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从此,世上再无摩拜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从此,世上再无摩拜

如今,随着摩拜单车正式停止服务,城市街头再也看不到那一抹橙红色的车身。

文|投资界PEdaily 张继文 刘博

共享单车再无摩拜。

投资界消息,12月14日晚23时59分,摩拜APP和微信小程序正式停止服务和运营,结束了自己的使命。公告显示,用户可选择使用原摩拜账号登录美团App或微信小程序扫码免押金骑行。至此,摩拜单车服务已全面接入美团,并更名为“美团单车”。

从2018年4月被美团37亿美元全资收购,到胡玮炜、王晓峰等创始团队纷纷离去,再到美团APP成为摩拜单车的唯一入口,早已注定摩拜终将离开共享单车的舞台。

摩拜退场,但共享单车依然热闹,新三巨头青桔、哈啰、美团已然成形。而在经历过数轮洗牌之后,共享单车领域内的玩家已所剩无几,下半场的故事显然将是巨头布局生态的新故事。

摩拜正式离开:

停止服务运营,全面接入美团

这一次,摩拜终究还是说了再见。

据美团单车及电单车团队公告,12月14日晚23时59分,摩拜APP和微信小程序正式停止服务和运营,结束了自己的使命。公告显示,用户可选择使用原摩拜账号登录美团App或微信小程序扫码免押金骑行。此外,原摩拜账号中的余额、骑行卡套餐等相关权益仍可在美团App内继续使用。

而在上月14日的一份公告中,美团方面就已预告了摩拜即将正式告别,表示为了提供更便捷的服务体验,摩拜单车服务已全面接入美团,并更名为“美团单车”。

实际上,摩拜早已注定要离开历史舞台。

2018年4月4日,摩拜走到了命运的十字路口。当日,美团与摩拜联合宣布,已经签署美团全资收购摩拜的协议。此次收购,美团以37亿美元的总价拿下摩拜,其中包括27亿美元的实际作价(12亿美元现金及15亿美元股权)和10亿美元的债务。

根据双方达成的收购协议,摩拜在未来将保持独立品牌、独立运营。同时,除去美团CEO王兴出任董事长之外,原管理团队不变管理团队保持不变,王晓峰继续担任CEO,胡玮炜继续担任总裁,夏一平继续担任CTO。

彼时,王兴对于摩拜给予了极高的评价,称其是“少有的中国原创”。他认为摩拜是难得的有设计感的品牌,有着巨大的社会价值,将和美团一起开创更辉煌的未来。

但很快,摩拜便开启了加速美团化的进程。在收购完成的20多天后,摩拜就进行了架构调整,摩拜联合创始人王晓峰卸任CEO,创始人胡玮炜出任摩拜CEO,并任命刘禹为摩拜总裁。而另一位联合创始人、CTO夏一平则转任智慧交通实验室负责人,属于职务上的明显下调。

随后,在2018年11月27日,摩拜单车运营主体“北京摩拜科技有限公司”正式完成股东工商变更,胡玮炜、李斌、王晓峰、夏一平均退出摩拜自然人股东身份,由美团创始人王兴与联合创始人穆荣钧接任。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仅仅时隔一个月,一纸内部信宣告胡玮炜正式离开摩拜。在内部信中,胡玮炜表示,她是完成了阶段性的使命后“交棒”,并没有“宫斗”、不和,也没有任何组织的纠葛。

而随着胡玮炜此次离开,摩拜也正式进入了美团时代,为后者引流、进行更名,等一系列的动作便成为了顺理成章的事情。

紧接着在2019年1月,美团联合创始人王慧文发布内部信,表示未来摩拜单车将会更名为美团单车,并且美团APP会成为摩拜单车的唯一入口。虽然当时并未提及何时更名,但摩拜全面美团化已是不可避免的事情。

如今,随着摩拜单车正式停止服务,城市街头再也看不到那一抹橙红色的车身了。

曾经月薪仅三千元,胡玮炜创业三年后套现15亿

在曾经的共享单车独角兽背后,是胡玮炜从月薪三千元到大赚15亿的财富神话。

1982年,胡玮炜出生在浙江东阳一个普通的小商人家庭,这位南方姑娘却对出行领域一直很感兴趣。2004年,胡玮炜从浙江大学城市学院新闻系毕业后,便进入到《每日经济新闻》经济部做汽车记者,当时月薪约为3000元。

