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特写】疫情下外模告急,中国模特的机会更多了吗?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特写】疫情下外模告急,中国模特的机会更多了吗?

模特在良好的工作能力之外,还需要建立稳固的合作关系和人脉资源网,而清晰的职业规划有助于模特在疫情期间更好的生存并突出重围。

记者 | 黄姗

编辑 | 周卓然

1

距离原定的开秀时间已经晚了半小时,模特们正在为ANGEL CHEN 2021春夏系列发布做最后一次彩排。她们走到T台的最前沿突然向右转,迈上了一座五层、铺满了LED屏的台阶。

这座台阶原本是新天地太平湖A秀场的一侧观众席,但被设计师团队改造为了舞台的一部分。当成群的平面摄影师对准站定的模特群像时,就不难发现镜头下的几乎是清一色的中国面孔。

外模几乎在2021上海春夏时装周的秀场上消失了,这与往年的光景大为不同。

ANGEL CHEN 2021春夏系列。图片来源:ANGEL CHEN
ANGEL CHEN 2021春夏系列发布秀。图片来源:CANADAGOOSE加拿大鹅

外模与国模,不仅是性价比之争

疫情以前,许多品牌办秀时对外模偏爱有加,有时一场秀中的外模人数占比可以高达六七成以上。而在2021上海春夏时装周上,除了像ANGEL CHEN等极少数设计师坚持在发布秀中穿插了零星几个外模,绝大多数时装发布秀都全部启用了中国模特。

在独立设计师品牌ZI II CI IEN的设计师兼创始人支晨看来,这样的情况属于无奈之举,索性就“不走秀了,今年没有模特。”支晨只为品牌2021春夏系列发布了概念短片,片子是在英国拍摄的,采用的全是外国模特。为了维持形象的一致性,品牌走秀本也希望能以外籍模特为主。不过,目前这难以实现。

疫情所造成的国际旅游中断极大阻碍了外籍模特来华,导致目前中国市场上稀缺优质的外籍走秀模特,像支晨一样,许多设计师索性将全部精力投入到了的策展和订货会中。

ZI II CI IEN订货会现场

像支晨这样长期在国际时尚界发展的中国独立设计师,他们在品牌视觉输出中融入西方面孔是现实的商业考量。每年两季的四大国际时装周是独立设计师与外国买手谈生意的的重要平台,因此从设计到视觉或多或少要考虑西方人的审美和趣味。

但对于已经把工作重心迁回至中国市场的设计师来说,他们则开始尝试在这次时装周中大规模启用中国模特。

独立设计师夏乙旗停了一个上季,没有发布新系列。调整了半年后的她重新出发,以“Leaf Xia Color Wonderland”为名举办了2021春夏系列的发布秀。

夏乙旗告诉界面时尚:“本来在国内的外模质量就不太好,今年我们本来选了两个,但是太贵,质量不好。而且模特公司也不建议用外模拍摄,怕出意外,所以我们全用了国模。”

Leaf Xia Color Wonderland SS21

这种选择,大部分是基于性价比的考虑。

模特经纪公司龙腾精英国际部总监范殷尔对界面时尚解释道,在华外模的日常工作更多的是电商拍摄,“客户往往会要求看他们的走势,因为怕他们台步不行。”

相反,国模经过培训学校的专业训练,舞台表演和台步基本功都比较扎实,“国模拍杂志啊什么的,走的是高端、大气、高级的路线。”

整体上,职业模特行情向来是外模价格高过国模,平均价差大概能够差到一倍。而今年由于外模稀缺,在华外模的价格又进一步水涨船高。相比之下,中国模特基数大,选择多,价格相对合理,整体条件也更为优质。

经过了这特殊的境遇,范殷尔发现有很多设计师开始意识到,原来用国模也是可以的。

国模市场利好,但竞争加大

不过,在金字塔顶端的成熟国模人数有限,在国内市场需求大的情况下,部分国模的价格也应声上涨,有的涨幅高达30%。这自然而然给设计师品牌造成更大的预算压力。

为应对这种情况,设计师通常采用“高价资深国模+便宜但有潜力的年轻国模”的优化组合搭配。相比成熟的国模,新模特群体每年更新换代快,人数众多,价格不会有太大波动。

“除了个别一两位模特,从去年四千元涨到六千元, 其他人基本不变。”夏乙旗跟界面时尚解释道,“其实好的国模不多,所以我们会搭配一些便宜的新人模特一起做,也没有怎么跟开价高的模特讲价。”

市场虽然利好,但国模竞争的激烈程度反而增加。

同理于成熟设计师要选择成熟模特一样,设计师名气越大、越成熟,就有越多模特争着与其合作。这是一种强强联合,是两座不同金字塔顶端的人群的互相帮衬与成就。

ANGEL CHEN SS21

时尚制作公司Regeneration的管理者Regen在本届上海时装周期间承担了ANGEL CHEN、Leaf Xia等多个设计师品牌的模特选角导演工作。据她观察,ANGEL CHEN 2021春夏系列发布秀除了采用了两三个外模,还选用了四五个男模。但在面试环节,却来了100多个男模,“大家都很喜欢她,所以就拼命来,也不在乎面不面得上。”

