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如何叩开海外艺术名校大门,这家公司为艺术生支招|界面创新家㊶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如何叩开海外艺术名校大门,这家公司为艺术生支招|界面创新家㊶

作品集是海外名校的“敲门砖”。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查沁君

在相对火热的留学赛道中,艺术留学属于小众的细分赛道。

据教育部3月份数据,过去一年,我国留学人数达66万,同比增长8.83%。“每年的艺术留学生差不多有四五万人,今年受疫情影响,估计要打个六七折。”维欧国际艺术联盟创始人赵鑫告诉界面教育。

与工科、商科留学相比,艺术留学具有其独特性。除了提供语言成绩、个人基础材料之外,还需要个人作品集作为申请的敲门砖,而这一项往往直接决定是否发放offer和奖学金。

但是国内教学并不以个人作品集为导向,这与海外学校的申请要求存在鸿沟,同时也为艺术留学培训市场留下想象空间。以作品集输出为导向的艺术留学培训机构,也成为艺术留学生的备考刚需。

资本也为艺术留学市场添了把火。新东方控股的斯芬克、ACG通过与美股上市公司的联姻,相继实现资产证券化;维欧、SIA、美行思远、PSone等艺术留学培训机构也都陆续完成融资。

作品集是海外名校的“敲门砖”

2011年,赵鑫刚从北京服装学院毕业,那年维欧也正式成立。艺考出身的他,深知“国内大学在全球范围内的艺术设计方向上是落后的”,身边不少同学都有出国学习艺术设计的需求,这让他意识到“这是一个有发展潜力的市场”。

最初是帮助学弟学妹完成申请国外学校的作品,随后公司逐渐发展成型,为高中、大学和初入职场的人提供设计教育培训,包含服装、珠宝、平面、动画等近40门相关课程,并延伸了培训后的留学服务以及职业对接服务。2018年,维欧完成2000 万元A 轮融资。

区别于其他专业留学,作品集是艺术留学的刚需部分。作品集是根据个人的艺术风格、创意理念,进行针对性、系统性创作而得出的艺术作品集合,是留学申请的一项考核标准。

“海外学校的申请要求与国内艺术教学存在一定差异。”赵鑫告诉界面教育,国外是以作品为目标导向,而国内是按课程大纲分版块教学。

比如设计户外运动的系列服装,从主题、到特殊面料的创新研发、再到创新版型工艺,到最后作品的完整呈现,海外学校的方式是对应老师指导帮助学生完成;但国内学服装设计可能从制版课、手绘课、面料课分块教学,但是每一个课的结果都不是最终的作品结果。

这个“落差”构成艺术留学培训的空间。作品集辅导也成为艺术留学服务机构的主要收入来源。据蓝鲸援引业内人士消息,一般作品集辅导的费用价格区间在几万到十几万不等,艺术类留学的毛利率大概在25%-35%。根据项目差别,利润点也有所不同。比如做日韩国家的艺术类留学毛利率相对来说较低,因为申请门槛本身比较低。

根据ACG之前挂牌新三板时的财报来看,2016年、2017年和2018年中期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996.15万元、959.69万元和888.19万元,盈利增速明显。赵鑫告诉界面教育,维欧去年营收是1.2亿元,今年预计8000万元。

教学上,维欧将国外的教学模式和课程体系引入国内。目前采用工坊式教学模式,每个细分品类设有配备相应设备器械的工坊,学生可在其中进行学习、开发和自由创作。

具体操作是,每个作品集可能包含4个项目,每一个项目都会有一个从主题到作品的完整实现过程。比如今年会分几大类主题,关于疫情、自然、女性、战争等,由培训老师带着学员完成完整实践过程。

对于艺术留学机构来说,早期的门槛仍然是优秀师资人才。赵鑫介绍,维欧全职老师100多人,兼职老师约1000人左右。他强调,全职老师都是海外名校背景,才能将海外学校的学习经验带回国内。

所以除了通常的招聘网站外,维欧在招聘人才时,也会与各大国际艺术院校合作。这些年来,维欧给国外院校稳定输送学生,这些毕业生也成为维欧的师资资源,以此构成良性循环。

未来竞争是从培训走向办学

受疫情影响,维欧的留学业务也遭受到一定冲击。赵鑫也早在疫情之前就转换思路,他也意识到,受留学人群、赛道和国际环境影响,艺术留学的天花板是有限的。

在业务层面,除了原有的艺术留学业务之外,还拓展了职业教育、中小学艺术教育业务。通过延伸用户的上下年龄层,将艺术培训人群放大。

其中,艺术留学是主营业务,占总体营收比例85%,职业培训占15%。在学员数量上,去年留学学员达1500人,逾3000人偏职业教育培训。

“艺术设计类培训,未来是一块较大的市场。因为设计本身是一个大课题,不光有出国学设计的需求,国内也存在需求。”赵鑫介绍,今年的突破重点在于多年龄段的课程设计,已经开发至低年龄的中小学课程。

“传统观念中,小孩学美育就是画画,那只是狭义上的美术课,更广义的艺术,包含美术、设计等。”赵鑫说道,而设计又包含家居设计、空间设计、服装设计,图案设计、插画设计等多个维度。

而聚焦成年人的职业教育,在他看来也充满潜力。一方面,目前国内高校的艺术设计专业学生缺乏足够的产业认知,同时其课程与产业脱节;另一方面,时尚企业也具有人才需求。

“学员在学了设计之后,到底是去迪奥、李宁实习,还是去优衣库实习,这其实是我们为他创造的第二层服务和产品。”赵鑫说道。

在服务学员的同时,维欧还同时拓展了TO B业务,衔接高校和企业。一是,通过人才积累建立人才平台,帮助企业对接相应人才;二来,利用其艺术人才积累孵化潮牌;三是,输送课程给高校,推进校企合作。

对于未来的发展计划,赵鑫透露,“国际艺术高中是今年到明年维欧一个大的战略合作方向。”目前规划的两家基本上能在明年9月份开始招生。

在赵鑫看来,传统的国际学校,其管理模式和上课节奏没有办法让艺术生充分发挥,“很多国际学校的艺术生,还是需要出来找我们这样的培训机构去提升,但如果有一所国际艺术学校,学生就能从高一到高三都保持每周两三天以上的专业课学习,可能也就不需要校外培训了。”

从维欧这九年来的发展轨迹看来,单瞄准艺术留学这一块培训市场是远远不够的。“过去的竞争壁垒在于快速打品牌、拓展市场。我们的特色和壁垒是工坊式教学、专业性强的名校教师。”但随着行业内的几家头部公司相继融资、背后有上市公司支撑后,未来的竞争已经变成如何从培训走向办学,“因为培训是短期的,教育是长线的。”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