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美国大选还未落幕,但就业危机已经来了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美国大选还未落幕,但就业危机已经来了

“美国就业市场2024年前基本不可能恢复至疫情前的状态。”

排队领取失业救济金的人。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肖恩

虽然美国大选胜负未定,但有一点可以确定:疫情回弹带来的第二波失业潮将会是胜出者要面对的第一个严峻挑战。

当地时间4日公布的美国“小非农”ADP就业数据显示,10月美国企业就业人数增加36.5万人,大幅低于市场预期的增加65万人和前值75.3万人,达到7月份以来的最低谷。这意味着私营部门就业市场的复苏脚步大幅放缓。

从具体行业看,10月服务业就业机会增长最多,有34.8万个,而制造业仅有1.7万个。

ADP数据是对美国非农就业人口的提前预测,对金融市场有较大影响力。该数据由美国人力资源数据供应商ADP研究所根据穆迪分析(Moody’s Analytics)采集自全美约50万家企业的数据估算得出,通常与劳工部报告的官方非农就业数据存在明显差距。9月的ADP数据比官方数据高出9.2万,8月则低于官方数据。

美国劳工部将于6日公布10月的非农就业报告。经济学家此前预计,上月增加53万个就业岗位,失业率约7.7%,较9月下降0.2个百分点。这是史上在美国大选前一个月的最高失业率。如果特朗普最终在大选中失利,他将是近80年来首位卸任时就业人数比就职时低的总统。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对比了1939年有记录以来历届总统任期前44个月的就业情况后发现,仅有两位总统任期内就业岗位数量呈负增长。其中小布什在第一个任期结束时全国就业岗位减少了60.5万个,但在第二个任期内迅速回正。而特朗普在任的前44个月中,美国就业岗位减少了390万个。

图片来源:CNN

劳工部的数据显示,9月美国增加66.1万个就业岗位,虽然较最低谷时期已经收复近一半失地,但与2月疫情爆发前的水平相比仍有1070万的差距。在疫情和就业双双步入寒冬的当下,如何填补这一缺口是新一届总统的首要难题。

与特朗普经济优先的原则不同,拜登提出的经济政策更偏保守谨慎。他不赞成全国性封锁,但要求地方在疫情得到控制前不能轻易放松。穆迪分析的首席经济学家赞迪(Mark Zandi)认为,拜登的策略将有助于就业市场更快复苏。

而保守派智库卡托研究所(Cato Institute)的经济学家爱德华兹(Chris Edwards)等人则更支持特朗普的自由市场立场。

据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的实时统计数据,美国3日新增91530例确诊病例,是疫情以来的第二高纪录。多州收紧防控措施,旅游、酒店、餐饮等行业再次陷入停滞。加上两党迟迟未能出台新一轮刺激计划,第四季度就业市场复苏动力不足,甚至可能出现新一波失业潮。

新闻网站Axios报道称,第二轮失业潮不会像第一轮一样迅速爆发。虽然目前就业岗位净值还在增加,但长期和永久性失业群体也在扩大。一批企业出于缩减成本或并购战略的需要,走上裁员的道路,例如上月底的埃克森美孚、雪佛龙、嘉信理财集团等。还有一批彻底倒在疫情阴影中,以破产倒闭告终。

劳工部的数据显示,截至9月美国永久性失业的人数增加到380万人,占失业人数的约30%。布鲁金斯学会6月预测,42%在疫情中流失的工作岗位将永远消失,不少人被迫迁移或转行。

而政局不确定也使企业在支出时更谨慎,不利于就业市场扩张。

CNN还指出,即便是今年4月达到14.7%的顶峰的失业率也不能真正展现出美国就业市场的脆弱。有一大部分因为缺乏合适的的工作机会、担忧疫情、或者留在家里照顾老小等原因自动退出劳动力市场的人并没有被纳入统计,其中大部分是女性。标普上月发布的报告指出,如果加上所有主动退出劳动力市场的人,9月美国的失业率可能达到10.3%。

报告预计,美国就业市场2024年前基本不可能恢复至疫情前的状态。

对就业前景的焦虑也影响着选民的选择。在失业率最低的内布拉斯加州,特朗普以近20个百分点的支持率优势领先于拜登,已经锁定胜局。该州9月失业率为3.5%。不少选民称,特朗普在经济上的贡献是他们支持他的主要原因。同时他们也倾向于把眼前的经济困境归咎于疫情,认为这是超出总统控制范围的情况。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