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思想界 | “全职太太”仅仅是依靠丈夫的寄生虫吗?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思想界 | “全职太太”仅仅是依靠丈夫的寄生虫吗?

本周的『思想界』,我们关注张桂梅反对全职太太引发的争议以及“打工人”语录的流行。

2008年3月12日,在丽江华坪任教的张桂梅。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陈佳靖

编辑 | 黄月

『思想界』栏目是界面文化每周一推送的固定栏目,我们会选择上一周被热议的1至2个文化/思想话题,为大家展现聚焦于此的种种争论与观点冲突。本周的『思想界』,我们关注张桂梅反对全职太太引发的争议以及“打工人”语录的流行。

张桂梅反对全职太太:成为全职太太不只关乎个人选择

最近,云南丽江华坪女子高中校长张桂梅在一档采访节目中的言论引起了网友们对“全职太太”的热议。在视频中,张桂梅称,她曾拒绝过一位女学生的捐款,原因是这位学生在结婚怀孕后当了全职太太,“我直接当着她老公的面说‘你给我滚出去’”。在她看来,从山村走出去的女大学生放弃工作,选择当全职太太,不仅让过去的努力付之一炬,还将面临被社会淘汰的风险。她还强调,女人不应该依靠男人,应该靠自己的能力立足。

一些网友表示,当不当全职太太是个人的选择,他人无权评判。也有不少人表示对张桂梅的理解,毕竟,如果没有张桂梅教导女学生们独立自强,也不会有1804名女孩考入大学,有机会改变命运。还有人联想到此前热播的电视剧《三十而已》中的全职太太顾佳,认为全职太太也可以是独立女性。不过,事件中的女学生黄付燕并没有顾佳那样优渥的生活和超群的能力。她在事后接受采访时表示,张桂梅的批评是“话丑理正”,而她也“及时整改”,在2019年考上了特岗教师。

张桂梅采访视频截图

新京报·书评周刊》作者肖舒妍认为,张桂梅对全职太太的极力反对固然有其语境,但也在某种程度上忽视了家庭主妇的付出和价值。长期以来,人们普遍认为家务劳动不能算是一份“工作”,至少不是一份有价值、有创造性的工作,但实际上,除了拿不到工资,全职太太与其他正式工作没有本质区别。首先,作者援引《看不见的女人》一书中的统计指出,家庭主妇每周的平均工作时间为77小时,几乎是标准工作时间的两倍,也超过“996”的工作时长,最忙碌的家庭主妇一周工作时间更是达到了105小时。其次,在考虑“在家带孩子”这件事的价值时,全职太太的付出并不能用普通家政工人的工作量来衡量,因为这其中还包括母亲为孩子付出的大量情感劳动。

另一方面,作者也看到,许多女性成为全职太太并非出于自愿,而是无法平衡工作与家庭后做出的无奈选择。正如事件中的女学生一样,她们在结婚生育前也有自己的一技之长和独立的事业,但随着孩子的出生,家庭经济压力骤然增加,当家庭收入不足以承担保姆、家政等额外支出时,在就业市场中处于劣势的女性往往只能选择暂时回归家庭,以实现家庭利益的最大化。在这种情况下,指责“全职太太”是依靠丈夫的寄生虫式生活,对她们并不公平。

电影《82年生的金智英》剧照 图片来源:豆瓣

除了在家庭内部创造价值外,全职太太所创造的社会价值也不容忽视。在电视剧《三十而已》热播期间,美国密歇根大学妇女学和历史学教授王政以及中华女子学院副教授李洁就曾在接受澎湃新闻的采访时,探讨过“全职太太是否是独立女性”“全职太太的价值是否应该得到肯定”等话题。两位学者都强调,全职太太实际上承担了社会再生产劳动。从历史上看,社会主义时期,公共政策承担了全民所有制和集体所有制职工一部分的育儿和家务负担(比如那时候企事业单位里有托儿所和食堂),而从全民所有制到经济私有化的过程中,政府卸掉了对再生产劳动的支付,将这部分返还给家庭,让女性无偿承担。在社会不再承认再生产劳动的公共价值后,女性的再生产劳动往往被视为家庭内部的事务安排和她们的心甘情愿。

