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462亿国金被467亿国联合并!“涌金系”金融版图变阵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462亿国金被467亿国联合并!“涌金系”金融版图变阵

“涌金系”的金融布局会就此发生变化吗?

文|野马财经

国联国金两大券商“联姻”,成为A股史上首起上市券商合并案例。而被国联吸收合并的国金证券,其背后的“涌金系”,在中国资本市场的系族案卷里,有着浓墨重彩的一笔。

一手创办“涌金系”,开拓了诺大商业帝国的魏东,也一度是资本市场的弄潮儿。不过随着魏东在最绚烂时从楼顶一跃而下了却功与名,“涌金系”的商业帝国由其遗孀陈金霞接掌。

如今,国金证券被合并,是否意味着“涌金系”放手国金?而昔日叱咤市场的“涌金系”是否要迎来金融布局的变革。

9月20日,国金证券(600109.SH)发布停牌公告称,国联证券(601456.SH)拟收购国金证券控股股东长沙涌金所持约7.82%的股权,同时国联证券将通过换股的方式吸收合并国金证券。

此消息一出,国联证券H股开盘涨逾75%。截止9月18日,国金证券市值462.4亿元,国联证券市值467.06亿元。二者市值相加近千亿元。

A股首例上市券商合并案

目前,国金证券和国联证券均已经停牌,如果此次合并成功,将成为A股史上首起上市券商合并案例。

图片来源:公司公告

公开资料显示,国金证券是“涌金系”旗下上市公司,2007年借壳上市,是民营券商。2020年中报显示,国金证券第一大股东长沙涌金持有18.09%股权,是其第一大股东;涌金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则持股9.34%,是第二大股东。目前,国金证券的实控人为陈金霞,即“涌金系”教父魏东之妻。

此次国联证券收购国金证券,拟收购的股份是第一大股东长沙涌金所持有的股份。

两家证券公司,市值比肩,不相上下,为何国金证券会被国联证券合并?

公开资料显示,国联证券创立于1992年,2015年7月于港交所上市,2020年7月31日在上交所上市。公司前三大股东分别为无锡市国联发展(集团)有限公司、国联信托股份有限公司、无锡市国联地方电力有限公司,均为无锡市国资背景。

国联证券2020年半年报显示,报告期内实现营收8.22亿元,同比减少3.42%;实现归母净利润3.21亿元,同比减少9.84%;总资产为369.32亿元。

而国金证券上半年营业收入为28.96亿元,同比增长51.36%;归母净利润10.02亿元,同比增长61.24%;总资产为653.58亿元。

关于国联证券收购国金证券,一位券商从业人员向野马财经表示:“今年9月出台金控新规,11月起“金融控股公司”实施准入管理。国家对于民营金控公司会加强管理。此外,国联证券虽然总资产不如国金证券大,但近年来多位中信证券的原高管陆续“转投”国联证券,其综合实力还是很强的。若两家券商能够强强联合,原本扎根无锡的国联证券能够通过国金证券拓展全国业务,而国金证券也能够得到这个具有国资背景的国联证券管理协助。这样来看,好处还是很多的。”

如果两家券商完成合并,i问财的数据显示,其市值相加后在47家上市券商的市值排名中为第11名;总资产相加可排到第18名,紧跟长江证券。

图片来源:i问财

值得关注的是,国金证券一直是“涌金系”旗下的“一员猛将”,此时,国联收购国金,也被外界解读为“涌金系”放手国金证券。

说起“涌金系”不得不提其创始人魏东。

魏东往事

“东,你在天堂,请转达我对上天的感恩,把你赐于了我——妻”。

2008年5月6日,每个出现在八宝山东礼堂的吊唁者,都会拿到一本线装素色册子,封面唯有祥云一朵和这样几行以楷体书写的文字。这段文字,是逝者遗孀陈金霞送给亡夫魏东的。这一天正是魏东从北京紫竹河边的17层家中纵身一跃与世长辞的“头七”。