同时,那些已经被设计师们视为“御用”合作的模特们又挤占了一场好秀的部分表演席位。独立设计师个人风格强烈,她们控制了整个品牌从商品企划到视觉企划的大部分工作,对于一场走秀如何完整输出新一季度系列主题和品牌形象有较为清晰的认知。

在这些独立设计师成长的过程中,有一些模特与他们建立了良好的合作关系,被设计师认定为长期合作的对象。

SHUSHU/TONG SS21大秀后台。图片来源:SHUSHU/TONG

夏乙旗和女装品牌SHUSHU/TONG的联合创始人蒋雨彤都对界面时尚坦言,本季合作的模特中,不少都已经合作了数个季度。

例如模特金玉洁与夏乙旗合作了三个季度,她在国内接的走秀工作并不多,但只要夏乙旗有需要,金玉洁基本会把档期空出来。

这意味着模特在良好的工作能力之外,还需要建立稳固的合作关系和人脉资源网。而市场需求和审美的变化也在给职业模特带来新的挑战。

疫情迫使时装品牌快速向线上转移,时装设计师不但要重新调整商品企划,还要调整视觉计划,搭建起全新的品牌传播矩阵,这其中,适合电商直播,社交电商传播的视觉物料变得尤为重要。

“抢手模特的类型也变了,以前是只要拍杂志拍得多,或者是国际上曝光比较多,就会比较强势。“Regen告诉界面时尚,“现在不是,是要长得美、能带货。”

模特竞争的战场开始从秀场和杂志封面蔓延至别处。

模特金玉洁(左)

当走秀不再是工作重心

然而,要立足于直播电商时代发展的品牌,向消费者输出亲民的姿态并不容易,职业模特的饭碗也正在遭遇素人和网红的抢夺。

男装商业品牌GXG在9月底做了一场线上羽绒服发布大秀,其中用了大约八个左右素人男模。在男模黄飞龙看来,“其实本季能一直工作的新人并不多,加上现在有素人的加入,竞争更加激烈了。”

这造成了大量模特转行。由于全球市场萎缩,Regen对界面时尚坦言,今年模特转行得特别多,依然坚持这份职业的模特少了很多。

男模黄飞龙参与XANDER ZHOU SS21系列走秀。图片来源:黄飞龙

整个2021上海春夏时装周期间,金玉洁总共只走了三场秀,剩下的时间都在进行广告拍摄。而初出茅庐的黄飞龙这次只走了设计师品牌XANDER ZHOU这一场大秀,同时配合品牌设计师周翔宇在showroom做了一次静态展示。

对于如今的年轻模特而言,走一场秀更像是一次个人品牌价值的加成。相比于广告拍摄或电商拍摄的收入,走秀收入并没有优势。几位设计师都不约而同地谈道,“模特都挺体谅独立设计师的,价格不会开太高。”

而如今,疫情后商业品牌和电商品牌密集的广告拍摄工作才是模特们的工作重心。龙腾精英国际部女装编辑和男模总监Nora Hu告诉界面时尚,随着市场恢复,许多广告拍摄和品牌商业活动选在上海进行,有些原本在北京的摄影棚还为此把摄影棚搬到了上海。

与此同时,疫情促使时尚和奢侈品牌快速向线上转移,直播电商的火爆催生了大量的平面拍摄和直播走秀工作,这也为职业模特带来了更多工作机会。

其结果是秀场工作变得更加边缘化。金玉洁坦言,她很少参加走秀面试,一方面是将工作重心从韩国转会国内后的她发现,国内有质量的秀很少,而另一方面也是广告拍摄等工作带来的收入更高,机会更多。

龙腾精英的两位经纪人对界面时尚表示,在疫情期间有清晰的职业规划和个人工作安排的模特更有生存的优势。在疫情期调整重心,接受更多元化的工作确实是顺势而为。

不过,Regen强调:“模特如果不把自己当成一个品牌来经营,其实很难不断上升,因此高质量地走秀还是很需要的。”

这样一来,职业规划的波动会为模特带来许多心境上的变化。那些有清晰职业规划的模特在疫情期间更能生存并突出重围。但在机会来临之前,模特们是否做好了随时抓住机会的准备,也至关重要。

黄飞龙为Louis Vuitton2021春夏男装系列走秀

黄飞龙目前在北京一所高校就读大三,入行才一年。他从去年入行开始一直没有什么工作,疫情期间一度感到绝望,但他没有选择离开这个行业。

真正帮他冲破困境的是今年8月办在上海的Louis Vuitton 2021春夏男装系列大秀。LV男装艺术总监Virgil Abloh在这场大秀启用的全是中国模特,黄飞龙在其中走了这场大秀的开场和压轴,获得了巨大的曝光机会。

这之后,工作开始有了起色,广告拍摄邀约逐渐增多,包括获得了与XANDER ZHOU、眼镜品牌木九十的合作机会。黄飞龙告诉界面时尚:“以往可能不一定有这样的机会,还算是运气好吧,不过还是得提高自身才行,自身优秀才可以在这条路上走远一点。”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