在李洁看来,“全职太太”或“全职主妇”的称谓暗含了女性对自己所从事的再生产劳动的一种认可。这种再生产劳动远不止是体力和情感劳动,还涉及认知劳动,包括时间规划等,实际上是一种很复杂的、全方位的劳动,与物质生产劳动并无高下之分。如果再生产劳动的价值能够得到承认,全职太太实际上应当享有在其家务劳动基础之上丈夫的工资收入——因为这其中也包含着她的劳动付出。实际上,再生产劳动本就不是女性的专属,而是应该由所有人共同承担。

全职太太实际上是一种很复杂的、全方位的劳动

然而,在没有社会、文化和法律制度的保障下,现实生活中能够主动选择做全职太太,又不用担心经济问题的女性只是少数中产阶层,更多的全职太太还是被动做出的选择。王政认为,在这种前提下讨论女性的独立,首先要考虑的就是经济上的独立,即获得有报酬的职业。有经济上的独立,才能获得相应的选择自由。即使是那些因为生育而短暂退出就业市场的全职妈妈们,也需要提前为将来谋划,因为一旦选择做家庭主妇,就意味着加入一个非常被动、没有保护机制的群体。

不过,随着数字化时代的到来和就业市场竞争的加剧,女性也开始在主动与被迫之间,尝试去实践“全职太太”的多样化可能。正如新京报评论撰文所说,如今越来越多的“全职太太”并非传统意义上的家庭主妇,而是自由职业者。她们既不依赖丈夫,也不依赖某个固定的单位,而是自由地分配时间、独立自主地创造价值,很多“全职太太”仅凭一部手机就可以与社会“无缝对接”。因此,我们在看待“全职太太”时,也不宜一概而论。

“打工人”语录火爆背后:劳动者的现实困境与可能出路

“累吗?累就对了,舒服是留给有钱人的。早安,打工人!”

近日,一系列“打工人”语录在各大社交媒体流行。据网友考据,“打工人”梗源自up主“抽象带篮子”的打工人语录短视频,视频中,他一边感叹职场残酷、生活不易,一边用调侃的语气为辛苦的自己打气祝福。这种混杂着辛酸与无畏的情绪引起了职场人的共鸣,一时间,人人都发出了“打工人”的自嘲。

从本质上看,“打工人”与此前流行的“社畜”、“加班狗”等自嘲式的称呼类似,都指向了当代年轻人对职场和生活压力的不满。不同的是,“社畜”与“加班狗”都有明显的贬低自我的倾向,实际上是脱胎于“丧文化”,而“打工人”在其语境中则充满了正能量,让很多人联想到另一个用来加油打气的网络流行语“奥利给”。那么,“打工人”为何会掀起热潮呢?

界面新闻作者刘雨静观察到,当下年轻人的主流互联网语境,已经不再是体面精致的中产阶级和机场成功学织造出的“人人皆可走上人生巅峰”的梦,而是愈发引起人们关注的行业内卷、996和007工作制和对低线市场及小镇青年的关注。当代青年习惯了在生活压力之下的退缩式反抗,因此如今自嘲比鸡汤成功学更容易引起大众共鸣。此次事件中,up主“抽象带篮子”本人就是小镇青年出身,又有过高考失败、大专毕业、在工厂当保安等亲身经历,这些都塑造了他“底层人民”的人设,也让他口中的“打工人”梗更具说服力。

