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战乱阿富汗:18位幸存平民讲述生死时刻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战乱阿富汗:18位幸存平民讲述生死时刻

“嗨,兄弟……我的胃被打中了……我不知道谁开的枪……伤的很重……我能看到自己的肠子在我的摩托车上……”电话那边没了声音。他出门只是为了给家人打水。

2015年9月6日,阿富汗马扎里沙里夫,遇难民众亲友悲痛欲绝。一群不明身份的武装分子在阿富汗北部袭击一辆小型巴士,枪杀13名平民。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阿富汗战事在2015年造成的平民伤亡再次创下历史新高,而在这些冰冷统计数字的后面,是一个个惨痛的故事,是一个个鲜活生命的逝去。

联合国阿富汗援助团(UNAMA)2月14日发布的一份报告称,2015年共记录有11,002名阿富汗平民在该国武装冲突中伤亡,其中3,545人死亡、7,457人受伤,伤亡数字再次创下纪录,较此前一年增加4%。

相关阅读:阿富汗战乱平民伤亡再创纪录 妇女儿童受袭增加

自UNAMA于2009年开始系统记录平民伤亡数字以来,该数字呈逐年上升趋势。联合国秘书长阿富汗事务特别代表、UNAMA负责人尼古拉斯·海索姆(Nicholas Haysom)称,这种“对平民的伤害完全不可接受”。

在阿富汗首都喀布尔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海索姆表示,尽管数字本身已经很“糟糕”,但报告中的统计和百分比并不能真正反映出这种现象的恐怖。

相关阅读:中国需要以何种姿势参与阿富汗的未来?

那么,这些为人们谈论的数字背后,其真实代价要用什么衡量?海索姆说,那是“儿童残缺的尸体,在遭受损失后艰难生活的群体,同事和亲属的悲痛,不得不在失去养家糊口者后过活的家庭,为失去孩子痛心疾首的父母,以及为失去至亲而痛不欲生的孩子”。

2009年来,阿富汗国内战乱造成的平民伤亡数字。来源:UNAMA

作为眼睁睁看着亲友猝然死在身边的目击者,劫后余生的他们有着不堪回首的痛苦经历。海索姆说,这些才是这份报告中所描述行为带来的真实后果

“在我喂完我的小宝贝,把他放回去睡觉后,我喝了口水回到床上。就在这时传来一声巨大的爆炸,我家屋顶开始坍塌。我眼看着屋顶向我砸来,失去了意识。在我睁开眼时,我发现自己的手、腿和后背都在流血。我想站起来,但我动不了。20分钟后,我听到丈夫在一次次呼喊:‘其他人呢?我的父亲,我的父亲!’爆炸让他和我儿子受了重伤,我的小叔子失去了双眼。我们家现在穷困潦倒,失去了一切。”

——2015年8月7日,喀布尔市Shah Shahid区,一次自杀式汽车(土制)炸弹袭击造成15位平民死亡,283人受伤,数百间房屋被毁或受损。

“下午晚些时候,政府部队开始与达伊沙(Daesh,即“伊斯兰国”,ISIS)交火。我父母做出决定,认为我们应该离开家。在我们抵达Marko村时,我们的车轧到路上的一个土制炸弹装置,我失去了意识。我真的不知道这一切是如何发生的。我在医院恢复了意识,发现孩子们和其他家人都受了伤。”

——一名压板式土制炸弹爆炸的20岁幸存女子。2015年9月30日,楠格哈尔省Achin区的Mulazim Talaw地段,爆炸造成一名平民男性死亡,七人受伤,包括四个男孩,两个女孩和一名妇女。

“那是周五下午。我去清真寺祈祷,和其他孩子坐在一排人的最后。突然间,一枚迫击炮弹落进了清真寺,在离我们很近的地方爆炸了。一块弹片击中了我,我感到后背在灼烧,失去了意识。在我醒来时,我已和其他三个朋友一起在贾拉拉巴德医院。告诉那些人不要袭击孩子。我想学习,不想死。”

——一名被炮弹击中的12岁男孩的回忆。2015年10月30日,楠格哈尔省Achin区的Rooski村,阿富汗安全部队与ISIS武装分子交火。冲突中打来的这波迫击炮袭击造成四名男孩死亡,另有八人受伤,其中包括五名男童。

“上周二我和一个朋友在村里一家商铺,这时另一个朋友带着一枚手雷来了。他说他在村外发现了这颗手雷,想把它烧了看看会发生什么。就在我们要离开商铺准备看好戏时,手雷从我朋友的手里滑落爆炸。我们当时互相站得很近,拿来手雷的朋友和我受了伤,另一个朋友却在几分钟后就死了。”

