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沉默的真相》廖凡是“严良”的不二人选,白宇有“江阳”的特质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沉默的真相》廖凡是“严良”的不二人选,白宇有“江阳”的特质

导演陈奕甫和编剧刘国庆觉得,这群人的故事像极了《史记》里的《游侠列传》,很多人物身上都有“侠”的特性,“言必信,行必果,已诺必诚,不爱其躯”。

文|黑白文娱 蓝二

编辑|王子之

“在很早期我们俩就有一个共识,要做成比较沉稳克制的悬疑片,有丰富的人物情感关系,而最终落点是特别正能量的。”——导演陈奕甫

“这里所有的人,都是你我在日常生活中能见到的,最普通的人,但是当他们一转身,突然而至的神性,会特别温暖人心。”——编剧刘国庆

1

导演陈奕甫早在十年前就进入了许月珍的视线,在多年的海外求学生活、其间数次小范围合作后,2016年陈奕甫回到北京加入了许月珍的团队,随后碰上的机会便是《沉默的真相》。

这是一个带有理想化色彩的故事,陈奕甫觉得。

三年前,他第一次读到原小说《长夜难明》,马上就发给了编剧刘国庆——两人一直在寻觅一个具有他们想要的“内核”的作品——而当其他人在这里看到一个不公不平布满挫折的阴郁故事时,他们看到的则是一群人屹立不摇的决心。

《沉默的真相》的那个核是什么? 

“每个人都像是一根火柴,江阳先义无反顾地点燃了自己,他的光亮和温暖吸引了周围的其他火柴聚过来,最终形成了这么一束耀眼的光芒。这就是我们心里对正义的追求,对公平的信念。”刘国庆认为。

在陈奕甫看来,两个主角的名字,就透露了这个故事核心想要传达的信念。

“江阳有这个阳字,他一生在不停地追求,追着阳光跑,一直是一个非常积极永不放弃的状态。严良,他代表着善良跟良心,在查案的过程中,他理解了这群人真正的目的,最终通过他的努力,将所有的反派绳之于法,让侯贵平这个案件能够得到平反。”

二人觉得,这群人的故事像极了《史记》里的《游侠列传》,很多人物身上都有“侠”的特性,“言必信,行必果,已诺必诚,不爱其躯”。

刘国庆私下跟陈奕甫说,“付出一切代价我都要写这个剧”。 

业内一致认为,《长夜难明》是一个改编开发难度非常大的项目,爱奇艺副总裁、自制剧开发中心总经理戴莹也曾告诉我们,这是她握在手里最久的IP之一。

一方面,即便许多成熟团队,也轻易不想去碰这个故事;另一方面,作为由《无证之罪》开启的“推理之王”三部曲的最后一部,同时也是“迷雾剧场”首轮的重要作品,平台方对于合作团队的选择慎之又慎。

导演陈奕甫

陈奕甫尽管留学回国不久,但在美期间已经有着丰富制作经验和成熟的创作功底——他与《河神》的摄影师冯思慕曾一起拍过广告,积累了足够的拍摄经验;而在这之上,更重要的则是他、刘国庆和团队用大量的准备,向平台提出了他们对于这一故事的独特视角,以及展现出了“极大的热情”和“非常强烈的改编欲望”——在这一新内容赛道的起跑上,这些方面缺一不可,同等重要。

最终,陈奕甫和刘国庆如愿可以将自己看到的光芒和信念,放大出去。

2

导演陈奕甫与身后的编剧刘国庆先生在片场

“写小说,就像在大海里游泳,自由自在;而写剧本,则像在浓稠的糖浆里翻滚。”

刘国庆对于剧本的创作,有这样的感受。

“怎么想尽一切方法将小说中最本真、最闪光的地方保留住,同时,人物上进行二度创作,情节线上进行丰富,逻辑上进行严密的推理,这是我们当时面临的一个巨大工作。”

当然,在这起始,他们要先定下剧集的结构,这也是他们第一次做短剧集。

“我们做了很多的研究,也拉了很多片,比如《绝命毒师》,《心灵猎人》,《真探》,《桥》,《秘密森林》等等,有欧美剧,也有韩剧。”

他们总结美剧的节奏大约是30秒到一分半是一场戏,韩剧可能是三分半一场戏,而传统国产剧一般是五分钟一场戏,这次既然是做这么一个挺震撼的悬疑故事,能不能把这个节奏改一下,快一点?

