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惹恼中东各国背后:法国和土耳其为何又掐上了?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惹恼中东各国背后:法国和土耳其为何又掐上了?

法国与土耳其在中东、地中海地区、能源问题,甚至亚美尼亚阿塞拜疆冲突中立场对立。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安晶

法国中学老师帕蒂被斩首案引发了一场意料之外的风波:土耳其打响第一枪后,科威特、沙特阿拉伯、伊朗、卡塔尔、巴基斯坦、巴勒斯坦等穆斯林为主国家出现了抵制法国的呼声。

10月26日,称法国总统马克龙需要“精神治疗”的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再度高调放话,呼吁土耳其民众拒绝购买法国产品。

法国外交部则发表了措辞严厉的声明,要求各国针对法国的抵制行动和“仇恨游行”必须停止。

从事件本身看,马克龙对法国世俗主义原则和表达自由的维护、拒绝谴责有关先知穆罕默德的争议性漫画引起了穆斯林世界的不满。

而在此次风波背后,马克龙在民调中的艰难处境、距离不远的总统大选;法国与土耳其在中东、地中海地区、能源问题,甚至亚美尼亚阿塞拜疆冲突中的对立斗争,都成为了激化事态的推手。

多国抵制

随着埃尔多安炮轰马克龙不尊重伊斯兰教、不懂信仰自由,黎巴嫩大爆炸后一直在中东扮演拯救者角色的法国一夜之间成为了被讨伐的对象。

约旦、科威特、伊朗、巴基斯坦、埃及加入了讨伐行列,批评法国出版有关穆罕默德的争议性漫画。

伊斯兰合作组织谴责“部分法国领导人”的表态威胁法国与穆斯林世界的关系。该组织在谴责以宗教为名的恐怖主义同时,也不满法国继续出版对穆罕默德的“亵渎”漫画。

在科威特和卡塔尔,部分公司和超市下架了法国产品;400多家科威特旅行社暂停前往法国的航班预订;卡塔尔大学则宣布推迟法国文化周。在沙特,抵制法国连锁超市家乐福成为社交媒体热门话题。

法国产品被下架。图片来源:Twitter

以色列,数百人于法国大使馆外举行抗议游行,谴责马克龙;在加沙地区,巴勒斯坦抗议者焚烧了马克龙的照片;在孟加拉,抗议者高举“马克龙是和平敌人”的标语;巴基斯坦议会则通过决议,要求政府召回驻法国特使。

孟加拉抗议游行。图片来源:Twitter

法国汽车和零售商在穆斯林为主国家中占有重要席位,该国也是北非的主要谷物出口国。

面对多国抵制,法国经济部长里斯特(Franck Riester)称目前还无法估算具体损失,但现在受影响的主要是法国农产品出口。

法国外交部则发表了一份措辞严厉的声明,要求各国必须停止对法国的“无意义”抵制。声明指出,此类行动曲解了法国捍卫思想自由、表达自由、宗教自由、拒绝仇恨的立场。

马克龙在Twitter上用法语、阿拉伯语和英语发文,强调法国“永不屈服”,“我们将一直站在人类尊严和普世价值一边。”

图片来源:Twitter

马克龙的表态也得到了德国、意大利、希腊、荷兰等欧洲国家支持。德国总理默克尔的发言人表示,针对马克龙的诽谤性言论“完全不可接受”。

国内困境

在《查理周刊》恐袭案审判期间发生的帕蒂被斩首案加深了法国民众对极端宗教主义的担忧。

斩首案发生之前,马克龙在本月初就法国的世俗原则发表了长达一个小时的讲话。在演讲中,马克龙称“伊斯兰教目前在全球面临危机”,他所说的危机包括“伊斯兰国”(ISIS)、极端主义瓦哈比派和萨拉菲主义。

为让伊斯兰教与法国的世俗社会更好融合,马克龙提出了一系列建议以管理清真寺和宗教领袖,例如为愿意签字接受法国世俗主义原则的清真寺提供政府资助和减税。

他同时承诺在12月推出打击“伊斯兰分裂主义”法案草案,禁止法国引入得到外国资助和培训的宗教领袖。

法国从1905年就确立了世俗主义原则,又在2004年成为唯一一个禁止女性在学校佩戴穆斯林头巾的欧洲国家。数年后,法国通过法案禁止民众在公众场合佩戴遮住脸和手的头巾。

皮尤研究所此前的调查显示,在欧洲国家中,法国的穆斯林人口占比最高,超过8.8%。但从2015年以来的多项调查显示,在就业面试时,法国穆斯林被拒的可能性远高于其他面试者。

在法国政府坚决维护世俗主义原则之时,受失业、居住环境、收入差别等现状影响,法国的穆斯林群体对其被边缘化日益不满。从2012年至今,法国遭遇的36起袭击都与极端宗教主义有关。

但自从欧洲难民潮、遭遇一系列恐袭后,极右翼民粹主义在法国崛起,极右翼政党国民阵线(现名“国民联盟”)支持率高涨。

法国《星期日报》上周日发表的民调显示,如果现在举行总统大选,国民联盟主席玛丽娜·勒庞将在第一轮投票中就击败马克龙。

勒庞将获得24%到27%的选票,而马克龙能得到23%到26%的选票。

在近期的其他民调中,马克龙与勒庞的支持率不相上下。2017年总统大选中,马克龙与勒庞双双进入最后一轮投票;下一次法国总统大选将于2022年4月举行。

对极端宗教主义采取强硬措施,成为马克龙吸引选民的筹码之一。

法土争权

在斩首案发生前,马克龙本月初的讲话已经引起了土耳其的强烈不满,法国有近半数伊玛目都来自土耳其。

除了宗教问题,更为重要的是,同为北约成员国的土耳其与法国近期一直在中东、地中海,甚至南高加索地区博弈,争夺地区影响力。

在叙利亚战争中,法国反对土耳其袭击库尔德武装;在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的冲突中,法国谴责土耳其派叙利亚雇佣兵帮阿塞拜疆作战。

在黎巴嫩贝鲁特港爆炸案后,法国行动最为积极。马克龙多次前往贝鲁特访问,一心想推动黎巴嫩改革、加强对该国的政治介入。

但黎巴嫩北部的逊尼派聚居地被土耳其视为其影响叙利亚局势的根据地之一。

每年有大量黎巴嫩学生在土耳其奖学金的支持下前往土耳其留学,四次担任黎巴嫩总理的哈里里还参加过埃尔多安女儿的婚礼。

在与土耳其直接利益联系更紧密的利比亚,法国支持军阀哈夫塔尔,土耳其则支持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

去年,土耳其与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签订地中海划界谅解备忘录,在地中海建立专属经济区、意图联合开展勘探活动,引发了塞浦路斯、希腊和埃及抗议。

东地中海,土耳其与希腊一直存在边界和能源勘探权争端。上周末,土耳其再次宣布延长在争议水域的天然气勘探行动,遭到希腊谴责。

法国则坚决支持希腊,力挺希腊、塞浦路斯和以色列计划修建的东地中海天然气管道。为协助希腊威慑土耳其,法国准备向希腊出售“阵风”战斗机、反坦导弹、鱼雷等各类武器。

而在此轮因宗教问题引发的对抗中,土耳其采取了动员其他穆斯林国家围攻法国的策略。

在周一呼吁国民抵制法国产品时,埃尔多安特意声称,在法国等西方国家,想要作为一名穆斯林正常生活已经“越来越难”。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