《晚安,打工人!》一文中,作者徐辰阳指出,“打工人”这一话术实际上来自带有浓厚的“底层叙事”色彩的“抽象文化”。“抽象文化”起源于斗鱼直播间,致力于消解所谓文明、得体、礼貌,试图解构高高在上的、故弄玄虚的伪精英文化。在“抽象文化”的受众们看来,伪精英们瞧不起底层打工者,但近年来,曾经被视为精英的白领阶层也渐渐发现自己难逃被职场压榨和抛弃的命运,他们体面的工作背后,是高昂的生活成本、996工作制度、职场PUA、末尾淘汰等现实困境。“打工人”之所以能够出圈,被白领们大肆使用,正是因为他们不堪忍受现状,只好借用有反精英、底层叙事与解构主义色彩的“抽象文化”来消解自身的焦虑。但这些内涵丰富的话术,无一例外是包裹在“正能量语录”外壳下的无奈、消极和抵抗。

“人人都笑打工人,人人都是打工人”——当“打工人”一词被各行各业、各个阶层的人通用时,它也揭示出如今劳动者们普遍存在的不安,尤其是白领工作被祛魅的现实。界面文化在不久前撰文梳理了白领工作从20世纪作为一个被向往的新阶级兴起,改变了当代人对工作的认知,到如今意义愈发遭到质疑的历程。作者林子人指出,这一变化其实是全球劳动者所共同面临的问题。在过去四十年时间里,新自由主义伴随着全球化进程席卷全球,从根本上改变了政治、经济和文化范式,将竞争确立为人类活动唯一合理的组织原则。

回顾美国、日本等发达国家的经历,林子人看到,新自由主义政策虽然在重建经济方面大获成功,但也引发了两个现象:一是国民贫富差距的拉大,二是减税政策造成了严重的财政赤字。这两点致使职场中开始出现福利削减、工资增速放缓、大规模裁员,以及各类“零工”激增的现象。近年来,随着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经济高速增长期被遮蔽的种种隐忧——劳资关系不对等、社会流动性收紧——也开始在中国显现出来。正如人类学家项飙在分析“内卷”时所说,目前高度一体化的市场竞争随着社会流动性的收紧,演变成了一种不允许失败和推出的机制。劳动者们除了继续打工和以“打工人”自嘲之外,很难找到其他的出路。

图片来源:图虫

新京报书评周刊的一篇文章也指出,现代人的工作早已被现实经验所祛魅。无论是互联网大厂的程序员、格子间的PPT女工,还是富士康的车间工人,大家都陷于日常大量的重复性劳作。更残酷的是,随着技术的高速发展,很多人面临的已经不是“不得不工作”,而是终将失去工作的宿命。如何在后工作的语境之下建立新的主体性,是“打工人”们亟待解决的问题。

文章作者进一步总结了几个走出当下工作困境的可能出路。在个人层面,争取懒惰权、主动辞职、岗位流动等方案都可以在职场范畴内为个人争取有限的公平与自由;人们也可以通过降低生活水准和财务管理,尽快摆脱“出卖时间换金钱的工作”,最终实现工作与生活的自由平衡。在群体层面,工友合作社模式可以联结包括在职员工与失业员工在内的广大群体,为改变工作中的不平等关系而集体分享、讨论和制定解决方案。制度层面的解决方案主要聚焦在组织制度与组织管理的变革上,如鼓励企业推行“做四休三”的工作制等。

参考资料:

“全职太太”没错,张桂梅也有道理,错的是谁?

https://mp.weixin.qq.com/s/SwGQMTLiC-zJ0FtM4p3eRw

李洁谈《三十而已》:全职主妇可以是独立女性吗?

https://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8416390

王政:女性独立和女性回家是一场持久的拉锯战

https://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8484510

不必苛责张桂梅的“不原谅”,也不必污名化“全职太太”

https://mp.weixin.qq.com/s/V_4v-mPoGnEGnI0tBb0P3g

“打工人”这个梗是怎么火起来的?

https://www.jiemian.com/article/5170659.html

晚安,打工人!

https://mp.weixin.qq.com/s/0q1rgFougiX7nrMYMeWBQQ

从“打工人”谈起:白领工作被祛魅,我们将面对怎样的未来?

https://www.jiemian.com/article/5197919.html

“早安,打工人”,是自嘲也是宽慰

https://mp.weixin.qq.com/s/Rctu4P4GVdNWvAK9z_IRIA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