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垄断

TikTok收购也让美国政府对科技巨头的态度出现矛盾:一方面国会想打击少数几家公司的主导地位,同时却又允许另一家巨头加强实力。

在疫情影响下,小企业不堪重负,大企业更有收购的动机。

20多年前接受了反垄断调查听证的盖茨说:祝他们顺利。

数据垄断红与黑,数字经济下的数字资源该如何配置?

数字时代下的数据要素,垄断虽迟必到。如何数据反垄断?反垄断有多难?

《反垄断法》修订草案有哪些亮点和不足?

现行的《反垄断法》在应对新经济、新问题时捉襟见肘,推进《反垄断法》修订是完善国家经济治理体系的举措。

陈永伟:数据真的能被科技巨头“垄断”并用来作恶吗?

所谓“数据垄断”其实并不是一个十分明确的概念。在现实中,它似乎很难存在,即使存在,其所谓的危害也是颇为值得商榷的。基于此,个人认为在数字经济条件下,不应过于强调“数据垄断”这一概念。

慕峰:视觉中国的买卖,或在“滥用市场支配地位”

视觉中国等个别网络版权代理企业,根据其自己的公开描述,依据其版权布局和这几年的商业策略,已有可能成为中国网络图片版权领域具有市场支配地位的企业。它们目前的商业模式和商业行为,已有可能构成上述《反垄断法》第十七条所列“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行为。

这起影响全球八成汽车板的铝行业收购案,引发了欧盟反垄断担忧

欧盟委员会将于8月8日前作出最终决定。

梯若尔:互联网时代的规制难题与竞争政策

竞争政策最值得重视。而规制以及拆分政策,都不值得在新经济中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