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国联、国金合并,券商即将迎来“寡头时代”?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国联、国金合并,券商即将迎来“寡头时代”?

强者恒强?

文|财经无忌

蛇吞象。

这是国联、国金合并消息传来,市场的第一反应。

9月20日,国联证券(601456.SH)、国金证券(600109.SH)同时发布公告,国联证券将受让国金证券控股股东部分股份,同时拟通过向国金证券全体股东发行A股股票的方式,换股吸收合并国金证券。

传言许久的合并一事终于靴子落地。

以此为肇始,国内券商竞合格局亦将迎来巨变,在大金融监管背景之下,券商或将进入“寡头时代”,资源将向头部进一步集中,未来留给中小券商的机会愈来愈小。

一场事先张扬的交易

公告日期为9月21日的收购公告事实上在9月20日下午14:01即已经在交易所网站披露。

9月21日也就是今天,周一,交易日。

9月20日,昨天,周日,休市日。

在休市日急着发布下周一的公告,国联证券与国金证券其实内心也有不得已之处。

因为更早之前,9月19日,界面即已刊发《上市两月就要鲸吞同业!“中信系”班底坐镇的国联证券正谋划合并国金证券》的独家文章。并在文章中消息确凿地指出“国联证券与国金证券于9月18日签署了合并的意向性协议。”

甚至于连国联证券受让国金证券股东长沙涌金所持的份额都精准“点穴”:

7.82%。

二级市场的投资者昨日从两家券商的公告中定睛一看,果然分毫不差:

7.82%。

精确到小数点后2位,严谨。同时也匪夷所思。

更匪夷所思的是,国联证券和国金证券的股票在9月18日(上周五)早已双双涨停。

事实上,国联证券“抢跑”更早,在9月16、17日连续两个交易日都有3到4个点的涨幅,而这两天的大盘和证券板块整体却都是下跌。

所以市场一度猜测是否有资金提前获取交易信息,毕竟整个周末媒体圈和金融圈都在疯狂打探、传递此类信息,拥有“天线”的神秘资金难道还会比媒体获悉的更晚吗?

当然,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在严打内幕交易的当下,还有人敢顶风作案,似乎不太可能。王府井的前车之鉴,近在眼前啊(注:参阅《内幕交易“罗生门”,王府井恐将“祭旗”新证券法》)

从交易内容来看,国联证券受让长沙涌金持有的7.82%国金证券股份,并以向国金证券全体股东发行A股股票的方式换股吸收合并国金证券。公告表示,转让标的股份的具体数量、转让价格、交割、转让价款支付等具体细节,仍有待进一步协商。

截至半年报披露,国金证券第一大股东和第二大股东均为“涌金系”企业,合计持有国金证券27.43%的股份,其中第一大股东长沙涌金持股比例为18.09%。若本次转让成功,长沙涌金持股比例依然达到10.27%。第二大股东涌金投资控股持股比例9.34%。

国联方面,与国金证券有所不同,背后大股东为地方国资无锡市国联集团,实控人为无锡市国资委,今年7月31日才在上交所挂牌,至今不到两个月。

若要完成合并,国联证券势必还有更多动作需要完成,而等着操盘的团队却堪称豪华。

国联的来头

国联证券坐落于苏南工商业之都无锡,前身为无锡市证券公司,创立于1992年,2008年改制更名为国联证券,2015年登陆香港联交所,两个月前在上交所上市,成为国内第12家“A+H”股上市券商。

从过往业绩来看,国联证券仍属于业内“小字辈”。中国证券业协会披露的2019年证券公司经营业绩排名榜单显示,国联证券以总资产272.59亿元排在第55位。在该榜单中,国金证券以469.18亿元总资产排在第33位。

不过,2019年是国联证券业绩突飞猛进的一年。数据显示,2019年全年,国联证券实现收入达21.24亿元,同比增长41.8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达5.21亿元,同比大增930.57%。

这一势头在今年上半年有所减缓。2020年半年报显示,国联证券营收与净利同比双双下滑,实现营收8.22亿元,同比减少3.42%;实现归母净利润3.21亿元,同比减少9.84%。

与之相对照,国金证券上半年却表现优异,上半年营业收入为28.96亿元,同比增长51.36%;归母净利润10.02亿元,同比增长61.24%。

总资产方面,上半年两家券商较去年底都有所增长,不过国金证券基础更为雄厚,截至6月底国金证券总资产达到653.58亿元,而国联证券只有369.32亿元,约是前者的一半左右。

