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灵活就业成新趋势,骑手成最受欢迎新蓝领职业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灵活就业成新趋势,骑手成最受欢迎新蓝领职业

调查报告显示,超过50%的外卖骑手对自己的工作持满意或者比较满意的态度。

文|字头社

就业问题,一直以来都是关系国计民生的重大课题。

在疫情等各种因素叠加影响下,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把「就业」摆到了一个空前重要的位置——不仅把「稳就业」放进了「六稳六保」的首位,也提出了诸如「城镇新增就业900万人以上」等一系列实实在在的参考指标。

过去十多年来,互联网平台的影响持续扩大,也造就了以新蓝领为代表的新就业形态,创造了巨大的岗位需求。在购物、餐饮、住房、出行等与科技创新和数字经济紧密结合的领域,新蓝领阶层也发展出了诸如快递员、外卖骑手、房产经纪人、网约车司机等大量职业,成为了城市的主体就业人群之一。

而根据第三方数据机构DCCI最近发布的新蓝领调研报告显示,在诸多的新蓝领职业中,从收入、时间自由度等维度来看,骑手这一岗位正在变得越来越有吸引力。

新就业形态已成日常

进入千禧年后,随着「十五计划」人口、就业与社会保障重点专项规划的提出,「灵活就业」一词开始频繁出现在各种官方文件中。

由于工作时间自由度较高、门槛较低适应面广等特点,灵活就业已经是我国劳动力市场中的一种重要的就业形式。而随着「互联网+」的全面推进,灵活就业呈现出更多的新特征,新一轮的信息技术革命也催生了「新就业形态」这一概念。

在新形态下,网络平台成为不可或缺的重要支撑。科技互联网的迅速发展推动了平台型企业的快速崛起,有别于传统意义上的企业,平台型企业利用自身的技术优势,让供需双方的低成本高效对接成为可能,进而形成了一种基于「用工单位×平台×个人」的新型用工模式。

而以外卖骑手为代表的新蓝领阶层,因其显著区别于传统企业的组织管理和薪酬发放方式,成为了这种新型用工模式的代表。

举例来说,平台型企业对餐饮商户的订单进行汇总分析,再规划出最优配送方案,派发到不同的外卖骑手身上完成任务。这种模式的优势十分明显,餐饮商户得以用远低于单独雇佣外卖骑手的成本,实现更多的订单量和更高的营业收入;而骑手的收入则回归最实用的多劳多得模式,薪资水平与任务完成量和质量呈现出极强的正相关关系。

而有别于传统的雇主与雇员建立严格的契约关系,新就业形态下的劳动者通过跨越时空的网络平台,可以同时服务于多个雇主。白天坐班的白领,晚上可以开网约车;高峰时段外的外卖骑手,也能自由地兼职做家教……在劳动时间、劳动强度、所受到的约束程度等方面,劳动者拥有了更多的选择权,也越来越脱离传统的二元的雇佣制度,形成一个雇主、平台和雇员之间灵活交错的原子化的拓扑网络。

正如美国未来学家约翰·奈斯比特在《大趋势》一书中所预言的——「人们将从一个自由选择受限的非此即彼的社会,迈入一个充满多元选择的社会。」

骑手为何越来越吃香?

QuestMobile最新发布的数据显示,在截至2020年7月的四年间,新蓝领阶层的月活用户数从1548万增长至3379万,规模增长超过一倍,年均增长率高达21.5%,一二线城市的新蓝领活跃度最高,但随着下沉经济崛起,三线及以下城市也开始奋起直追,增长潜力巨大。

而新蓝领年轻化的特征也十分明显——目前80后和90后是新蓝领阶层的主力军,合计占比接近七成,于此同时,00后生力军也在陆续加入。

在雨后春笋般冒出的新蓝领岗位当中,外卖骑手和快递小哥由于群体数量庞大、类比性强、社会认知度高,经常作为最具代表性的岗位之一被提出来。数据显示,外卖骑手和快递小哥使用工作端APP的月活数分别是493.9万和248.7万,反映了人们更倾向于选择外卖骑手作为职业。这背后的原因主要有两个:

