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CP营业、售后暴雷,当“发糖”成为一门生意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CP营业、售后暴雷,当“发糖”成为一门生意

剧集的CP售后,真的只是一门单纯又好赚的生意吗?

文|吴喋喋 龙承菲

编辑 | 何润萱

观看偶像剧时,观众会对演员之间的关系产生遐想吗?答案几乎是肯定的,电视剧史上的荧幕情侣数不胜数。

从早年《宫锁心玉》中冯绍峰与杨幂的“峰幂”CP,到前两年《香蜜沉沉烬如霜》中,杨紫邓伦的“北奥夫妇”,观众热衷于将角色关系移情到演员身上。相应的,真人CP所产生的话题能量和粉丝效应也助力了作品宣传。

但近来,观众在偶像剧里嗑真人CP的体验,似乎变得越来越差。

当红男女明星合作偶像剧,光是争夺番位就已剑拔弩张。

近日迪丽热巴、杨洋主演的顾漫小说改编剧《你是我的荣耀》宣布开机,对番位的表述又出现了新花样——官博列出主演名字后在括号里写道:“排名不分先后,按年龄排序。”

除了“撕番位伤感情”,当红明星们还身体力行地主动拒绝CP。

比如主演《青簪行》的吴亦凡和杨紫,不仅一度为番位问题闹到剧组全面停工、双方经纪人先后发声,还在剧集播出前就开始以兄妹相称,将嗑糖群众的幻想扼杀在摇篮中——今年8月吴亦凡、杨紫为该剧宣传时,称彼此已经“结拜兄妹”。

毒眸还观察到,今年古偶剧《琉璃》的男女主演,以前期主动CP营业、剧终后暴力拆CP的行动,给剧粉、真人CP粉造成了巨大的心理阴影,并引发回踩。

剧集的CP售后,真的只是一门单纯又好赚的生意吗?似乎并没有那么简单。

真人CP暴雷“惨案”

今年夏天仙侠剧《琉璃》热播,剧中主角禹司凤和褚璇玑的CP“初遇夫妇”受到大量观众的喜爱。为剧情“上头”的部分观众顺势萌上了男女主演成毅、袁冰妍的“冰橙汁”CP, “冰橙汁”一度冲上微博超话CP榜前二,仅次于肖战、王一博的“博君一肖”CP。

这与两位主角花絮中亲密自然的互动、宣传期不遗余力的营业是分不开的。

接受采访时,袁冰妍面对考不考虑二次合作的问题,套用剧中的设定回答“我们都说了要有11世的”,成毅在一旁笑着点头;8月16日的《琉璃》见面会直播中,两人甚至在被要求“还原剧中吻戏”的环节真亲。

内娱大概太久未见如此卖力的男女演员营业,很快在社交平台引发热议。袁冰妍不得不出面回应:“既然是要还原,这也是我们的职业,当演员不能害羞”,随后#袁冰妍回应直播中亲成毅#话题冲上热搜。

但随着剧集热度发酵、演员人气攀升以及后期的剧情角色争议出现,主演双方粉群开始互生嫌隙。

8月下旬,有观众指责袁冰妍的演技没能撑起高虐情节,而袁冰妍粉丝则将此归咎于编剧把好人设都给了男主。29日,成毅官方后援会发声道:“不惹事也不怕事”,疑似对此回应。

9月初,剧方宣传时带话题#怎么会有璇玑这么笨的女主#,被袁冰妍粉丝视为剧出品方欢瑞维护成毅、对袁冰妍释放恶意的信号。同时,观众注意到男女主角之间也从热络营业转向了“避嫌”,“避嫌”的高潮是9月21日的《琉璃》收官云歌会。

云歌会上,成毅和袁冰妍全程几乎没有互动,游戏环节其他演员均有参与,而女主角袁冰妍只在一旁观战。由于云歌会出席演员除袁冰妍外,均为欢瑞世纪签约艺人,还产生了“欢瑞抱团排挤袁冰妍”的猜测。

但对CP粉来说,致命一击来自成毅本人。

在多次被问及想对“初遇夫妇”和合作对象本人说些什么时,袁冰妍回答“相信初遇夫妇会在自己的平行时空过上很美好的生活”并感谢了成毅;而成毅的回答通篇只说自己:“司凤虽然再见了,但成毅我还在。”

付费观看直播的大量CP粉,被零互动和男方冷漠的态度迅速激怒。剧集豆瓣专组和CP超话哀鸿遍野,不少粉丝直言对成毅失望、心疼袁冰妍。

稍晚“成毅掉粉”登上了微博热搜第一:据粗略统计,有10万观众付费观看了云歌会直播,直播后,成毅微博掉粉5万,这场售后暴雷的脱粉转化率颇高。

观众如此愤怒的原因,一方面是有网友认为成毅表现缺乏风度和情商,未给予女方应有的尊重,破坏了深情“司凤”的角色滤镜;另一方面,这场云歌会直播明码标价25元,CP粉购买“售后”却遭遇暴雷,将此视为剧方的“诈骗”。

《琉璃》收官云歌会在豆瓣被1万人评分2.5,1星评分比例高达89%。

热评吐槽道:“琉璃的收官会,成毅亲手杀了禹司凤”、“本年度娱乐圈一大诈骗案,以剧主角CP聚首之名卖票,让剧粉CP粉为了十一世点赞过一亿,最后呈现一场职场霸凌+某公司自嗨团建。”

