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不要带妹上分,不要隐姓埋名:是时候打破“女玩家不行”的偏见了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不要带妹上分,不要隐姓埋名:是时候打破“女玩家不行”的偏见了

为什么有些人只想听到“他”的声音?

图片来源:图虫

记者 | 潘文捷

编辑 | 黄月

“很多人觉得女性就是适合可爱的、卡通的、简单的、不用动脑的游戏。”在女性主义与桌面游戏专题Mook《心流:棋盘上的她》新书媒体交流会上,该书主编赵勇权介绍说,他在桌面游戏从业的过程中感受到了女性面对的偏见与压力:长期以来,女性被认为“无法胜任复杂的脑力工作”,设计师队伍中的女性非常稀有,有些女性设计师的姓名长期不被写入游戏介绍,更有游戏主播因性别原因遭到网络暴力。在普通游戏玩家当中,男性玩家对女玩家的种种偏见也广泛存在。

“女玩家啊”与“带妹上分”

女性游戏玩家长期以来生活在歧视之中。在纪录片《电子竞技在中国》中,职业玩家小酥谈到其他人看不起女性玩家:“他们都不会让我选输出,让我去玩那些难度比较低的,而且还遇到过很多人说,女孩子就别来打游戏。”

在桌游当中,女性玩家也会遭受诸多恶意。如赵勇权所说,“很多人觉得女性就是适合可爱的、卡通的、简单的、不用动脑的游戏。”这种把女性低龄化、孩童化的举动,实际上是在否认女性的主体性。一句颇具嘲讽意味的“女玩家啊”就是在否认女性和男性在游戏中平等对话的可能。

在《心流:棋盘上的她》一书中,作者忘川展开了一场针对100位女性关于“女性玩家游戏习惯”的观察实验。忘川看到,有些时候男玩家默认女性不擅长复杂的、竞技性强的游戏,其实只是有些男玩家玩游戏很多,知道怎么上手,而一些女性没有怎么玩过而已。实际上,在“最不喜欢哪款游戏”的实验选项中,有一款游戏被女性玩家讨厌的主要因素是“规则过于简单,太无聊”,作者因此指出:“别再盲目地向女性推荐完全不用过脑子,或是太儿童向的游戏了。”

《心流:棋盘上的她》(含卡牌桌游《平平无奇的女子图鉴》)
DICE
中信出版集团 2020-8

除了“女玩家水平不行”这类刻板印象以外,另一种情况是男玩家在遇到女玩家时显示出特别的热情,想要“带妹上分”,这种看似照顾的行为本质上依然是歧视。这种心理背后一方面是认为女性游戏技术差,必须要男玩家指点;另一方面,这种“喜欢女性”的举动常常是把对方当做欲望客体而非平等对手,仍是厌女的体现。这类行为试图把女性玩家“他者化”,将其归入自己可以控制的“他者”范畴,既充满魅力又可以轻蔑。那么女玩家呢?她们或许并不欣赏男玩家的指导姿态——忘川就看到,有些时候女性不喜欢和男性玩家一起玩,就是因为男性总是要掌握话语权。

活动现场 演讲者:赵勇权

即使是那些水平很高、进入桌游行业寻求专业发展的女性也备受压力。《心流:棋盘上的她》提到,知名桌游主播贝卡·斯科特在从一个男主播那里接手桌游类节目时曾遭到无缘无故的攻击,人们挑剔她的妆容、主持风格,总是问她男主播哪里去了。“有时候我就会想,为什么有些人只想听到‘他’的声音,哪怕我现在已经做得很棒了。”

以游戏为女性发声

赵勇权在这本Mook的卷首语中介绍,在公司开始招聘“游戏策划”的时候,他第一次意识到职业取向性别上的一边倒情况。他看到,游戏圈的女性游戏设计师堪称稀有物种。

而事实上,女性设计师在桌游历史上发挥了不可或缺的重要意义。伊丽莎白·玛吉(Elizabeth Magie)就是《地产大亨》(又名《大富翁》)的实际发明者。她是美国政治经济学家亨利·乔治的信徒,乔治的著作《进步与贫困》提出的观点认为,土地私有化会产生马太效应,富人越发富有,穷人更加贫穷,他认为:“人们平等使用土地的权利,与他们平等呼吸的权利一样清晰,这是人们生来具有的权利。”在这种思想的指引之下,玛吉发明了一款“大地主”游戏,揭发资本主义经济投资的隐藏危机。

依据玛吉的游戏改版的《地产大亨》不仅举世闻名,且游戏规则稍加改动便适用于不同议题,例如性别歧视、种族主义、阶层固化等等。例如20世纪70年代出现了《地产大亨》的种族版本——《黑人和白人》(Blacks and Whites),游戏中玩家要做的是“体验贫民区、靠社会保障生活、想尽办法在白人居住的郊区购买房产”。然而,《地产大亨》这款经久不衰的游戏,至今都没有在介绍中写上玛吉的名字。

女性游戏设计师的名字不仅存在于桌游历史当中,也被今天的玩家津津乐道。赵勇权介绍,2019年,全女性团队制作的桌游《展翅翱翔》拿下了桌游界的“奥斯卡”——SDJ(全称 Spiel Des Jahres,世界上最具影响力的桌游奖)极客游戏奖。设计师伊丽莎白·哈格雷夫在接受《心流:棋盘上的她》采访时称,虽然没有打算制作一款女性向的游戏,但是她意识到,如果游戏制作团队都是男性,那么设计出来的游戏对男性的吸引力会更大,所以设计团队性别和性格的多样化非常重要,这样才可以吸引多样化的群体。

一些游戏设计师也在试图把桌游变成女性发声和获得尊重的手段。例如,巴基斯坦设计师和插画师Nashra Balagamwala为了逃避包办婚姻,在19岁时离开故乡巴基斯坦去美国学习,按照自己的经验设计了《Arranged!》(包办婚姻)这款桌游。在巴基斯坦,女孩往往还在青少年时就要被“包办婚姻”,父母和媒人为女孩挑选男性,往往看重他们的财富和社会阶层,有的时候也是一种交易,最终结果是女孩嫁给比她们年长几十岁的男人。Nashra Balagamwala用桌游展现了巴基斯坦女性面临的婚姻不自由的困境。来自东亚语境的韩国桌游《李智慧生存游戏》或许更加贴近中国女性的生活,游戏主人公面临着一系列难题——在小学被男同学掀裙子怎么办?公交车上遇到色狼该采取什么行动?生了孩子,要不要选择在家做全职妈妈?丈夫退休后在家什么活儿都不干,该怎么说?如此等等,让参与者在游戏的过程中意识到,今天的女性想要有尊严地生活依然艰难。

在Mook《心流:棋盘上的她》的定制桌游《平平无奇的女子图鉴》中,设计师针对中国女性的特征“累”设计了这款游戏。中国女性就业率约70%,很多时候,社会对女性事业家庭双丰收的期待,不仅无法使其最终走向自我价值的双重实现,反而成为了女性背负的双重负担。通过这款游戏,玩家可以近距离地理解中国女性在人生不同时期面临的知识、财富、健康、社交压力。

桌游《平平无奇的女子图鉴》

并不只是女性在关怀女性。赵勇权说,他本人就是在从业的过程中意识到游戏行业中女性面临的困境的,不少男性读者也购买了这本女性主义与桌面游戏专题的Mook:“男性和女性不是要站在对立面上,而是要击碎隔阂,彼此增进了解。”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8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