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泰国不是国王的”:新生政治力量能否打破泰国政治禁忌?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泰国不是国王的”:新生政治力量能否打破泰国政治禁忌?

军队依然是泰国政治的压舱石。

2020年9月20日,泰国曼谷,抗议者举行示威游行。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安晶

继上周六曼谷爆发万人游行呼吁改革泰国王室后,抗议者于次日迈出了更大胆的一步:在泰王宫附近的地上埋下标志着“新人民党”成立的纪念牌,上写“泰国属于人民,不是国王”。

周日当天,数千抗议者在王宫外的王家田广场游行,要求限制国王的权力、修改宪法、解散议会、总理巴育下台。

抗议者原计划将要求改革的请愿书递交给国王咨询机关枢密院,但被警方阻拦。最终,学生组织代表将请愿书交给了曼谷大都会警察局局长。

虽然周末的游行和平收场,但抗议行动远未结束。本周四,抗议者将举行新一轮游行;抗议组织领袖还呼吁民众在10月14日举行大罢工。

泰国的本轮反政府游行最初始于2月,反对党未来前进党被解散之时。未来前进党的创始人、泰国最大汽车零件制造商高峰集团前副总裁塔纳通(Thanathorn Juangroongruangkit)从去年开始成为政坛新星,得到广大年轻选民的支持。

虽然已经被禁止在未来10年参政,但塔纳通并未从泰国政治中抽身。他也被视为区别于前总理他信和军方的第三方政治力量。

“泰国不是国王的”

据《曼谷邮报》和路透社报道,9月21日,抗议者在王家田广场埋下的纪念牌已经被当局拆除。警方正在准备以违反公共集会法、破坏财产等罪名起诉抗议组织领袖。

纪念牌。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但截至目前,没有抗议者因冒犯君主罪遭起诉。泰国王室的地位得到了泰国宪法的保护,刑法第112条还规定,任何人中伤、侮辱或者攻击国王、王后及其子嗣,将被判处3年到15年监禁。

总理巴育此前表示,国王哇集拉隆功已经要求暂时不要以冒犯君主罪起诉本轮游行的抗议者。

周日埋下纪念牌时,抗议者宣布组建新政党“新人民党”。新人民党的三个主要诉求是修改宪法、现任政府辞职,以及停止对批评人士的迫害。

除此之外,在提交的改革请愿书中,抗议者列出了10点要求,包括取消刑法中对冒犯王室的处罚、切割王室财产和王室财产局管理的资产等。

为表示对哇集拉隆功的不满,一名抗议者领袖呼吁支持者把存在暹罗商业银行的存款全部取出来,“烧掉你们的存折”。

支持者们则模仿电影《饥饿游戏》里的手势,高举三根手指,表示对权威的抗议。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准政府机构王室财产局此前在暹罗商业银行拥有股份。但2018年,王室财产局宣布该局管理的所有资产都转为哇集拉隆功所有,财产局管理的资产估计价值300亿美元。

一直以来,国王在泰国被视为不可侵犯的精神领袖。与其他君主立宪制国家不同,泰王有更大的权力,名义上为军队统帅。在泰国的多次政变中,国王都充当了调停角色。

2016年去世的前国王普密蓬·阿杜德深受泰国民众爱戴,在民众心中是类似神一样的存在。但从今年8月开始,抗议者首次在反政府游行中将矛头对准国王。

与父亲相比,哇集拉隆功多次因奢华作风和后宫花边新闻引发非议。在新冠疫情期间,他带王后和妃嫔前往德国度假,只有在需要参加国家活动时,才暂时返回泰国。

在政治上,哇集拉隆没有沿用父亲的幕后低调参与策略,而是高调走到前台,将两个军事单位归其直接掌管、干预2019年大选并将王室财产局的资产转到其个人名下。泰国王室已经是全球最富有王室之一。

不满王室和军方联盟持续挤压民选力量,8月初,人权律师、抗议组织领袖南帕(Arnon Nampa)就王室的权力问题首次发表演讲,打响了要求王室改革的第一枪。之后,学生团体自由青年、泰国学生联盟扩大了改革的呼声。

上周末的游行是由法政和示威联合阵线组织,而该组织的联合领袖、大三女学生帕努莎雅(Panusaya Sithijirawattanakul)也是泰国学生联盟的发言人。周六曼谷的万人大游行已经成为2014年以来曼谷爆发的最大规模游行。