这场年度级CP暴雷事件还给甜宠剧爱好者们留下了颇深的阴影。

日前,网剧《我喜欢你》男主角林雨申帮女主赵露思吃芥末的营业场面上了热搜,点开相关热评却是网友在“拉踩”成毅:“看看人家追剧的售后,再看看我,倒了什么霉运。”“这才是正确的宣传方式,琉璃是个什么鬼,看着膈应。”

粉丝经济重构CP生态

大量剧粉、CP粉脱粉回踩,在社交平台扩散影响和发表对成毅的负面评价,使得成毅丧失了不少路人缘;但另一方面,这种“断尾求生”式的CP解绑,似乎也越来越成为偶像剧演员人气进阶的必经流程。

《琉璃》播出期间,基于“初遇夫妇”强大的CP感,对成毅有好感的观众多选择了成为CP粉而非唯粉。云歌会预热阶段开设的微博打榜排名显示:ID为“成毅独美”的成毅唯粉只能排在第三,头像挂着“初遇夫妇”的CP粉数据量排在前二。

但经过云歌会现场拆CP,CP粉声势一落千丈,超话在CP榜排名下滑到第八,超话头像上书几个大字:“佛系养老”。这意味着,CP粉不会再像此前那样高调行事、抢走唯粉的风头了。

全网对成毅云歌会表现的批评,对成毅唯粉来说也是一次“虐粉”式“团建”:让唯粉感到了“世界的恶意”和CP粉的不可靠,为成毅本人反黑、做数据、氪金只会更加卖力。

而令CP粉心疼的袁冰妍,后续看来更是获利一方:《时尚芭莎》电子刊跳过成毅,率先合作了袁冰妍拍摄封面——要知道今年该杂志没有错过任何一个热门偶像剧男主,先后邀请任嘉伦、张新成、丁禹兮登封。

从这个角度来看,《琉璃》的售后暴雷,也是某种求仁得仁。早年间“荧幕情侣”长期绑定制造话题的娱乐圈生态,已经被粉丝经济所重构了,唯粉的“女友”心态和男女CP天然对立,偶像剧演员往往必须选边站而难以平衡。

对岸的金钟奖颁奖现场,《想见你》男女主角许光汉柯佳嬿时隔半年仍能共唱主题曲,互动毫无芥蒂。这种古早台湾偶像剧式的、其乐融融的营业场面仍在出现的前提,是台湾本土娱乐市场未能形成规模性的粉丝效应,流量逻辑尚未成为市场主导。

但对于困在流量刻度里的内地年轻演员来说,出演甜宠偶像剧吸到女粉丝成为流量,是一条明确的镀金之路,关系着日后的的影视资源和商业价值。

近年盛行的甜宠偶像剧已经有效地缔造了多位当红流量,尽管粉丝眼中偶像独一无二,但对于批发高苏人设、专业造糖的甜宠剧来说,工业化程度越高,意味着演员的可替代性也越来越高。

这么说或许有些残酷:只要剧情足够上头、吻戏足够缱绻,《琉璃》刚开播时被吐槽长相路人的成毅、袁冰妍,照样被观众嗑成了“夏日限定”——不少观众在豆瓣表现,如此人设换成别人来演,也会同样成功。

而如前所述,对CP排斥的唯粉重构了营业生态,CP只会是明星们流量进阶的跳板而非长久之计。

《香蜜沉沉烬如霜》时期,邓伦、杨紫的“北奥夫妇”同样经历了互撕解绑,此后二人的粉丝购买力都上了一个台阶,邓伦晋升顶流,杨紫拍摄的电子刊《时尚先生fine》6分钟卖出15万册。

这些收割完流量的成名艺人,不再愿意第二次蹚进CP营业的浑水:前有《北灵少年志之大主宰》的王源、欧阳娜娜互称姐弟,后有《青簪行》的吴亦凡杨紫结拜兄妹,“有情人终成兄妹/姐弟”成为了贵圈男女流量的新营业方式。

只有人气还未达到“独自美丽”阶段的演员,才会甘愿被“捆绑销售”,构成偶像剧外衍生品生意的一环,为剧集贡献一些长尾消费。

《琉璃》云歌会台上,既有不愿营业的成毅,还有众多卖力营业的男配角;《陈情令》里,肖战、王一博之外的男配角还在营业“陈情男团”。

可是当售后成为一门生意,不止是剧方和演员,CP粉也会开始计算利益得失:他们愿意为真诚的营业氪金做数据,对于吃相欠佳的售后,也会不留情面地打差评。

成毅因营业态度导致的灾难性后果并非个例。

《清平乐》中分别饰演怀吉和徽柔的边程、任敏,在5月中旬就因为边程在直播中直言任敏“长得不好看”、“谁要和你合作”,引起了大量争议。边程被骂上了热搜,随后在微博两度向任敏道歉,但大众口碑似乎已经覆水难收。

边程的两次道歉

营业态度反复、使人出戏也是大忌。

2015年爆火的《太子妃升职记》收官后,一度营业热络的盛一伦和张天爱粗暴解绑:张天爱经纪公司喜天影视发布言辞犀利的声明,称“与扮演齐晟的男演员是纯工作合作伙伴关系”,甚至没有提及盛一伦本人名字,张天爱还点赞了这条微博。

但不到两年,张天爱又与盛一伦重新开始互动,大玩回忆杀,甚至合作了新戏。被网友无情吐槽:“当初拆cp的时候多狠啊,缺流量了又想炒冷饭。”这场回忆杀自然无人捧场,讨论者寥寥。

CP营业从来都是一门生意,只不过消费者多了,服务也须得日臻完善:营业要逼真,发糖要有分寸,解绑要顺滑轻柔,售后要余韵悠长,诚信经营,童叟无欺。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