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思想界 | 成都女生遭网暴:新冠患者被诋毁的人格与脆弱的隐私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思想界 | 成都女生遭网暴:新冠患者被诋毁的人格与脆弱的隐私

本周的『思想界』,我们关注成都新冠肺炎女性患者遭网暴与北京海淀区的“鸡娃”家教招聘。

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赵蕴娴

编辑 | 林子人

『思想界』栏目是界面文化每周一推送的固定栏目,我们会选择上一周被热议的1至2个文化/思想话题,为大家展现聚焦于此的种种争论与观点冲突。本周的『思想界』,我们关注成都新冠肺炎女性患者遭网暴与北京海淀区的“鸡娃”家教招聘。

成都女生遭网暴:新冠患者的隐私保护面临哪些难题?

近日,成都一名新冠肺炎女性患者个人信息被泄露,遭到了大量网络暴力。12月7日,成都郫都区报告两起本土确诊病例,患者为一对夫妻。次日,他们的孙女赵女士也被确诊患上新冠肺炎。为防疫起见,成都市政府通报了患者14天内主要停留场所,包括中冶中央公园、嗨蓝调美甲店、小巷巷麻辣烫、海雾里小酒吧、playhouse酒吧、赫本酒吧等。不久之后,一份“流行病学调查报告”在网上流传开来,上面写有大量赵女士的私人信息,从姓名、身份证号到精确至门牌号的家庭住址,通通被曝光。

对赵女士的谩骂随即铺天盖地而来。“投毒”、“转场皇后”等侮辱性的字眼大量出现,一些网友称赵女士私生活“不检点”、“混乱”,甚至有人说,“20岁不读书不上班,在外租房,混酒吧。稍微有点社会经历都知道她是干什么的。”面对网上的流言蜚语,赵女士公开发声称,自己从事酒吧氛围营销工作,身份曝光后,每天都接到人身攻击的电话和短信。而另一名女生的朋友圈截图也遭盗用,被讹传为赵女士朋友圈,当事人已于12月8日报警,并发布追责声明。

自年初以来,“投毒”之说频繁出现。从河南村庄拉横幅声讨的“不肖子孙”,到指责归国留学生“千里投毒”,但凡与疫情有染的人都会立马会被当成危险的“外来者”,受到排挤和恶意揣测。“投毒”同带有荡妇羞辱意味的“转场皇后”一样,不是调侃,而是恶毒的诋毁。前者暗示患者刻意传播病毒,危害他人,后者对女性的私人生活品头论足,并进行道德审判。然而,谁能凭一己臆断下如此定论呢?出入娱乐场所为什么是裁定他人善恶的标准呢?

一旦感染,就会被他者化,潜在的患者群也是如此。但我们必须意识到,每个人都有被感染的可能,而那些已经患病的人在感染之前,不过也是“我们”中的一员。《成都日报》官方微博发文评论道:“一个20岁的成都姑娘,在被确诊之前,她不过是这个人口超2100万城市中一个普通的年轻人,活动范围如何大、喜欢与朋友聚会又如何,那都是她的私人生活,与所有人的私生活一样,应当是全权由她做主,不应成为可以被他人随意浏览、点评的信息。”这篇文章指出,赵女士患病值得同情,人们不应该以“上帝视角、事后观点”去苛责她。

“我只是不小心感染了新冠,我也是一个受害者。”12月9日,赵女士在首次公开发声时说。她解释道,自己此前不知道家人确诊,如果知情,自己“肯定也不会出来”,并为“打破了大家原本平静的生活”道歉。一些网友在微博上支持赵女士,认为她不需要道歉。《四川观察》主播评论称,赵女士“是病人,不是罪犯”。这些话听起来再平常不过,但网络暴力频发,正是缺乏这种朴质、正常的认知。对别人的生活指指点点、高声辱骂,不会让我们自己变得更安全。

赵女士第一次公开发声的微博

12月9日下午,成都警方称,涉嫌泄露赵女士“流行病学调查报告”的王某对自己侵犯他人隐私的行为供认不讳。这不是第一起与疫情有关的隐私泄露事件了。据《南方都市报》记者统计,近10个月内,云南文山、浙江宁波、山西晋城等地至少发生了9起类似事件,泄露信息者包括医护人员、警察、村干部、街道办干事等。虽然涉事人员中,有13人受到罚款、解聘、行政拘留等处罚,泄露他人隐私的成本依旧远低于维权成本。公众号“隐私护卫队”的一篇文章指出,泄露他人隐私,依情节可能承担民事责任、行政责任和刑事责任,然而,刑法所规定的“情节严重”条件苛刻,涉及信息需达五十条以上,类似赵女士的案件,往往达不到标准,在行政执法层面上,各地又标准不一。北京网络行业协会法律委员会副主任王琮玮分析,大多数情况下受害者的选择不多,“要么跟平台协商,要么去向发布者维权”,程序繁琐,耗时长,维权之路异常艰难。

