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抱团涨价 发改委开出首张药品价格垄断罚单

全面放开价格管控,药品定价交由市场决定之后,如何判定定价是否合理?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五家药企因为抱团涨价,收到了国家发展改革委近400万元的罚单,这也是我国2014年放开低价药价格以来查处的首例药品价格垄断案。

国家发展改革委1月28日称,对重庆青阳、重庆大同、江苏世贸天阶、上海信谊联合、商丘华杰等五家公司达成并实施低价药别嘌醇片垄断协议案依法作出处罚,合计罚款399.54万元。

别嘌醇片是一种治疗因尿酸过高引起的高尿酸血症、痛风的常用药物,被列入国家基本药物目录和国家低价药目录,价格低廉,在临床上使用广泛。全国获得别嘌醇片批准文号的生产厂家有15家,2014年以来实际只有重庆青阳、江苏世贸天阶、上海信谊联合三家企业生产别嘌醇片。

2014年4月至2015年9月,重庆青阳及其关联销售公司重庆大同、江苏世贸天阶、上海信谊联合及其别嘌醇片独家经销企业商丘华杰,作为生产销售青阳、世贸天阶、信谊品牌别嘌醇片的三方经营主体,先后四次召开会议,达成并实施了垄断协议。

五家企业协商统一上涨别嘌醇片价格。2012年至2013年,别嘌醇片市场销售均价约为5.8元/瓶,2014年4月,五家企业经过协商,决定将别嘌醇片销售价格提高到不低于18元/瓶;2015年1月起又提高到23.8元/瓶。

此外,重庆大同、江苏世贸天阶、上海信谊联合三方还分割销售市场,协商划分了销售区域,必须在划定区域内进行招投标,不得到其它区域投标或议价。

国家发改委表示,重庆青阳及重庆大同、江苏世贸天阶、上海信谊联合及商丘华杰作为生产销售三个品牌别嘌醇片的独立市场主体,属于具有竞争关系的三方经营者,达成并实施统一上涨别嘌醇片价格、分割销售市场的垄断协议,违反了《反垄断法》第十三条的规定,严重排除、限制了别嘌醇片市场的竞争,对2014年4月以来别嘌醇片价格上涨具有重要推动作用,增加了广大高尿酸血症和痛风患者的药费负担,损害了消费者利益。

2015年1月1日起,实行了近20年的药品政府定价机制迎来史上最大规模的改革。国家发改委取消了原政府指定的最高零售限价或出厂价格。通过医保控费和招标采购,让药品实际交易价格由市场竞争形成。

这意味着,握有药品定价权力的发改委将自愿放弃自己的这项权力,2700余种政府定价和指导定价的药品将全面放开价格管控,药品定价交由市场决定。

在原有的定价模式下,一方面,政府定价无法解决某些药品价格居高不下的问题,而且日益滋生越来越多的定价寻租和医疗腐败问题,另一方面,廉价有效的药物由于缺乏利润,没有厂商愿意生产而逐渐消失。

放开药价后,这些问题在一定程度上得到了解决。政策出台不久,稀缺的廉价药地高辛就从原来的每瓶6.7元暴涨近10倍。不过,由于药品是根据成本重新调整价格,并没有被认定为垄断。

但新的问题又随之出现。重庆青阳等五家企业的恶意抱团涨价显然违背了市场规律,也对正在调节的药品交易市场造成了损害。

国家发改委价格监督检查与反垄断局副局长卢延纯明确表示,市场主体的确可以履行自己定价的权利,但是在受到法律约束的前提下。根本的转变是,过去大部分药品是政府定价,现在是市场主体自己定价。但不是想怎么定就怎么定,仍然要接受法律的约束,要保持合理利润。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3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