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索赔300万,“江小白”起诉“江小白”冷敷贴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索赔300万,“江小白”起诉“江小白”冷敷贴

本案的争议点在于是否存在攀附知名商标的主观恶意、能否认定驰名商标、是否构成商标侵权及不正当竞争等。

文|花生米

12月17日晚间,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官方公众号“浦江天平”发布消息,“江小白”商标侵权及不正当竞争案在上海知识产权法院开庭审理。案件信息显示,原告重庆江小白酒业有限公司(下称江小白酒业)起诉“江小白”医用冷敷贴涉及的江小白健康产业(广州)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小白健康)、杨某某和上海寒娇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寒娇文化)侵害商标权及不正当竞争,并向对方索赔300万元。

据悉,该案庭审过程由人民网、央视移动网、中国法院网、微博、快手、抖音等40余家媒体、平台同步直播,1100万网友收看。

青眼第一时间联系了被告方“江小白”医用冷敷贴第10类商标持有者杨迎平,也即是前文提到的“杨某某”。杨迎平透露,江小白酒业此次针对的是“江小白”医用冷敷贴,目前案件还未判决,“我们是国家知识产权局下发的第10类医疗器械商标,完全拥有合法的使用权益,他们(江小白酒业)这是滥用司法资源的打压行为。”同时,他认为对方索赔300万是“无稽之谈”。

“江小白”起诉“江小白”

庭审过程中,江小白酒业公司诉称,其是第10325554号“江小白”注册商标的商标权人。“江小白”品牌创立于2011年底,“江小白”注册商标经过公司多年持续的使用和宣传,在中国境内相关公众中积累了极高的知名度和美誉度。而上述三被告在其生产、销售的医用冷敷贴等商品及相关广告宣传活动中使用了“江小白”商标,侵害了原告享有的驰名商标专用权;被告江小白健康在其注册的企业名称中使用“江小白”作为企业字号,并使用该企业名称经营冷敷贴等商品,极易使相关公众误以为其与原告存在许可或关联关系,构成不正当竞争。

江小白医用冷敷贴产品

由此,江小白酒业请求法院判令三被告立即停止商标侵权、停止使用并变更企业名称、刊登声明消除影响,共同赔偿原告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300万元。

而被告方江小白健康认为,江小白酒业所持有“江小白”商标不属于驰名商标,公司使用的“江小白”商标是杨迎平于2018年7月10日申请注册的第10类商标(注册号为32153557,商品范围包含医用冷敷贴等),目前仍是有效状态,因此不构成侵权。同时,江小白健康表示,其将拥有的注册商标“江小白”登记为企业字号是经市场监督局核准,不构成不正当竞争。

庭审现场。图片来源“浦江天平”公众号

本案的争议点在于是否存在攀附知名商标的主观恶意、能否认定驰名商标、是否构成商标侵权及不正当竞争等。据悉,该案庭审持续了两个半小时,法院宣布择期宣判。

商标之争,谁有理?

2019年8月,“江小白进军护肤市场”的新闻铺天盖地,青眼调查却发现“此江小白非彼江小白”, 推出医用冷敷贴的并非白酒品牌江小白,而是另有其人(详情见《江小白跨界推面膜?真相是……》)。

根据中国商标网,“江小白”及“江小白,就是让你白!”的第10类商标申请人均为杨迎平。而自2017年08月18日起至2020年9月28日,杨迎平先后9次申请了不同字体和书写样式的“江小白”第10类商标。

截自中国商标网(截图时间12月18日18点)

不过,根据中国商标网截至12月16日的最新数据,杨迎平申请的9个“江小白”10类商标中仅有1个,也就是前文提到的注册号为32153557的“江小白”商标已“注册”成功,专用权期限为2019年4月7日至2029年4月6日。另外,杨迎平所申请的“江小白,就是让你白!”商标目前显示为“失效”状态。

截自中国商标网(截图时间12月18日18点10分)

值得注意的是,江小白酒业也曾在2018年1月15日申请过“江小白”第10类商标,但申请被驳回,不予受理。而后2019年12月31日,该公司再次尝试申请,但仍然被驳回,现处于“驳回复审中”。也就是说,目前“江小白”的第10类商标所有者有且只有杨迎平。

根据江小白健康在庭审中所述,杨迎平于2020年4月将其持有已注册的“江小白”商标许可给江小白健康在“医用冷敷贴”商品上使用。青眼注意到,杨迎平在江小白健康公司中持股50%,该公司经营范围除了非许可类医疗器械经营外,还涉及化妆品批发、零售等。

虽然从时间上来看,江小白酒业持有及使用第33类(酒类)“江小白”商标的时间久于杨迎平申请和许可江小白健康使用的第10类(医疗器械类)“江小白”商标,但根据我国商标注册的规则,商品和服务分成45个大类,其中1到34类为商品类,35到45类为服务类,不同类之间的商标使用不构成侵权。也就是说,涉案的两个商标都是合法注册的。