除了各学生团体,参加周末游行的还有支持他信和前总理英拉的“红衫军”以及各反对派力量。     

未来前进党(Future Forward Party)解散后重建的反对党“前进党”(Move Forward Party)已经提议就和平重写宪法召开议会讨论,未来前进党创始人塔纳通则出现在游行现场。

塔纳通在游行现场接受采访。图片来源:Twitter

新兴政治力量

虽然塔纳通否认为学生团体提供资金,但他在3月就表示过对学生抗议活动的支持。

泰国今年爆发的反政府游行最初就是开始于2月,塔纳通的未来前进党被迫解散之后。

未来前进党成立于2018年。短短一年时间,该党就在在2019年3月的大选中拿下了国会下议院81个席位,一跃成为泰国第三大党。

但此后,未来前进党持续遭到打压,被连续指控包括颠覆君权在内的各项罪名。去年12月,泰国选举委员会以党魁塔纳通向该党非法贷款为由,要求解散未来前进党。

今年2月,泰国宪法法院裁定塔纳通违法,要求未来前进党解散,禁止包括塔纳通在内的主要政党成员在未来10年内参政并组建新政党。

虽然2019年大选后,未来前进党曾与代表他信的为泰党达成合作,但塔纳通一直被视为有别于他信势力和军方势力的第三方新兴政治力量。

现年41岁的塔纳通是“富二代”,但他在接手家族企业高峰集团之前,一直热衷于政治。

大学时,塔纳通在泰国国立法政大学学习机械工程。国立法政大学有政治运动的传统,上周末在曼谷举行的游行一开始就是在国立法政大学的校园内。

从大学开始,塔纳通就加入了学生运动,成为泰国学生联合会副秘书长;后来前往英国诺丁汉大学读书时,塔纳通进入了极左翼工人社会党的学生支部。

完成学业后,塔纳通原计划进入联合国从事与国际发展相关的工作。但由于父亲去世,时年23岁的塔纳通进入高峰集团。

接手家族企业的同时,塔纳通还成为泰国民意报传媒公司的董事会成员。该公司发行的报纸倾向自由派,关注政治和社会话题。

出于对军方长期把持政治以及军方王室联盟的不满,2018年,塔纳通与泰国国立法政大学法学讲师皮亚布特(Piyabutr Saengkanokkul)创立了未来前进党。塔纳通为党魁,皮亚布特担任秘书长。

成立后,未来前进党开始呼吁对军方在2017年制定的宪法进行修改、削减军费、增加政府透明度、打破商业垄断。塔纳通的叔叔则是亲军方政党人民国家力量党的资深成员。

不同于他信所吸引的农村地区选民,塔纳通展现的政治立场吸引了厌倦“红衫军”“黄衫军”长年争斗的年轻人。除此之外,塔纳通阳光的形象、在社交媒体上的活跃、对户外运动的喜好为他赢得了大量年轻支持者。

2019年的大选中,有700万年轻人是首次参与投票,占总选民的14%。而其中大部分都是塔纳通的支持者。

泰国的政治评论人士认为,塔纳通说着年轻一代的语言,思想、世界观和看法都让年轻一代选民有认同感。

塔纳通与支持者。图片来源:Instagram

被禁止参政后,塔纳通并没从泰国政界消失。

8月,他担任了国会下议院预算审核委员会的顾问,并对在新冠疫情中增加王室办公室预算提出质疑。

上周,他还披露泰国王室拥有由38架飞机和直升机组成的庞大机队。在下一个财年,整个机队的维护、燃油、地勤等开销将达6400万美元。

塔纳通在接受《金融时报》采访时表示,这笔开销让人“愤怒”。受疫情影响,泰国今年的经济预计将创纪录萎缩8%。

虽然以塔纳通为代表的新兴政治力量正试图在泰国掀起新浪潮,但《亚洲时报》分析指出,军队依然是泰国政治的压舱石。目前的抗议运动能走多远,取决于军方在心中画出的容忍底线。

巴育曾表示,只要王室不被侵犯,政府将保证抗议者的民主权利,而泰国陆军司令孔松蓬则谴责攻击王室的抗议者“病了”。

除了泰国本国的政治力量博弈,有亲政府人士指责美国为泰国的示威游行提供资助,以施压泰国军方和王室。

对此,美国驻曼谷大使馆上周发表声明否认美国介入,称美国支持“民主进程和法治”。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