由于国联证券今年7月刚上市,市盈率更高,达到72倍;而国金证券的市盈率只有23倍。所以从总市值上来看,二者相差不大,国金证券总市值为462.42亿元,国联证券则为467.06亿元。

总体来看,无论是从资产规模还是营收、净利润水平以及业内排名,国联证券均落后于国金证券,因而此次合并也被视为“蛇吞象”之举。

事实上,今年券商合并的传闻早已有之,只不过对象并非“联金”,而是“双信”:中信证券与中信建投证券,以及“双创”:首创证券和第一创业证券。

不过,相关传闻均被各有关券商公告否认。

即便如此,业内分析认为券商合并仍然是大势所趋。西部证券分析师张驰此前在研报中分析认为,“引进来”与“走出去”并驾齐驱,打造航母级券商已迫在眉睫。

值得一提的是,此番国联证券合并国金证券的“军师”被认为是券业大佬王东明。

2015年,中信证券董事长王东明“到龄退休”,旋即被国联证券聘任为顾问。此后,中信系人马相继入职国联证券,如中信证券原执委会委员、财务负责人、首席风险官葛小波任国联证券总裁,中信证券原人力资源部执行总经理王捷入职国联证券担任董秘。

此外,国联证券现任副总裁尹红卫、李钦,首席信息官汪锦岭也曾在中信证券工作。

外引强援的同时,国联证券也把目光望向了省内,现任国联证券合规总监戴洁春于2003年进入中国证监会江苏监管局工作,任职履历涵盖江苏证监局机构监管处、稽查处、上市公司监管一处、会计监管处等部门。

有了“券业天团”的加盟,再加上行业整合的历史性机遇,国联证券可谓凑齐了天时地利人和,未来势必在中国券商发展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最后的大佬”

国金证券可非小字辈,其背靠的“涌金系”更非浪得虚名。

国联证券公告显示,国联证券于9月18日与长沙涌金(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沙涌金”)签订《股份转让意向协议》,拟受让长沙涌金持有的国金证券约7.82%的股份。

此长沙涌金即为“涌金系”实体,实际控制人陈金霞,即“涌金系”教父魏东之妻。

魏东堪称中国资本市场的大佬级人物,在“德隆系”凋零、周正毅折戟之后,一度被视为资本江湖“最后的大佬”。

14年时间,魏东夫妇缔造了一个300亿市值的帝国,旗下掌控着九芝堂、千金药业等上市公司,还强力持股国金证券、云南国际信托、国金期货、国金通用基金等4家金融机构,并参股外界难以嵌入的微众银行及长城人寿等。

魏东成名之早,远超同侪。

1986年魏东进入中央财经大学,专习金融。4年后从财大毕业,进入中国经济开发信托投资公司。不要小看这家中字头的金融机构,这是当时财政部旗下唯一的信托公司,更为市场所熟悉的名称为“中经开”。

1995年的“3·27国债期货案”一役中,传言魏东代表“中经开”出战,对阵“万国证券”和“辽国发”,经此一役,魏东暴得大名,更有消息称其个人从中就赚了近2亿元。

年代久远再加上个中颇多秘辛,传闻已不可考。后来,魏东创办了北京涌金财经顾问有限公司和上海涌金实业有限公司,也就是“涌金系”的两大初始成员企业。

嗣后不久,年仅27岁的魏东控股了九芝堂和国金证券,为后来的“涌金系”打下坚实基础。

经济学家巴曙松曾在《“涌金系”上岸》一文中考究过“涌金系”的起家之路。文章指出上世纪90年代,股票市场还处于探索阶段,对于法人股能不能转让的讨论如火如荼。彼时拥有信息渠道或消息灵通的“涌金系”抢占先机、“先行一步”,为日后的发展壮大积累了投资经验和资本。

是非难论,成败亦难论。

2008年4月,北京紫竹桥附近的“中海紫金苑”,魏东纵身一跃,从9楼跳下,结束了自己年仅41岁的生命,身后留下了一个庞大的涌金帝国。

一代大佬忽然陨落,令世人扼腕。

“涌金系”随之淡出江湖视野,但旗下庞大的金融资产仍然为各方所觊觎。

也许这只是一个开始。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