杨迎平表示,江小白医用冷敷贴和江小白健康公司都是在合法取得商标注册证后办理许可备案的基础上,才开展的相关业务和行使合法权益,“市场上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譬如‘长城’的商标,就有长城汽车、长城润滑油、长城红酒等,不同类别的商标被不同的公司持有,是市场常见现象。”他称,“江小白冷敷贴自推出就并未主动或刻意去跟江小白酒业扯上关系。”

对此,广东法制盛邦律师事务所律师邓刚在接受青眼采访时表示,一般而言,注册商标的专用权,以核准注册的商标和核定使用的商品为限,不同的商标在各自注册的商品领域内受到法律保护。而为相关公众所熟知的商标,持有人认为其权利受到侵害时,可以依法请求驰名商标保护。

也因此,案件的关键点就在于江小白酒业的“江小白”商标是否能认定为驰名商标。庭审过程中,江小白酒业拿出了“2019年营收额突破30亿”等大量证据,来证明“江小白”作为白酒品牌的影响力已经达到了驰名商标的标准。但杨迎平认为,在白酒行业,江小白的年营收并不算高,不能作为认证驰名商标的依据。

清华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冯术杰在接受媒体针对此案件的采访时表示:“如果一个商标被认定为驰名商标,那么对它的保护范围会有所扩大。因为一个商标有很高知名度,就有极大可能让消费者认为,市场上的同名产品都来自同一家公司,这时候就容易产生混淆,影响品牌声誉。”

邓刚也告诉青眼:“足以使相关公众对使用驰名商标和被诉商标的商品来源产生误认,或者足以使相关公众认为使用驰名商标和被诉商标的经营者之间具有许可使用、关联企业关系等特定联系的,属于商标法规定的‘容易导致混淆’,人民法院应当根据原告的请求,依法判决禁止被告使用该商标。”

也就是说,一旦“容易导致混淆”成立,即便是已经注册成功的商标,也有可能会被法院判决禁止使用。

江小白“医用冷敷贴”年销1400万?

事实上,除了“江小白”,2014年至今杨迎平共累计申请过277个商标,如彩芝林、江小红、御圣堂、颜如忆、德仁堂、葆家康、攻肤道、舒适达等,其中第3类(化妆品类)商标51个,第10类(医疗器械类)商标67个。

截自中国商标网(截图时间12月18日20点)

此外,除了在江小白健康公司持股50%,杨迎平关联公司还有6家,其中与化妆品、医疗器械相关的有4家,分别为李时珍汉方(广州)药业有限公司(曾用名“广州保家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广州舒适达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广州舒适达)、广州葆家康医药生物技术有限公司、广州优蜜淘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杨迎平告诉青眼,自己已在医药大健康及化妆品行业十多年,江小白医用冷敷贴自2019年推出后,销售渠道主要集中在线下,如药房、各大医疗机构、整形医院等。“现在主要是通过商标授权的形式给到一些有医疗器械生产以及经营资质的企业在生产销售,广州舒适达也推出了一些我们自己设计的江小白医用冷敷贴产品。”

广州舒适达推出的江小白医用冷敷贴(图由杨迎平提供)

青眼注意到,目前淘宝有个别店铺在销售江小白医用冷敷贴,如一家名为“华建医美专家”的淘宝店内,在售的“江小白医用面膜冷敷贴”用券优惠后折算下来仅14元/盒。

截自淘宝网(截图时间12月18日20点10分)

值得一提的是,该产品生产厂家显示为延安利众药业有限公司。据杨迎平介绍,这家公司是有“江小白”第10类商标授权的合作企业之一。

截自淘宝网商品评论区(截图时间12月18日20点13分)

自今年上半年国家药监局表态“不存在械字号面膜”,“医美面膜”“械字号面膜”等成为相关产品的雷区。而对于“江小白面膜冷敷贴”产品名称和销售宣称,杨迎平表示“该产品相关生产企业的批文都是经过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核实、验收后发放的相关医疗器械批准文号,是在规定范围内合法生产销售的。”

杨迎平表示,和江小白酒业的纠纷案件对江小白医疗冷敷贴产品的销售已产生一些负面影响。对于庭审过程中江小白酒业方律师推测的江小白医疗冷敷贴今年销售获利1400万元,他认为是“一派胡言”。他称:“项目刚启动不久,也没有做太多推广,再加上疫情影响,销售并没有那么多。”

目前,案件并未宣判,杨迎平对案件胜诉的把握也不愿意多谈。“江小白”起诉“江小白”冷敷贴背后,实则是知识产权和商标保护层面的争议,而很显然,在尘埃落定之前,争议还将继续。只是,市场还能等待多久,就不得而知了。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