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专访】吴青峰:我喜欢用音乐去探险,学会欣赏状态不完美的自己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专访】吴青峰:我喜欢用音乐去探险,学会欣赏状态不完美的自己

“别人都比我更懂得欣赏每种不同的样子。我为什么要拘泥于某种形式呢?”

吴青峰在16叶演唱会现场。摄影:吴仲伦

吴青峰在今年10月推出了自己的全新专辑《册叶一:一与一》。

这个拥有些许拗口名字的专辑,其实并没有那么“新”,因为所有歌都是由吴青峰参与创作的其他歌手的歌曲。整张专辑分为上下册,各有8首歌,分别是吴青峰作曲与填词的歌曲。时间跨度也相对较长,既有2004年吴青峰人生首次为他人谱曲的《费洛蒙小姐》,也有类似《柔软》这样的2015年发行的相对较新的歌曲。

不过吴青峰多次强调,将这些歌曲集结出版,并不是为了所谓的回顾自己的创作生涯,反倒因为创作的时间过长,有些歌已经成为被遗忘的“遗珠”,在整理资料时发现,有种“挖到宝藏”的感觉。再度进行创作,一方面是赋予这些这些作品全新的生命力,让歌迷得以了解,另一方面也反衬出自己这些年来的经验与积累上的变化,发现并非一成不变的自己。

《册叶一:一与一》封面

在去年首发个人新专辑《太空人》后,吴青峰获得了今年金曲奖最佳国语男歌手。加上此前在苏打绿时期获得的“最佳作曲”、“最佳编曲”、“最佳乐团”和“最佳作词人”,成为首位获得这五个奖项的男歌手。不过对他来说,外界奖项的褒奖并没有那么重要,更不会在创作上对他产生激励或感到压力。他更加看重的,还是在专辑发布后,与愿意购买收听的歌迷朋友进行交流。

在专辑发布之后,今年10月16日开始的一个月内,吴青峰在中国台北接连举办了25场+的演唱会,将《册叶一:一与一》的专辑全貌慢慢揭开。这项在年初就做好的计划,原本包括北京、上海等地的场次,而且在吴青峰最初的设想中,整体形式是一个“跟大家吃吃喝喝、闲聊,可以讲自己的歌”那样轻松的环境,不过因为新冠疫情的持续,只能在台北以比较“正经”的演唱会形式与观众见面。青峰表示,“唱了七、八场之后,觉得我们设计非常用心,为什么不记录下来呢?”为了跟更多的歌迷进行分享,其中有两场进行了完整拍摄,将以线上演唱会的方式在互联网平台发布。

吴青峰。图片来源:微博@吴青峰

界面文娱对话吴青峰:

界面文娱:其实你的上一张专辑《太空人》已经在内容和创新层面完成得非常出色了,为什么选择在一年后推出“翻唱”自己写给别人的音乐专辑《册叶一:一与一》?

吴青峰:其实就是突然想做。三年前休息的时候,我就一直在整理作品,发现这里面还能发掘出蛮多已经忘了的歌,非常有趣,我就想找机会跟大家分享。我做事还蛮随性的,去年写完《太空人》之后,好一阵子我都没有写东西,用(这张专辑)来整理自己的作品也不错。

界面文娱:算是一种回顾吧?专辑里的歌曲时间跨度都还挺长的,比如《费洛蒙小姐》是2004年的创作了。

吴青峰:其实《太空人》的时间跨度更长,有一首歌是我大学时写的。《册叶一:一与一》里最早的是《费洛蒙小姐》和《我会我会》。一张专辑主要是配合我想要说的主题,把适合的歌选进来,这样有新也有旧。

《费洛蒙小姐》MV拍摄现场。图片来源:微博@吴青峰

界面文娱:我们常常讨论时间赋予作品的生命力,你这次用全新风格演绎这么多年来的作品时,是如何选择作品的?以及用何种状态去表达的?

吴青峰:选择的依据,真的是我现在对这些歌有没有感觉,我唱的未必是当时创作的心情,而是现在这个年纪的我的再创作。写《费洛蒙小姐》的年纪我应该唱不下来,现在我的声音未必这么嘹亮、音域未必那么宽广,但很多故事才唱得出来。

虽然这是一个作品集,它可能会有大家熟悉的样子,但对我来说其实不是翻唱,翻唱的立意点是以别人的作品作为基准,但对我来说作品的基准点是当初我写下的瞬间,其中包含的,比如当初听到的让我填词的DEMO中的曲子,还有(让我谱曲的)诗的感觉。我还蛮容易洗掉大家听过的版本的印象,我还停留在最初的感觉。

界面文娱:时间让你可以重新认识这些作品。

吴青峰:对,有时候再挖出来这些作品时,好像是别人写的,因为已经忘了,就像在唱别人写的歌。这个感觉蛮奇妙的。

界面文娱:哪首可能是忘的最彻底的?