疫情引发的隐私之忧不止于此。最初,新冠患者通报中涉及的信息较为简单,后为提前预防、避免感染,增加了居所、行踪轨迹等信息。这有利于防疫工作的展开,也能缓解公众的恐慌,但应当公开到何种尺度呢,如何才能兼顾公众的生命健康权与个人的隐私权?中国政法大学教授赵宏在为澎湃新闻撰写的一篇文章中指出,防疫信息的公开存在两个棘手之处,一来,公民有权要求政府公开信息(“政府信息”包含政府收集、掌握和制作的所有信息),但也同样有权要求保护隐私,信息公开与隐私保护之间必然产生张力;二来是隐私权与生命健康权的冲突,与前者相比,这一矛盾恐怕更为根本。

福柯提出“生命政治”的概念,用以指称“负担起生命责任”的新型权力技术。与君主式“使人死,让人活”的权力相反,生命政治“使人活,让人死”。华东师范大学政治系教授吴冠军在一篇文章中分析道,现代性所创造的政治价值序列中,生命权是基础性的,而隐私权是衍生性的,国家权力的正当性建立在保护生命(而非隐私)之上。在生命政治型权力技术下,个人隐私保护必然向公众生命安全做出妥协。当生命政治与算法技术相结合,肉身的存在仰赖于数据化的自我时,如何兼顾肉身与数字生命的安全,便成为难题。

对此,赵宏认为,可以用在学理和实践中用“信息权”(数据权)来保护隐私权。除去传统的个人隐私,信息权保护对象还囊括了“所有能直接或间接对个体予以识别的数据”,也就是说,数字生命被纳入保护范围。同时,他强调,虽然信息权对信息的保护程度与生命政治相协调,但在披露患者信息时,应当谨守法治底线,“个人的整体个性轮廓不被彻底暴露在他人的窥视和国家的监控之下。”

信息公开,要谨守法治底线。 来源:视觉中国

海淀家长招聘家教:“鸡娃”和“牛蛙”是怎样形成完美闭环的?

“协助孩子创立文学社团或记者团”、“帮助孩子学会一支Blackpink的现代舞”、“帮助孩子重拾Python”,近日一张北京海淀区家教招聘的微信广告截图再次引发有关“鸡娃”的讨论。在这则超长广告中,家长给孩子制定了详细的阶段学习计划,并为家教提供了相应的鼓励,从基本的英语、奥数,到足以令“小镇做题家”惊奇的编程及各种社会活动,无所不包。许多网友调侃道,这不光是要培养全能小孩,还是从已经长大了的前任全能小孩中找家教。的确,家长挑选家教的条件十分严苛:国内外顶尖大学毕业、总分年纪前10%、托福110分以上,最好还是“海淀六小强”出身。

“上岸”“锁区”“海淀六小强”,圈内黑话的存在,本身就说明了海淀区鸡娃战的白热化程度。在播客节目“随机波动”中,海淀区妈妈刘老师解释了这些黑话的含义。所谓“鸡娃”,就是指给孩子打鸡血,“拼命鼓励你的孩子,让他特别奋发,做到原本你觉得他不能做到的事情”,而“上岸”、“锁区”、“点招”等词,不管具体是什么意思,其实都指向北京教育资源分配不均衡的事实。

北京上海的小孩坐享全国最好的教育资源,更容易上北清复交,所以学习负担没那么重——在三四线城市,这是比较流行的认知。事实上,尽管清北在北京的录取率要高于其他省市,但学生家长并不轻松,因为各区之间的激烈竞争,完全就是全国教育现状的缩影。媒体人熊阿姨在“随机波动”中分享了自己采访海淀妈妈的故事。当时,她质疑一位家长为什么非要把孩子送进好“海淀六小强“(海淀区六所顶级中学),对方当即拿出数据:2018年,北京考上清北的人,”海淀六小强“占了65%。这意味着,如果孩子只是上了北京其他区的普通学校,那基本就与顶尖高校无缘。

《三联生活周刊》主笔徐菁菁在《“鸡娃”家长群:焦虑中产的教育争夺战》一文中指出,“对教育最焦虑的地方往往并不是真正缺乏资源的地方”,最焦虑的可能是那些盯紧优质资源的一线中产,一位深圳妈妈曾对她说,“北京海淀可能就是宇宙最中心最焦虑的地方。”想要上好大学,就得先读个好中学;想要上好中学,就得先读个好小学。徐菁菁分析道,想要拿到升学高概率,“其实就是把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时间从高考往前挪”,环环相扣,形成一条从小抓起的“‘鸡娃’战线”。