将时间拨回1967年,魏东生于当年。他家境殷实,其父魏振雄曾经留苏,是中国当代的会计大家,任中央财经大学会计学院第一任院长,母亲退休前在中央财大保险系工作。魏东自幼受到了良好的教育,继承了父母的财经血统,后本科就读于中央财政金融学院,研究生就读于中央财经大学。

1994年,时年27岁的魏东成立了北京涌金财经顾问公司,从事财经咨询、财务顾问、承接企业的股份制造和上市设计等业务。1995年,魏东创建上海涌金实业有限公司,1999年又以1.8亿元注册湖南涌金投资(控股)有限公司。魏东以涌金为核心投资平台,打造出资本市场上声名显赫的“涌金系”。

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不可否认,其父几十年的教学生涯种下的漫天桃李,是魏东事业发展初中期重要的社会资源,为“涌金系”的壮大做出了卓越贡献。而后其兄魏锋于1999年的倾力加盟,更令魏东如虎添翼。在企业运作上二人有明确的分工:魏锋具体运作事业,魏东则主攻投资。难怪在魏东去世后立马有魏峰接盘的消息传出。

而后,魏东之妻,也是著名经济学家吴晓求得意门生的陈金霞成为上海涌金实业有限公司董事,为夫分忧,共同奋斗,成为坊间美谈。

二人伉俪情深,在魏东留下的遗书中,他写道:小陈,你重担在肩,希望你照顾好我们的父母,孩子,让孩子们健康快乐的成长。葬礼当天的陈金霞满面泪痕,容貌憔悴,更是引人唏嘘。

可随着悲伤渐渐散尽,人们不禁开始思考,彼时事业正如日中天的魏东,为何要以极端的方式辞别人间?

企业观察员杨建远向野马财经表示:根据魏东遗言,他自称由于外部工作压力,近年来自己的强迫症愈发的严重,同时外部环境给他的巨大压力,强迫性的动作,强迫性的思维,如影随形,困扰着自己让他难以面对,沉溺于痛苦又怕拖累家人的他只好借此种方式一了百了。

而所谓的“外部环境给他的巨大压力”,据坊间传言与魏东九芝堂重组事项有关。当时”涌金系”拟通过收购九芝堂控股集团公司的方式间接掌握九芝堂控制权,持股29.76%。由于不满足30%的邀约收购门槛,故不需进行信息披露,给整个过程增加了不少神秘感。

而后曝出的收购过程涉及国有资产流失受到有关部门调查,甚至是魏东被带走问话等消息甚嚣尘上,将魏东和他的”涌金系”推到了风口浪尖。

在外人眼中,魏东自杀真因早已成谜,回顾这位资本弄潮儿的发家过程,则总是能让人有着几分感触。

“涌金系”发迹史

尽管大家对“涌金系”的成功与否各执一词,但不可否认的是在私募投资日渐强势的今天,“涌金系”模式在某种程度上已经成为行业标杆。

早期的”涌金系”主要从事一些中国资本市场发展特定阶段的股权交易,这些都是职业投资者非常重视的盲点套利模式。通过这些操作,不仅让”涌金系”累积了股权投资经验,并为其日后将触角伸向实业积累了资本。

上世纪90年代,股票市场还处于探索阶段,由于法律的不健全和制度的不完善,有些问题亟待解决。在解决这些重大问题的时候,由于信息的不对称,拥有信息渠道或消息灵通的投资人往往能够“先行一步”。当证券市场一项重大措施出台时,往往给这些人带来投资机会。

早期的”涌金系”主要参与快进快出的股权投资,参与更多的是上市或非上市公司的私募股权投资,通过一级市场的运作获得收益。随着上世纪90年代开始我国资本市场的不断改革,“涌金系”多次在众人举棋不定之时,参与到转配股、法人股投资、新股战略配售等二级市场运作中。并且多次打了如兴业证券(601377.SH)、康赛集团(现为天华股份:100070)、三九医药(000999.SZ)等多个收益率超过100%的漂亮仗。

业界评价“涌金系”“每次都能踩准政策的鼓点”。曾有研报称,“涌金系”凭借三次“盲点套利”获得资本积累,后又在转配股和法人股投资中再凭借不对称的信息获利。

1995年年初,市场闻风国家将提升“327国债”保值补贴率而动,一轮又一轮的“多”“空”大战陆续上演。28岁的魏东一举实现资本原始积累。曾有人称“魏东是1995年的“国债327”事件的亲历者和局内人,毫无疑问也是得益者之一。”