——一名12岁受害者现身说法。2015年12月1日,赫拉特省Shindand区,这枚战争遗留手雷导致的意外造成一名男孩死亡,另有两人受伤。

“早上10点左右,我正和我两岁的女儿玩耍,这时一枚迫击炮弹落在我家里爆炸了。我震惊了。一小枚弹片击中了我女儿的后背,我的妻子受了重伤——当时她正在厨房做饭,两块弹片击中了她的右腿。不久后,又一枚迫击炮弹落在我们附近的住家。一天后,医生说我女儿安全了,但我的妻子动不了腿,只能接受手术。”

——一名阿富汗安全部队与塔利班交火的受害者家属。2015年5月11日,朱兹詹省Aqcha区的交火造成一名男孩死亡,另外11人受伤,包括两名女孩和一名男孩。

来自地面交火的伤亡有37%,其次为简易爆炸装置、自杀式袭击和复合袭击、蓄意杀害等。来源:UNAMA

“大概是早上8点,我们已在家里吃完早饭,这时我听到了爆炸。我从窗户向外望,看到一个我认识的男的正向清真寺跑去。我的小儿子打来电话和我说,我的另外几个儿子之前离清真寺不远。村里所有人都奔向清真寺。在我赶到那里时,我看到一名伤者和很多尸体。后来我找到了我儿子。当时他正在垂死之际,做生命中最后的呼吸。我惊呆了。我甚至不能触碰他的尸体移动他。那次爆炸造成八死一伤,他们为什么要死?那里又没有战斗。他们为什么要发射火箭弹?这有必要吗?我先是愤怒,后来非常伤心。我的愤怒转向那个发射火箭弹并造成这些伤亡的人。受袭现场离我家只有几百米。他的姐妹和母亲都哭了。你能想象吗?你能想象当你儿子躺在他自己的血水中,你为他而哭时心情有多艰难吗?”

——一名在阿富汗国民军炮击中失去儿子的父亲。2015年12月4日,瓦尔达克省Sayed Abad区Otar村,这次炮击导致九名平民死亡,一人受伤。

“他打通我的手机说,‘嗨,兄弟……我的胃被打中了……我不知道谁开的枪……我伤的很重……我能看到自己的肠子在我的摩托车上……’那之后,断线了。我试着几次打回给他,但他的手机关机了。由于战斗持续,没人能前往出事地把他抬回来。第二天,我在电视上看到了他的尸体和他的摩托。在我亲戚把他尸体带回来时,尸体已在街上停留了三天。在我看到他的尸体时,他手里仍握着电话……嘴里还有一小片面包。尸体已经完全烧焦变黑了。”

——一名遇难者的兄弟。2015年10月1日,一名平民男子在昆都士的交火中丧生。由于当时被塔利班占领,当地居民用水一度被切断,遇难者外出正是要为家人取水。

“我们正坐在清真寺里等候毛拉的星期五布道。由于年长者通常会坐在前排祈祷,我们男孩子就坐在后面。打来的迫击炮杀伤了后排的男孩。我坐得稍微远一点,弹片让我后背受了伤。清真寺里到处是血,我失去了意识。”

——一名被迫击炮弹击中的12岁受伤男孩。2015年10月30日,楠格哈尔省Achin区一处清真寺,炮击造成五名男孩死亡,另有八人受伤,包括五名男童。阿富汗安全部队当时正与ISIS武装分子交火。

“那一天,我和15岁的儿子从临时避难所回到我们村里的家中,想取些衣服和食物。不安全局势已让我家流离失所。我们把所有东西装上一辆手推车,在我儿子刚踏出房子出口的时候,一枚压板式土制炸弹被引爆,炸伤了他。我们几分钟前通过这里时什么也没发生,可能是装满的手推车的重量触动了炸弹。我不知道我们为什么要受罪。我们没吃的,每人只有一套衣服,我们没地方住。”

——一名被土制炸弹炸伤的15岁男童的父亲。2015年10月29日,赫尔曼德省Musa Qala区。

“大约早上6点,我正在打扫我的商铺。我看到路上有个油桶,就在我的店前,但我没当回事。一个男孩和他年长的哥哥正赶去一家面包房,他们停下来观察油桶。就在男孩移动油桶的时候,油桶爆炸了。那个男孩死了,他的哥哥浑身是伤。我和其他人奔向他们,把伤者送去省里的医院。这事让我心烦不安,也让恐惧感在当地人之间蔓延。”

——2015年4月5日,法拉省法拉市,一处遥控简易爆炸装置被引爆,造成一名男孩死亡,一名男子受伤。

“昨天早上,我在开车前往医院接人的路上遇上一次爆炸,我失去了意识。醒来后我发现我住进了这家医院。前一晚,我把车停在我家房前,不知是不是有人夜里在我车上装了什么东西。爆炸时我独自一人。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发生的。我从没和人有过过节,伤痛仍在折磨着我。”