  1. 外卖骑手拥有比快递小哥更高的收入水平。DCCI数据显示,有40.3%外卖骑手月收入超过了代表较高收入水平的9000元,而快递小哥中达到此收入水平的比例为38.3%——更高的收入,是外卖骑手在新蓝领中更受欢迎的一大原因。事实上,DCCI调研的结果也显示有超过一成的外卖骑手有过当快递小哥的从业经历。
  2. 外卖骑手在工时安排上更为灵活,则是其在新蓝领岗位中吃香的另外一个主要因素。调研数据显示,有44.3%的人群因为时间自由度高而选择了外卖骑手的岗位,与之相对的,则有超过四成的快递小哥因为时间不自由而离职。

由于餐饮业具有典型的高低峰效应,因此也使得与之紧密结合的外卖骑手的工作具有工作时间相对集中的特点,虽然需要在订单高峰期承受较大的配送压力,但换来的是在高峰期以外更为灵活的工作时间安排。

而快递行业由于经过了多年发展,随着电商普及率和电商之间、快递之间竞争达到空前的水平,导致日常包裹量增多、毛利降低等原因,快递小哥在工作负荷增大的同时,收入增速相对缓慢。相比而言外卖骑手由于具有更高的投入产出比,自然而然地也更受欢迎。

从餐饮配送到全品类配送,随着网约配送服务品类的延伸,外卖骑手在本地生活服务中的作用逐渐提升。更高的收入、更灵活的工时安排、较低的门槛、不断延伸拓展的服务品类,都使得外卖骑手成为人们进入新蓝领阶层的优先选项。

超50%骑手对自己工作满意

外卖骑手们不辞万里的奔波,不仅方便了我们的生活,更创造了经济价值和社会价值,已然成为了城市发展重要的软基础设施之一。

新京报智库近期发布的《外卖骑手职业可持续发展调查报告》也显示,超过50%的外卖骑手对自己的工作持满意或者比较满意的态度。有超过一半的外卖骑手从业时间超过一年,其中具有两年以上从业经验的占比更是超过三成。

工作时间自由、收入稳定则是最让外卖骑手满意的因素。外卖骑手这个职业对他们来说,不仅是稳定的收入来源,更是他们融入城市,打开、提升职业道路的通道,使他们在异乡的漂泊城市中立足,获得别人的肯定和认可,共同为社会添砖增瓦。

新京报的报告显示,大多数外卖骑手认为有些外部因素无意间占用了他们的配送时间,使他们配送时间减少,导致他们被迫加快骑行速度,这是影响他们交通安全的最重要原因。

据新京报调查报告显示,餐饮商家出餐较慢是影响配送时间的最主要因素,每次接单差不多30分钟左右,但是有些餐厅比较注重堂食,在外卖业务没有流程化、规范化地操作,就会出现拖餐和卡餐,导致外卖骑手配送时间被大幅压缩。

有评论指出,某些餐饮商家的外卖业务,并没有考虑外卖骑手的感受,不会想如果让外卖骑手多等一分钟,他们路上就会少一分钟,他们就会着急,就容易出事。如果餐饮商家也可以将心比心,以外卖骑手安全为根本,站在外卖骑手角度考虑问题,就不会拖延出餐时间。

结语

今年年初,人社部正式公布「网约配送员」这一新职业,从官方上正式认可了「外卖骑手」的职业身份,这意味着外卖骑手职业的规范化得到了实质性的推进。

回想起今年上半年,不少行业受到疫情的冲击,也对整个就业环境产生了影响。但数据显示,美团今年上半年,仅新入职骑手已超100万。今年以来,健身教练、群演等职业转型骑手的新闻屡见不鲜,骑手成为疫情期间一个极为重要角色。可以说,骑手这一职业也理所当然应该得到全社会的认可。

这是一个有趣的现象。也许放在十年前,你可能很难想像得出骑手、网约车司机、主播等新经济下的灵活就业,会成为一个让人习以为常以及被社会认可的正规职业。而如今,我们却举双手赞成,接受并拥抱了新的变化。

来源:字头社公众号

原标题:灵活就业成新趋势,骑手成最受欢迎新蓝领职业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