西安:高考补习班报名火爆 家长夜行百里通宵排长队 来源:视觉中国

将高考的选拔模式向前推,量化考核便随之侵入对学生各个阶段的评价。奥数成为“鸡娃”的基础性标配,正是因为容易量化的缘故。刘老师分享道,最早使用奥数来选拔学生的人大附中校长,就是想通过这种方式来遴选“聪敏”、“特别有科研潜力”的孩子。刘老师所描述的“天赋特异”,其实就是用奥数量化出来的。文学艺术上的天赋被排除在外,孩子在不同阶段的兴趣、对老师的喜爱会影响他们在考试中的发挥,但这些因素也不被纳入所谓“天赋”的考量。刘老师认为,一旦我们把奥数当成评判学生能力的基本标准,就无可避免地走上了数理这条路。人文教育在中国的衰落,有此原因。例如说英语教育,学习一种新语言,本来可以是了解其他文化的窗口,但海淀鸡娃对PET考试(剑桥5级)的痴迷,则把语言学习简化为一种技能,满足于可以批量生产的认可。

那么,孩子从鸡娃流水线上传送过高考独木桥之后呢?刘老师和熊阿姨观察到的“完美闭环”令人沮丧:北京海淀黄庄的顶尖奥数班老师,几乎都是当年各省数学竞赛的第一名,或者至少是前几名。最近,学而思也和北大达成合作关系,直接从北大毕业生里招聘老师。那则海淀家教广告之所以引人发笑,是因为看似“痴人说梦”的要求实际上揭示了我们生活里无处不在的“完美闭环”。鸡娃之后迎来的不是解放,而是与鸡娃同构的“996”和“打工人”。

对于女性而言,尤其如是。国家从育儿、教育中逐步退出后,女性按照传统家庭分工,更多地承担了培养孩子的工作,母亲像一位教育经纪人,多年在孩子身边陪跑。与此同时,她们又是劳动市场的重要组成部分。家庭育儿的劳动价值得不到社会肯定,房价、育儿成本又在攀升,很少有女性能自由地退出职场,育儿又是不可撂下的重担。成为母亲的女性承受着双重重压,她们中不乏名牌大学的毕业生,2019年传播甚广的文章《海淀家长对不起,顺义妈妈的生活才叫做不配有理想》就讲道,鸡娃的顺义妈妈大多留学英美,“Wharton、Harvard、Yale名校全球覆盖。”在成为鸡娃母亲前,她们也曾是“牛娃”(很厉害的孩子)。

许多“鸡娃”妈妈,也是曾经的“牛娃”。 来源:视觉中国

鸡娃是为了培养牛娃,成为牛娃是为了以后能更好地鸡娃。人类学家项飙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谈论“内卷”时说道,当下人们使用“内卷”,指认的是一个“陀螺式的死循环”,它高度一体化,要求所有人按同一种标准,为同一个目标活着,想要退出的人面临两个难题,一是看不到其他可选的出路,二是面临情感和道德上的指责。美国经济学家马赛厄斯·德普克与法布里奇奥·齐利博蒂在《爱、金钱和孩子:育儿经济学》一书中提出,收入水平越不平等、教育回报率越高的地方,父母越容易采取密集型的教养方式,换到中国的语境也就是“鸡娃”。徐菁菁在文章中引用了世界银行的统计数据,上世纪80年代初,中国基尼系数不到0.3,2000年以后,已经逼近0.5,而构成中国“新中产”主体的70、80后,恰恰在自身的经验中看到了教育的高回报,他们愿意为孩子的教育付出大把时间和金钱。只是,今天的教育回报率是否还一如从前呢?

参考资料:

《成都日报》评论

https://m.weibo.cn/1959451603/4579826389760693

《四川观察》评论

https://m.weibo.cn/3203137375/4579935085658777

《成都确诊女孩遭网暴背后:信息泄露违法成本低,维权成本高》

https://mp.weixin.qq.com/s/4BNjX1tQ3nb_3h_TFcyzAg

《数据抗疫中的患者信息披露与隐私保护》

https://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6057168

《成都确诊女孩遭网暴,隐私怎么泄露的?》

https://mp.weixin.qq.com/s/VIVDuxuuoiUfo8vgMYI7mQ

《从“健康码”到“文明码”:数字时代如何安顿“余数生命”?》

https://mp.weixin.qq.com/s/XvvnacQLBV4Pu11w6iV6zQ

《“鸡娃”家长群:焦虑中产的教育争夺战》

https://mp.weixin.qq.com/s/wADHQUFk4UlpDzUtWmSqMw

《与海淀妈妈聊天:理想中的主体性,现实里的鸡娃战》

https://mp.weixin.qq.com/s/i-iBSb2viFe5DGB-iO2yww

《人类学家项飙谈内卷:一种不允许失败和退出的竞争》

https://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9648585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