吴青峰:应该还是《费洛蒙小姐》吧,因为我整理作品时好惊讶,我记得当时写过这首歌,但没有细听,回头再听DEMO时,就想小时候我脑袋里装的是什么啊(笑)。

界面文娱:这种陌生感和时间带来的变化,在填词和作曲两个方面,哪个变化更大?

吴青峰:整体都蛮大的,因为我的经历一直在改变。在这十几年里,我还是不断在吸收很多喜欢的东西。其实因为(对这些作品)都不太熟悉,反而更可以单纯去面对。

专辑中《迷幻》MV拍摄现场。图片来源:微博@吴青峰

界面文娱:你会在回顾时,更容易对过去产生感慨吗?

吴青峰:很难去解释这种感觉,我好像对于现在正在发生的事情比较有感慨,可以写歌。回顾这些作品的时候,更多是觉得好像挖到宝的感觉(笑)。好像不会感叹关于时间带来的变化这件事,因为变化一定有,反而庆幸我有很多变化,不是一成不变的。我发现自己是一个喜欢用音乐去探险的人。

界面文娱:有些人认为《册叶一:一与一》里的歌曲的演绎更具实验性,你同意这种看法吗?

吴青峰:我倒没有觉得在实验,只是顺着对音乐的直觉(创作)。其实有些情感,比如《太空人》对我来说很实验,因为前面有一分多钟的弦乐和钢琴。又比如《太空》,大家听起来比较容易接受,但录音方式很实验。我先录好清唱,铁哥(刘胡轶)才依清唱去弹钢琴。里面所有混音处理和录制方式,搞不好是整张专辑里最实验的,但这些未必会被听见。有些东西大家听了能够接受,觉得未必实验,但很多经典歌曲都是这样实验的结果,我其实也没有刻意实验,就是觉得这样好玩,符合这首歌的本意,旧照着做了。

我们常常只看到结果,但我觉得倒果为因了。就像当初《小情歌》红的时候,大家觉得我是很想红写了一首商业的歌,但其实没有,出发点就是基于爱而已。很多事都不是创作者能决定的,是大家的结果,我比较置身事外。

界面文娱:《太空人》让你获得金曲奖最佳国语男歌手,至今你也获得了五项金曲奖,这种荣誉会带来压力吗?抑或是动力?

吴青峰:唯一的压力,就是大家会逼我去参加颁奖典礼(笑),因为很饿,想回家吃饭(笑)。

动力也不是来源于奖项,我觉得就算想回馈歌迷,好像也不应该用这个当动力去写歌,还是得我真的有兴趣或想有想说的话。我觉得我写不出来单纯回馈给大家的受欢迎的歌曲。

吴青峰在今年获得金曲奖最佳国语男歌手。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界面文娱:这些奖项会让你在创作中,无形地提高一些自我标准吗?

吴青峰:如果以金曲奖某个奖项作为基准的话,那标准也太低了。它其实是少数人的品味集合,我一向觉得那些跟我没什么关系。我在发片的时候有几万人愿意买这张专辑,那个交流比较直接。就像今年我参加金曲奖,最感动的瞬间其实跟奖项一点关系都没有,是我听到了很喜欢的歌手余佩真在得到作曲奖之后提到了我,那一瞬间让我很感动。我可以被喜爱的歌手反过来肯定,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

界面文娱:重新演绎后,会更在意听众、乐评人的评价吗?

吴青峰:坦白说我都不在意。我当然喜欢看,也喜欢回复听众的留言,但我回完后都不会进到我的内心,我还是比较专注在自己好奇跟有热情的部分。

我回复,反而代表我不是那么在意,我就是很直观地想跟大家讨论,如果他们想要了解的问题或者说的也不是那么正确,我就跟大家交流意见,但大家觉得好或者坏并不太容易会影响我。

我不会因为人家喜不喜欢我的歌受伤,我比较容易受伤的是一些因为表面的事情去判断、去怀疑我的人格。如果你是真的了解我的观众,可能看到你讲这些话,就跟老朋友最容易让你受伤是一样的道理。

