回国后,他们在没有“超人”特质的情况下,会出现什么样的心理副作用?现在可能是全面思考这些情况并确保提前设置防护措施的最佳时机。

马勒说:“人们可能会对新兴技术做出下意识的反应——它会夺走就业岗位或被军事化。但BCI与汽车没有太大区别,它可以很危险,也可以很有用。”

他还说:“我希望20年前我们曾就人工智能和机器人技术进行过这些政策讨论,因为现在人们在很多方面都是做出被动反应。人们害怕他们不了解的东西。我们都需要了解BCI,这样可以确保我们不会用它来鲁莽行事。”

来源:参考消息

原标题:“意念控制”离我们还有多远?大多仍处于研发早期阶段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