后来,她又先后供职《新京报》 《商业价值》和《极客公园》 做科技报道,奋斗十年才拿到上万月薪。

2013年,她在美国拉斯维加斯参加消费类电子展的时候,萌生了第一个创业的想法。回国后,她曾劝说老板做一个关于汽车和科技的栏目,但最终没有成型。随后,她便辞职创办了科技媒体极客汽车并担任CEO 。

一次偶然的机会,改变了胡玮炜的人生轨迹,让她从一位记者变成了创业者。2014年的时候,胡玮炜去杭州旅行。在旅行途中,她看见很多人骑单车,也想骑行游玩,而当时的公共单车需要办卡才能使用。但是,她找了很久,发现办卡的岗亭关门了,无法租用单车。

正因这次失败的骑行体验让她有了做“共享单车”的想法:如果移动支付与公共单车结合起来,会不会更加方便?

有了这个想法之后,她在汽车朋友圈拉起了一支团队。在2014年11月的一个晚上,她带着她的团队去见了易车创始人也是出行领域的知名投资人——李斌。在这次交谈中,李斌与胡玮炜的想法不谋而合。当晚,李斌还想出了品牌的名字:Mobike(mobile和bike的合成词),中文名为摩拜。

接过李斌146万的天使投资后,胡玮炜便开始创业。2015年1月,胡玮炜正式成立了北京摩拜科技有限公司,并且拥有一家自己的自行车制造工厂。

2016年下半年,摩拜一夜之间布满中国城市的街头巷尾,2017年,共享单车市场高速发展,数十家共享单车企业加入其中。2017年4月,摩拜宣布平台的日订单已经稳定在2000万。当时的摩拜已经稳居共享单车行业头把交椅。

刚刚经历过行业高潮的胡玮炜,便迎来了人生中一大转折点。2018年4月,美团突然宣布以37亿美元拿下摩拜。2018年12月23日,胡玮炜辞掉摩拜单车的职务,套现15亿之后离开了摩拜。

从月薪几千的记者到身家15亿,胡玮炜仅用了三年时间。财富自由后的她,也离开了共享单车战场。

沉寂两年后,三巨头抢食共享单车市场

随着摩拜停止服务,初代共享单车两强争霸的故事落下帷幕。接下来,共享单车的舞台将交给青桔单车、哈啰出行、美团单车。

从2018年开始,共享单车市场便进入沉默期。但在青桔单车、哈啰出行、美团单车三家的推动下,共享单车在2020年再度热闹起来。

融资战,最先打破了共享单车领域沉寂。在2020年4月,滴滴出行旗下共享单车平台青桔单车先后完成了两轮融资,其规模超10亿美金。一石激起千层浪。在青桔单车披露融资消息后不久,哈啰出行CEO杨磊表示,2018年,整个公司已经实现了盈亏平衡,且2019年底公司完成了一笔融资。并强调,当下是创业以来,公司现金流储备最充足的时候。

资本的加码,再次掀起了共享单车巨头间的战争。从今年年初开始,美团、青桔、哈啰三家便开始瞄准了共享电动车板块。

对出行板块图谋已久的王兴最先出手。1月份的时候,美团摩拜助力车在全国开始招募渠道经理;3月份,美团便开始大规模铺设渠道,4月份美团已经开始大规模投车了。

随后,滴滴便宣布“0188”计划,目标之一是3年实现全球每天1亿单,其中共享单车和共享电单车一起构成的两轮业务被视为重要的支撑点。

而且,美团与滴滴出手稳准狠,直接进入下沉市场。即便哈啰出行在下沉市场颇具优势,也受到相应的冲击。在第二季度结束的时候,哈啰市场份额大幅缩减。

为了抢先抢占市场,美团、哈啰和滴滴等行业巨头再次燃起了补贴的战火。5月,美团、青桔、哈啰等共享单车企业,推出早晚高峰时段免费骑行激励措施,用户可享受每单半小时内免费骑行的优惠。

经历过洗牌后,共享单车领域的小玩家早已所剩无几,下半场的故事将是巨头布局生态的故事。

滴滴在网约车领域占据霸主地位,青桔单车则可以弥补网约车未能覆盖的场景;在美团的本地生活生态中,“出行”是不可或缺的模块,承担着美团打通吃喝玩乐各个场景的美好愿景;对于哈啰出行背后的阿里来说,出行业务也是阿里生态中不可或缺的版图,不容有失。

几经波折后,摩拜和ofo已经成为历史,疯狂烧钱抢市场的时代也一去不复返。如今,阿里、滴滴和美团的生态早已形成。如何正确打开共享单车线下强流量入口,才是互联网巨头们需要思考的事情。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