《册叶一:一与一》实体专辑。图片来源:微博@吴青峰

界面文娱:这些点更容易触碰到你柔软的地方吧。

吴青峰:对,但近些年也不是那么在意。(界面文娱:更坚强了?)不是坚强,我觉得是更随缘了一点吧。

界面文娱:今年还有一个很大的变化,就是鱼丁糸乐队也正式回归,或者说创立吧。未来的创作方面,你会如何平衡自己与乐队?比如什么歌曲自己发,什么歌曲乐队来发。

吴青峰:这个问题我们也讨论过,我自己觉得,以往(苏打绿时期)我可能在创作部分占蛮大比例的,某种程度上我在反省自己,可能这个过程有点扼杀大家的创作。乐团之所以可贵,就是它应该是一群人一起创作诞生一部作品。未来应该会以这个为方向,比较自立的作品可能会放在自己身上。

魚丁糸音乐《沙发里有沙发Radio》。图片来源:微博@吴青峰

界面文娱:今年没能参加《乐队的夏天》第二季,有没有在网上看看这一批新的乐队?

吴青峰:我没有看,其实平常我都不会看任何剧跟综艺的。其实电影我看的也比较少,平常我就看书跟听音乐,感觉我看书听音乐的时候就是在玩(笑)。

界面文娱:今年上半年不太能出去工作的时候,你主要看哪方面的书?有没有因此获得一些可能在创作上的新的启发?

吴青峰:都有看,蛮多小说也挺有思想性的,哲学式小说或小说式的哲学都有可能,尼采的《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就写得像小说,但它的界定还是蛮模糊的。我比较少看心灵鸡汤类的,我觉得讲的都是废话(笑)。

今年真的蛮多时间好好看书和听音乐,我觉得启发一定有,但我觉得还在消化和沉淀的过程中。经过前半年,我写了蛮多歌曲的,而且跟以前又不一样,这些歌听起来普遍还蛮开心、自在的。即便我们还是身处这个充满危险与“战火”的生活中,但在这样的环境下,我好像还蛮自在的。(界面文娱:你应该挺享受在家独处不用总是出去见人的状态。)对,这是我最喜欢的状态。

界面文娱:大半年不太能出门,10月你连开了25场+演唱会,也算“爆发”了。这些演唱会是本来就在早期的工作计划中的吗?

吴青峰:对,年初就定好了,决定要出作品集的时候,就想到以前看到的一些演出,有些可以跟大家吃吃喝喝、闲聊,我可以讲自己的歌或者什么别的。我当初的预想是这样,但后来因为疫情,人能够相聚就已经很了不起了,后来就只能改成了一个比较精致的、压力不小的演出。

而且在这个过程中,我的心理有升级。以前我非常在意唱不好这件事,但经过这一次,太密集了,每一天都不知道状况会怎样,所以到后期我可以接受自己每天的状况,再依照状况去做不一样的调整,慢慢去欣赏状况没那么好的自己。这是我生命里很难得的体验,我很庆幸当初做了这么发疯的决定,很值得。

吴青峰在16叶演唱会现场。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界面文娱:演唱会期间真的出了一些什么状况可能会让过去的你接近“崩溃”吗?

吴青峰:我唱歌有种自己才知道每个音怎么唱的(感觉),如果那个音没唱好,对处女座来讲就像家里东西没摆好一样,会很痛苦。但我后来接受歪歪斜斜的、整体还蛮美的样子。我最崩溃的可能是声音状态没有最好,或者有些想做的事没做好。后来发现大家未必知道我在意的是什么,我才觉得其实别人都比我更懂得欣赏每种不同的样子。我为什么要拘泥于某种形式呢?录制《册叶一:一与一》的时候也有很多意外的结果,录音的时候不小心这样唱了,觉得不错就保留下来,所以我觉得蛮好的。

界面文娱:某种程度上,学会了与当下的自己和解,能够接受不完美的自己。

吴青峰:对,我觉得那个瞬间让自己更自在一点。而且这次演唱会,我们唱了七、八场之后,觉得我们设计也非常用心,为什么不记录下来?我们也有挑两场拍下来,可能未来以某种形式与大家见面。因为本来的计划中包括北京和上海的场地,因为疫情关系取消了,有点可惜。

界面文娱:能通过视频形式与没能参加演唱会的歌迷交流,也是不错的选择。因为现在新冠疫情还没有消失,近期你会有一些内地的演出或节目计划吗?

吴青峰:目前还没有,只能用云端的形式与大家见面,就好像我们全部都变成仙子仙女了,在云端相会(笑)。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