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北京「养老驿站」进入3.0阶段:规范运营+市场导向+定位分工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北京「养老驿站」进入3.0阶段:规范运营+市场导向+定位分工

北京养老事业、养老产业高速发展,这种“先发展机构,再发展社区居家,通过机构辐射社区居家”的城市养老发展理念和路径将复制到全国新一线、二线、三线城市。

文IAgeClub  养老行者1988 

编辑I陈苗

2014-2016年,是北京“养老照料中心”政策的三年红利期,这期间,百余家养老机构充分利用“一事一议”的政策窗口期完成了布局和转型,这其中不乏某些中高端养老品牌。

图:椿萱茂双桥老年公寓(朝阳黑庄户养老照料中心)

2016年5月,北京基本完成了养老床位指标建设任务,按照《北京市养老服务设施专项规划(2015—2020年)》的整体规划,政策风口开始转向“社区居家养老”。

同年5月14日,北京市老龄委发布《关于开展社区养老服务驿站建设的意见》,首次明确提出:“从2016年开始,在本市社区层面展开社区养老服务驿站建设”。

图:诚和敬养老驿站官网

同年9月23日,北京首家养老驿站公司在工商(朝阳分局)注册,取名:北京诚和敬驿站养老服务有限公司,其目前在北京拥有百余家养老驿站,是该领域规模最大的连锁服务机构。

自2016年始,2017年、2018年、2019年,北京连续4年超额完成当年养老驿站建设指标,截止到2020年底,预计将完成1000余家。

这是养老驿站的1.0阶段:调动各种社会资源,快速完成驿站建设指标。

图:西城区双旗杆养老驿站

当时间来到2019年6月,一则题为《“标杆”养老驿站不到一年悄然关闭,养老机构该如何盈利?》的新闻引爆养老圈,作为北京标杆驿站项目,这个曾风光无限的项目在运营不到一年的时间内,就因为持续亏损而黯然收场。

如何盈利?如何生存?是摆在政府和养老驿站运营商面前的一道必答题。

其实,早在2018年5月,为鼓励养老驿站实现“自身造血”和“市场化生存能力”,以及“逐步减少对政府购买服务和财政补贴的依赖”,北京市民政局、北京市老龄委就联合北京市发改委、财政局、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共同发文《北京市社区养老服务驿站运营扶持办法》,其中:

明确规定了4项补贴政策:服务流量补贴、托养流量补贴、连锁运营补贴和运维支持,再加上政府对购买服务、驿站租金和驿站建设补贴的持续支持,补贴达到了空前力度。

这是养老驿站的2.0阶段:通过补贴力度的加大和补贴方式的调整,培养养老驿站的市场化生存能力。

图:北京市政协委员刘彦红

政策的初心是好的,但任何政策在刚刚颁布后,都不可避免地存在一些漏洞,在北京市政协十三届三次会议期间,北京市政协委员刘彦红带来“关于规范养老驿站建设的建议”的提案,她提到在2019年1至11月期间,北京市市长热线12345共受理有关养老驿站和养老机构方面的诉求来电1019件,其中养老驿站在规范化运营和收费问题上的投诉最多。

的确,据业内人士反应,在养老驿站快速发展的过程中,有些运营商为了“利用政策,套取补贴,利润最大化”,确实采取了一些“特殊手段”。

正是在这个大背景下,2020年10月20日,北京市民政局发布了《北京市社区养老服务驿站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就驿站运营主体、驿站责任片区、驿站负面清单、驿站运营管理、驿站安全管理、驿站监督检查和退出机制等方面作出明确规定,其中引起业内高度关注的是“十严禁”:

1、严禁驿站运营方违规倒卖、出租、出售、转让驿站经营权。

2、严禁驿站运营方擅自改变设施用途。

3、严禁驿站运营方无正当理由连续一个月以上不开展服务。

4、严禁驿站运营方提供虚假服务流量信息、冒领运营补贴。

5、严禁驿站运营方发生殴打、辱骂老年人等欺老骗老虐老行为,从事违背公序良俗、违背孝老敬老的行为。

6、严禁驿站运营方以任何形式开展赌博、宗教迷信、色情等违法违规活动。

7、严禁驿站运营方开展虚假宣传保健功能,开展未经审查发布保健食品广告以及发布虚假保健食品广告,以各种方式欺诈销售保健食品,或为其他经营主体推销活动提供支持。

8、严禁驿站运营方假借介绍保险产品名义,向老年人推销基金、信托、第三方理财、P2P网络借贷、股权投资、债权投资等非保险金融产品,以“保本高收益”引诱老年人出资购买等行为。

9、严禁驿站运营方承诺还本付息,以办理“贵宾卡”“会员卡”“预付卡”等名义,向老年人收取高额会员费、保证金或者为会员卡充值,非法吸收公众资金。

10、严禁驿站运营方从事与为老服务无关的行为。

图:某知名养老项目的养生理疗空间

可以说,以上“十严禁”都并非空穴来风,而是事出有因,真实发生并存在过 ,AgeLifePro也一直强调养老产业的良性发展,要坚守可盈利底线,但盈利的方式绝不是走入歧途,政府此举对养老行业的良性发展至关重要。

除此以外,我们在《北京市社区养老服务驿站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中还注意到2条重要的信息:

“可拓展开展市场化的养老服务,满足社会上普通老年群体个性化、市场化的养老服务需求。”

“各区民政局应指导街道(乡镇)与属地养老照料中心、驿站签订三方协议,明确各方的功能分工、权利义务、委托运营年限”。

这是北京养老驿站3.0阶段的重要标志:规范运营+市场导向+定位分工。

图:北京“三边四级”养老服务体系总图

近十年来,北京养老事业、养老产业高速发展,这种“先发展机构,再发展社区居家,通过机构辐射社区居家”的城市养老发展理念和路径将复制到全国新一线、二线、三线城市,这也是全国连锁养老企业布局的最佳选择。

而坚持市场化生存、规范化运营,无论是对养老驿站,还是对养老机构,抑或任何养老业态都同样重要,希望我们可以看到更多的养老商业创新案例,挖掘全龄段退休人群更多维度的真实付费需求。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