他们也研究短剧集的剧本结构、叙事方式,发现原来做电影时不易实现的多线、多视角情节发展,放到短剧集里特别合适。加上,侯贵平、江阳、严良三个人正是薪火相传,于是三线叙事就呼之欲出了。 

2000年侯贵平调查女学生性侵案,2003年江阳调查侯贵平自杀案,2010年严良调查地铁爆炸案。三条线中,一方面,对于侯贵平和江阳,原小说的创作已经比较丰满,另一方面,无论是从导演编剧选择主视角的考虑,还是平台加强“推理之王”系列连接性的考量,双方都认为应该将严良及其叙事线进行加强,这便是陈奕甫和刘国庆二度创作中需要做的大量构建和塑造。

围绕严良人物的时间线,有着许多创作上的找平衡。前两条时间线中,事件的压迫感非常强,于是在这条线中,特意添加了“九宫格”照片和24天破案的谜团和紧迫感。前两条时间线中,侯贵平、江阳以及他们周围人物的命运都比较跌宕,于是严良时间线中就选择了克制,不再造复杂。

而张晓倩和刘明洋这两个新人物的增加,则是这第三条时间线中最关键的丰满点。 

“张晓倩既在九宫格中担当一个关键的传递角色,同时她又是我们的一种探索,当年的一个受害者长大后,她会是什么样?身为一个曾经有过创伤的人,她对社会问题的关注报道、对普通人的关怀,可能既是一种自愈过程,也是一种逃避方式。”陈奕甫向我们这样表示。 

刘国庆则从另一个角度进行了补充:“我们觉得原小说中女性的角色可能整体偏弱,需要加强,并且我们特别希望看到一位女性能够用自己的力量从黑暗中走到光明,能够幸福。她不亏欠这个世界什么,是那些在黑暗中龌龊行走的人亏欠了她,所以我们觉得这个人物一定要加,而且要把她做好,因为她代表了一种女性的成长和崛起。 ”

如果说张晓倩是对这第三条时间线的叙事起到了丰满和点睛作用,严良的好战友刘明洋则是对严良这个人物塑造中的关键点,因为他的存在、执着和伤痛,让严良这个人物不会“单面化”,也有了坚持的信仰。

“刘明洋所代表的默默无闻的英雄,最后也得到了属于他的勋章。我们想传达的意思是,所有人都最终收获了认可。”

作为社会派推理作品,《沉默的真相》要求创作者有对现实主义非常真实的把握,为此,陈奕甫和刘国庆做了大量的采风,而正是在这样的采风中,他们确信,普通人的这种“神性”,并不仅仅存在于小说故事中。

比如剧情中,警察任月婷和严良来到爆炸现场,任月婷告诉严良,自己的父亲当初股动脉破裂,但是医院只有一个手术台,于是就让给了另外一个大出血的女孩——而这就来源于一个真实的故事。 

正因此,在创作中,他们也坚持让江阳等人就是普通人。

“比如江阳刚开始对侯贵平这个案件的第一反应,是退缩的,是当时的女友鼓励他去查,他也有犹豫,也有退出的念头,但是当他发现越来越多的真相之后,他就不再选择回头路,一直走下去。又比如他的老师张超,本身处于一种象牙塔的环境当中,一位政法系的教授,当自己的学生面对困境,没有能够及时地站出来,他内心也有挣扎,也受到了折磨,直到最后加入进来,决定帮江阳完成这个心愿。这都是普通人的转身变化。”

3

在文本之外,整部剧集的影像也具有独特的风格,和质感。 

“基本调性以写实为主,同时也增加一些设计感的东西,我们尽可能在写实与戏剧设计之间找到一个最好的平衡。”

在三个时空,主创团队特意设定了差异明显的色调方向,并且颇具意味的是,剧情越“沉默”之处,色调却越明亮。侯贵平的苗高乡以暖色调为主,江阳的平康县时空线是一个冷暖混合色调,而严良所在的现实线江潭市则是一个比较灰冷的色调。或许一定程度上,这也是对最勇敢“光芒”的纪念。

陈奕甫告诉我们,整部剧的拍摄方向,尽量以一种比较稳定、冷静的状态去处理。 

“所有的拍摄基本上都是在固定机位,在轨道上或者在摇臂上,只有当角色处在一个极度不稳定的情绪中时,我们才会使用手持镜头。这样的情况只有两处,一场是开头地铁站的戏,另外一场就是江阳丢钱包的那场戏,在大量的稳定镜头中,我们这样偶尔去使用,可以凸显人物特殊的情绪状态。”

在制作时,对于陈奕甫来说,最大的难题就是三条时间线的融合,与流畅叙事。

“三个时空,各自的场景量非常大,增加了我们的拍摄难度,经常需要转场。” 

