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疫情压垮了老牌数字营销公司好耶,曾被资本青睐几度命运沉浮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疫情压垮了老牌数字营销公司好耶,曾被资本青睐几度命运沉浮

近年来全球广告营销行业遭遇的“寒冬”尤为明显。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马越

编辑 | 牙韩翔

12月10日晚间,一封被曝光的邮件消息在广告营销圈内引发震动。好耶(Allyes)集团人力资源部发布了“公司停工停产通知”,称公司受疫情影响,业务萎缩经营困难,员工在家待岗。

好耶人力资源部通知截图

该通知称公司从2020年12月11日开始停工停产。停工停产的员工在家待岗,从通知之日起30天内,薪资按照劳动合同的约定发放,从2021年1月11日起,公司按照当地最低工资给予支付,社保缴纳基数不变。

好耶成立于1998年,是一家集互联网广告技术服务、线上营销服务和效果营销服务为一体的网络互动营销服务公司,在上海、北京、深圳、广州都有分支机构。

好耶以技术起家,创始人是毕业于上海大学通信系的王建岗,可以说是国内最早的互联网广告公司之一。这家公司在2000年代初的互联网泡沫中活下来,并获得资本青睐。但在多方资本的运作之下,这家一度成为行业领头羊的公司,遭遇了被不同资本方几度转手、创始团队出走,在移动互联网时代转型缓慢,最终疫情成为压垮它的最后一根稻草,落得如今全面按下暂停键的命运。

2000年初,好耶获得了IDG资本的投资。在之后的5年时间里,好耶保持了每年超过50%的高速增长。2004年,好耶的营业收入达到2亿多元,利润则超过了2000万元,几乎占据当时互联网广告行业的半壁江山。

2005年,美国橡树资本投资了3000万美元。2007年,分众传媒分别以7000万美元现金和1.55亿美元的分众股票并购好耶,同时约定如果好耶能在2007年4月1日到2008年3月31日的12个月里达到特定收益目标,将再支付价值7500万美元的普通股。

但很快,创始人王建岗发现,分众的路子与他最初创立好耶时“以技术为驱动”的目标相违背,为了保证投资人的利益,完成净利润业绩目标,好耶在技术投入上开始保守,牺牲掉一些创新。“收购改变了所有事。”在被分众收购后不久,王建岗便离开了他一手创立的公司。

分众对好耶的拥抱也没有持续太久,在整合不力后,分众最终于2010年将持有的好耶公司62%股份以1.24亿美金现金转售给银湖投资。

2015年,华谊嘉信以5.87亿元收购好耶集团数字整合营销业务。

2019年11月29日,华谊嘉信宣布出售浩耶信息科技(上海)全部股份给嘉兴仕吉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而“浩耶上海”就是好耶的数字整合营销业务板块。

根据中联资产评估集团有限公司出具的《资产评估报告》,截至2019年9月30日,浩耶信息科技的评估值为4600万元人民币,经双方协商整体交易对价为5000万元。此次交易仕吉网络无需向公司支付现金,而以承接公司对浩耶信息科技的5000万元债务作为对价。

这也意味着,与2015年5.87亿的收购价相比,好耶的数字整合营销业务板块的估值缩水了9成。

好耶的命运沉浮,只是眼下广告营销行业时代变化的一个缩影。近年来全球广告营销行业遭遇的“寒冬”尤为明显,根据市场调查公司WARC最新的报告,今年全球广告支出将减少634亿美元,降幅为10.2%,是2009年大衰退期间降幅的两倍。广告花费至少需要2年时间才能从疫情的影响下恢复过来。

广告花费缩水,则直接会影响广告营销公司的业绩。全球不少大型广告集团都在面临业绩下滑、裁员降薪的局面,包括WPP、阳狮、电通、宏盟、埃培智在内的大型跨国广告集团都纷纷采取了裁员、降薪的方式削减成本。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