2000年左右其借鉴VC的理念,投资孵化了一批高科技创业企业;2002年后,又以私募股权投资的手法,受让千金药业(600479.SH)股权、以控股的九芝堂(000989.SZ)集团为平台控股国金证券(600109.SH),并在这两个公司成功上市后获得巨额投资收益。

至此,国金证券正式成为“涌金系”旗下一员。2018年,国金证券实现净利润10.2亿元,2019年净利润13亿元。

图片来源:东方财富(国金证券净利润)

《新财富》曾报道称,“涌金系”的最大特点是“拥有非常灵通的信息和丰富的人脉资源”形成相应的赚钱新模式。根据不同阶段经济发展和政策环境变化,适时调整投资策略,而其操作手法的每一次转变,都准确把握住了中国资本市场发展的脉搏。

魏东逝世后,“涌金系”彼时旗下三家上市公司国金证券、千金药业、九芝堂曾分别发布公告,称公司各项经营和管理活动一切正常,无其他应披露而未披露事项。国金证券市场部人士曾表示,从公司当时的财报可以看出,公司的财务状况非常良好。

离开魏东的“涌金系”

“涌金系”目前实际控制国金证券、国金期货、国金通用基金、云南国际信托4家金融机构,参股的有微众银行及长城人寿。

“涌金系”的主要营盘基本都是在魏东掌权时期建立的。借着2003年原云南省国际信托投资公司,现云南国际信托有限公司重组之际,魏东旌旗一挥,派出麾下三家公司入股云南国际信托有限公司,以55%的合计持股成为了绝对控股股东。

两年之后,正值中国证券业整体低迷,“涌金系”旗下九芝堂及涌金投资,通过增资扩股及受让老股的方式,入股成都证券合计持有53.32%,成为绝对控股股东,并在入主初期将名称变更为国金证券,最后于2007年3月成功上市。

国金证券上市同期,“涌金系”旗下九芝堂与千金药业联合竞标,以6.05元/股的价格,获得长沙市财政局所持有的2791万股交通银行(601328.SH)国有法人股。几个月后,随着交行成功上市,股价超过13元/股,魏东获得翻倍收益。

同年10月国金证券在收购四川天元期货95.5%股权后,将其更名为国金期货,就此奠定了“涌金系”主要的资本运作平台。

而后在陈金霞时代,国际通用基金又被纳入麾下。2011年11月,国金证券联合其他三家股东共同发起设立国金通用基金,国金证券初期持股49%,后期增持至61%,期间一直保持着绝对控股地位。

设立已逾9年的国金基金,目前业绩处于行业中下游。截至目前,根据天天基金网显示,国金基金发行了30只基金,基金总规模为480.49亿元。

而要说”涌金系”所有金融资产中含金量最高的,无疑属国金证券及云南国际信托。

云南国际信托就资产规模而言,在全行业处于中等水平,根据公司年报披露,涌金系在该公司拥有多达5个董事会席位,而且董事长、总裁皆由“涌金系”背景的人员担任,而云南省国资背景的董事仅为1人,由此可见“涌金系”对云南国际信托的控制力之强。

目前云南国际信托对外共有40处投资,分支机构9家,集中于云南地区,大有称霸一方之势。

国金证券早在2008年便被证监会评委A类A级证券,是少数几家成功上市的综合类证券公司之一,在行业内部享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不过,如今国联证券欲合并国金证券,未来国金证券是否易主,还待定。不过,“涌金系”对其控制权将被稀释。

可见,离开魏东的“涌金系”,虽然没有了当初的风风火火气吞山河之势,但金融布局依然稳定。如今,作为“涌金系”核心的国金证券一旦被吸收合并,离开魏东的“涌金系”,其金融布局或发生变化。

你怎么看国联合并国金?你觉得“涌金系”的金融布局会就此发生变化吗?你是否听说过魏东?欢迎在评论区留言分享你的看法。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