而到了剪辑阶段,他们则使用了电影手法相似性剪辑,通过相似的剧情、动作、声音来对不同的时空进行连接转换。

“尽管在剧本阶段,我们在转场上就有了一些基本的设想,但是到了剪辑阶段,剪辑老师运用素材及各种技巧去尝试不同的方法,每一场戏都做了很多的尝试,让这些原本在剧本上只是文字的设定能够用更加完善的视觉方式呈现出来。最典型的,就是第四集最后,严良江阳侯贵平三人转头的那场戏,就是我们经过大量尝试找到的一个最适合方式。”

而在音乐的部分,陈奕甫和音乐总监贝尔也花了很多心思。比如最后一集的墓地戏,他们给严良设计的主旋律音乐与江阳的汇合成为了一首歌,两人这种承接的关系,在结局以这种方式更加体现出来。三条主线和三位主人公都有为其特制的主旋律音乐,这种音乐上的悉心设计也进一步保证了三个时空彼此区隔而相互间又能颇为流畅地切换。

Q&A

黑白文娱:这部作品人物充满了悲剧性,如时代枯瘦的啄木鸟,赵阳非常硬核的反抗、妥协、再反抗,张超是一个正义的“反派”,都非常有特色,能分别谈谈这些人物的设定,和这部作品表达的核吗?

陈奕甫:这个故事,核心想表达的是一个有温度的、带有理想化色彩的故事,当中最感动我的其实也就是这群人屹立不摇的决心,这种执念从侯贵平到江阳一直到严良。其实两个主角的名字也是透露了这个故事核心想要传达的一个信念,江阳名字中有这个阳光的阳字,他一生不停地追求,追着阳光跑啊,是一个非常积极永不放弃的状态。严良,他代表善良跟良心,在这个查案的过程当中,他去理解了这群人真正的目的,然后最终通过严良的努力,将所有的反派绳之于法,让侯贵平案能够得到平反。

黑白文娱:迷雾系列这次,所有的选角都非常重磅,电影咖+偶像+戏骨的组合,能谈谈这次的演员的选角吗?

陈奕甫:第一个就想到廖凡哥,觉得他是严良的不二人选。我们是有了完整的剧本之后交给他,在他看完剧本之后和他有两次的见面,我们带着比较完整的改编思路和改编方案去和他碰面,在这个过程里面,大家交流了很多,对于故事的想法及对于人物的一些想法,然后他很快地决定了。

选择白宇来出演江阳这个角色,是戴莹姐那边的推荐,她觉得他会是一个非常适合演江阳的人选。之前对于白宇,我个人没有那么熟悉,当时他人在南京拍戏,然后我就去和他见了一面,就发现他身上有很多江阳这个人物本身的特质。我们也很快达成了共识。 

谭卓姐和吕晓霖,这两位都是非常棒的演员,在现场给了我很多的帮助,在拍摄现场她们也会经常给我很多想法,然后大家一起去探讨很多新的可能性。比如吕晓霖所饰演的任月婷这个角色,在剧中有一场比较重的情感戏,就是她和严良回到爆炸现场的时候,诉说关于自己父亲的故事,然后通过一个动作表示了自己对父亲的思念,这个细节在原先剧本当中没有的,是她自己考虑再三去加的。

第一次对黄尧的认识就是看《过春天》这部电影,她在里面的演出非常惊艳,让人印象深刻。我们在面对张晓倩这个角色时,就想到了要邀请黄尧过来,她第一次来试戏的时候,就让人印象深刻,她的举手投足之间,我就看到了剧本当中的那个张晓倩活生生地站在自己面前。她是一个非常认真的演员,她来剧本围读时,带了一本厚厚的笔记本,里面有非常多她对这个人物的塑造跟想象。

黑白文娱:前期的戏剧张力来自于张超的扮演者宁理,中期来自朱伟,最后来自江阳张晓倩的勾连。改编方案的形成,大致经历了怎样的探讨?

刘国庆:2017年底,我拿到小说,然后出了大纲故事梗概。真正的创作过程中大约是十天一集。

第一稿出来之后,我跟奕甫导演又见面,长谈了接近一个多月,就一场一场戏去过,过人物,过台词,过每场戏之间的戏剧冲突,过完之后,我又进行了几轮的完善,最后一稿是第十稿。

这个过程中,最困难的时期就是写作期,创作的过程你是需要把自己放到文本对应的世界中,后期我甚至会抑郁,隔一段时间,创作团队的朋友就会来关心和抚慰。小说是有力量的,但是要找寻到那股力量,你就必须把自己先放到那个黑暗中,然后去寻找光明。

版式|王康炜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