——2015年7月29日,一次针对昆都士当地警察的磁力土制炸弹爆炸导致两名平民死亡,九人受伤,其中包括两名男孩。

“大概晚上7点,我在自己的店里听到一声爆炸。很多人冲向Imam Abara清真寺。我也去了那。阿富汗国民警察经常把车停在那,那就像个检查点。我看见女人、男人和警员在受损警车之间,车冒着白烟,血溅街头。我很不安。为什么那个骑摩托的要引爆自己杀死这些无辜的人?我再怎么做也不能让他们回来了。一辆阿富汗国民警察的警车和两辆私家车把伤者送去了医院。”

——2015年7月5日,坎大哈,一名身携简易爆炸装置的人发动一起针对阿富汗国民警察的袭击,造成五名平民死亡,另有22人受伤。

由反政府武装造成的平民伤亡占62%,亲政府武装造成的占17%,死于两者交火的占17%。来源:UNAMA

“出事那天,我放下手里的活,骑车去了镇中心。在那里,我停车下来和一个学生讲话,就在这时爆炸发生了。我认为这是个遥控的简易爆炸装置,有人把它放在了我的车座下。爆炸伤到了我的胃、左腿和面部,也炸伤了那个学生。我确信塔利班要为这事负责,因为有个跟塔利班有关系的学生之前威胁过我,原因是我为一家NGO工作。这不会吓到我,我会继续我的工作。”

——2015年12月6日,卢格尔省Pul-e-Alam镇,一名受害者成为遥控土质炸弹的暗杀袭击目标。爆炸造成两名平民受伤。

“周六清晨,我和四个同事为一项评估任务来到这片地区的中心。我们到达时,塔利班拦停了我们的车,把我们带到另一个区里一处不知名的地方。被拘禁的12天中,塔利班没有虐待我们,但带着我们换了四个地方点。在部落长老的斡旋下,他们释放了我们。我们的家人付了很大一笔赎金,我们也承诺不再与政府共事。两天前,劫持者打电话问我要药品。我很害怕,不知道该怎么办。”

——2015年1月,塔利班劫持五名NGO组织成员,在12天后释放了他们。

“听到喊声时,我正在去村里的路上。我看到塔利班赶着三个双手被捆起的人进了村子。当地人过来对我说:‘你是老人,过去和塔利班说,让他们放了国民警察和那个工程师。’我这样做了,但他们警告我让我离开。他们带走了那些人,我跟着他们,但他们辱骂我威胁我。那个工程师要水喝,但遭到塔利班拒绝。后来塔利班把国民警察和工程师分作两队,前往不同的方向。一个塔利班告诉我,‘如果你再跟着我们,你会面临同样的命运’。我继续跟着工程师那队人。工程师又一次要水但依然没用。两个塔利班绑紧了工程师手上的胶带。我很害怕但还是继续看着他们。那个塔利班指挥官下令斩首这个工程师。两个塔利班人员没有任何犹豫,就在我面前把那个工程师斩首。那个指挥官指示一名手下做记录,记下他对支持政府的行为做出了惩罚。写完后,他们把纸放在工程师的尸体上。我回到村里,惊魂未定,和人们诉说了这一切。我无法忘记那些时刻。”

——2015年5月,一名目击者见证塔利班对一位工程师“行刑”。

“我们正在阿月浑子树林旁的帐篷里吃午饭。我们听到一架直升机飞过头顶,我走出来看看出了什么事。突然间,直升机开始发射火箭弹,它发射了很多枚火箭弹,其中一枚击中了我家的帐篷。我奔回帐篷,看到那枚火箭弹杀死了我的妻子,炸伤了我的两个兄弟和妹妹。后来,一些阿富汗国民军军人和副省长到医院看望我一家。他们对我说,阿富汗国民军对这次伤亡事件表示道歉。我已在劳动和社会事务部登记,希望他们对此作出赔偿。”

——2015年9月14日,巴德吉斯省Abkamary区,阿富汗国民军的一次空袭造成一名妇女丧生,另有三人受伤,包括两名儿童。

“下午晚些时候,我正在院里和孙女在一起。这时,两支亲政府的武装组织开始互相射击。子弹打得到处都是,其中一枚击中了我孙女的后背,还有一枚打到了我的腿。当我看着孙女流血时,我失控了,开始大哭。邻居赶过来带我们去了医院,但他们没能救活我孙女。你能想象承受这种痛苦有多难吗?”

——2015年1月18日,法亚布省Garziwan区,两支亲政府武装组织的地面交火造成一名女童死亡,一名妇女受伤。

“一队15名阿富汗地方警察进入我们村子,要找塔利班。我们试着告诉他们这里没有塔利班,但他们却用步枪枪托打我和我爷爷,还向房子开枪,打伤了我七岁的孩子。”

——2015年8月3日,塔哈尔省,一队阿富汗地方警察滥用职权。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军情瞭望,军史回顾,军备盘点。不无度吹嘘我军,不盲目崇拜外军。长按二维码,关注【硝烟】微信公众号:xymilitary ,和我们一起做裤衩不红不白的铁杆军事迷。(如果长按不行,就请军迷扫下呗)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2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