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双时制劳民伤财,为何在欧洲仍难废除?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双时制劳民伤财,为何在欧洲仍难废除?

一向以妥协和南北矛盾著称的欧盟也在标准时制问题上分为了两大阵营,分别时以葡萄牙和塞浦路斯为首支持永久夏令时的南欧国家,以及以丹麦、芬兰、荷兰为首的支持永久冬令时的北欧高纬度国家。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10月25日凌晨3时,欧盟27国的所有时钟统一回拨1个小时。2020年的夏令时至此正式结束,这也是欧盟自1996年全面引入夏令时和冬令时两种时制以来的第49次时制切换。

理论上而言,此次转换为冬令时本应是欧盟历史上倒数第二次的时制转换,因为根据欧洲议会此前的决议,欧盟各国将于2021年夏季之后彻底废除双时制。但是事实上,双时制在欧洲或许仍将存在很久。

负面健康影响

自从1916年德国首次推行夏令时以来,双时制于上个世纪上半叶就在全球三分之一的国家得到了普及。

虽然德国人在一战期间希望借助欧洲高纬度地区夏季日照时间长的地理特点,通过夏令时以实现人为延后日落时间、减少夜间照明需求和能源消耗的初衷至今仍然成立,但是自从2011年俄罗斯正式取消夏令时以来,关于夏令时的质疑声就开始逐渐响亮。

一方面,越来越多的研究和统计数据都在暗示,时制转换带来的生物钟扰乱对于孩童以及老年人群的健康存在影响。

根据德国医疗保险DAK以及民调机构Forsa的研究数据显示,29%的受访者表示在时制转换之后感到明显身体或心理上的不适,这部分受访者中的71%表现出疲劳症状,而63%则表示时制转换会带来睡眠问题。根据德国卫生部和医疗保险协会的统计,时制转换之后三天时间内的德国病假次数明显高于其余时段平均值。

另一方面,推广夏令时的初衷——即节能环保的作用也同样缺乏统计数据上的支持。德国四大电网企业之一的Tennet根据历年用电数据得出的结论则是,夏令时仅能够在居民非工业用电领域减少0.78%的用电量。该结论也得到了欧盟各成员国内阁的数据支持。

根据德国环境部联合欧盟各国环境部或工业部的研究显示,夏令时带来的能源节省量不超过1%。导致节能效果极其有限的关键在于,夏令时期间初春和深秋清晨额外的供暖需求几乎完全抵消了从夜间照明能源中挤出的节省量。

繁琐、无用、且有可能带来健康负面影响的双时制因此在过去十年之间变得越来越不受欢迎。

根据民调机构Forsa的数据,2013年时仍有29%的受访者赞成保留双时制,该比例在2019年则下滑到了19%。期间最具公信力、且调查样本量最庞大的一项民意测验,无疑是2018年8月由欧盟委员会官方发起的、面向欧盟所有公民的公众调查。

在460万参与调查的欧盟公民中,超过83%的受访者希望取消双时制。而460万人的参与程度更是远远高于政治意义更重大的《跨大西洋贸易及投资伙伴协议(TTIP)》公众调查,彼时参与欧美自贸协定调查的欧盟公民数量仅为15万。

依据这份明确的民意支持,时任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在2018年就表示:“民众想要的,我们就推进”。在欧委会和时任欧盟轮值主席国奥地利的推动下,彻底取消双时制成为了当时欧盟的重点议题。2019年3月,欧洲议会更是以410票支持、192票反对的绝对多数通过议案赞成取消双时制。

不过,布鲁塞尔方面的努力至此便戛然而止了。

碎片化的欧盟

废除双时制在欧盟层面究竟有多么困难,仅从欧盟权力机构三驾马车给出的不同时间节点就可见一斑。

首先做出反应的欧盟委员会希望于2019年废除双时制,欧洲议会则将时间点定为2020年,此后又为了给予各行业充分的适应时间而延后至2021年。至于欧洲理事会则表示在2021年之前难以废除双时制。其官方理由便是,欧盟委员会至今仍未向欧洲议会和理事会及各成员国出具取消双时制的评估报告。

之所以此份评估报告如此重要,其关键仍在于时制转换问题在政治和经济层面上对于欧盟内部统一市场有着重大影响。

根据欧洲议会和欧盟委员会的提案,在双时制被取消后,各成员国可以自由选择所在时区。而可能由此导致的碎片化时区分布,则被各方视为阻碍欧盟内部市场畅通的隐患。

虽然欧盟430万平方公里的核心领土面积横跨了零时区、东1区和东2区三个时区,但是得益于双时区在冬季和夏季的两头调配,西至西班牙、东至波兰的17个成员国目前均使用中欧标准时间(即东1区)。

一旦双时制被取消,即便17个成员国仍愿意继续使用中欧标准时间,但就取消双时制后采用冬令时还是夏令时作为新标准的矛盾也难以调和。

倘若全欧统一使用夏令时而取消冬令时,那么西班牙西海岸的旅游城镇将不得不承受冬至期间日出时刻为10时10分的尴尬,即便是法国布列塔尼半岛,届时冬至的日出时分也将被延后至10时07分;而如果使用冬令时而废除夏令时,欧盟东部地区夏季的日出时刻则将变得不甚合理,届时太阳将于凌晨3时15分在华沙升起,柏林的日出时刻也将被提前至3时44分。

自然,一向以妥协和南北矛盾著称的欧盟也在标准时制问题上分为了两大阵营,分别是以葡萄牙、塞浦路斯为首支持永久夏令时的南欧国家,以及以丹麦、芬兰、荷兰为首的支持永久冬令时的北欧高纬度国家。巧合的是,欧盟内部的南北矛盾此前在难民分配问题、新冠债券问题等议题上就已经十分突出。

至于“欧盟双核”德国和法国则在主张欧盟核心区域不应分裂成两个时区之外,拒绝对采用永久冬令时或夏令时表态。尤其是目前担任欧盟轮值主席国的德国在时制问题上的唯一态度仅是“重要的是确保内部共同市场的协调、避免时区孤岛”。

颇为讽刺的是,态度最为强硬的南欧国家葡萄牙和塞浦路斯因地理原因目前并未采用中欧标准时间,而同样拒绝让步的芬兰不仅亦没有选择中欧标准时间,对于夏季日照时间极长的北欧国家而言,冬令时或夏令时的影响其实十分有限。

更令时制选择变得复杂化的还有交通运输行业利益集团的游说。欧洲航空业协会Airlines 4 Europe (A4E)此前就表态支持永久夏令时。

此外,对于2018年欧委会牵头的公众调查可靠度的质疑也一直存在。即便有460万居民参与,但这依然仅占到了5亿欧盟总人口的不足1%,而且其中300余万的参与者均是有着时间“洁癖”的德国公民。

或许正如欧洲议会第一大党人民党EVP的卫生健康发言人彼得·里瑟(Peter Liese)所言:“如果各成员国连这样一个小问题都无法解决,我们如何才能解决难民、气候变化等大议题?”

得益于双时制的存在,法国西班牙等零时区的国家可以被并入中欧标准时间(东1区)。图源:维基百科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