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111位影视从业者联名上书“于正、郭敬明”,综艺选导师也要划红线了?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111位影视从业者联名上书“于正、郭敬明”,综艺选导师也要划红线了?

娱乐至死、流量为先的年代,属于“于正、郭敬明”们的就业机会显然还有更多。

文|一点剧读  牛角尖

于正、郭敬明又上热搜了,这次是两人一起绑定“挨骂”。

昨日晚间,编剧宋方金、余飞等人联名发布了一则“111位影视从业者联名抵制抄袭剽窃者”的长文,文章中,111位业内从业者,包括白一骢、琼瑶、高群书等知名业内人士,共同指出郭敬明、于正两位曾经有抄袭劣迹的同行,在综艺节目中进行话题炒作、以此助力节目组追逐点击、收视率的做法,引起相关从业者和社会各界的反感。

此消息一出,各界人士议论纷纷。有人调侃,“这是一次五十步笑百步的做法”,发声的111位影视从业者中,不乏昔日陷入抄袭风波中的《甄嬛传》《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少年的你》等相关作品编剧;也有人认为,“这是行业的一次拨乱反正”,应该像抵制劣迹艺人般抵制“抄袭者”。

事情真相与否,不予置评。一个不可忽视的现象是,近期的娱乐综艺,越来越倾向于寻找“于正、郭敬明”这样的话题制造机担任导师。

他们在业务能力上尚且不敌同节目中的其他导师具有专业性的点评经验,但在节目造势、话题引流层面,却始终堪当“先锋手”——以快、狠、准的情绪感染力,为节目贡献多个热搜话题。这是这群人身上所持有的共同特质,同时也是他们遭遇同行、市场反感的“卖丑”行为。

于正、郭敬明,显然走在这个现象的前沿。

复盘于正、郭敬明事件始末,“抄袭”算不算原罪?

很多人喜欢将郭敬明与韩寒相提并论,实则不然。真正与郭敬明属性相似、有着密切联系的,应该是于正。前者依靠青春文学读物闻名、后因多次卷入抄袭风波,而名声狼藉;后者则是因一部影视剧《宫》(杨幂、冯绍峰主演)一炮而红,随后在影视界占据一席之地,随着作品履历的积累,与郭敬明形似的“抄袭、炒作、卖弄口舌”的风波,随之而来。

回溯这次事情的来龙去脉,实则要从半个月前的影评人谭飞发表的一番言论说起,在当时,谭飞在微博上“暗戳戳”指责录制《我就是演员3》中的于正,“一个靠抄袭起家的编剧在台上振振有词教育别人如何演戏”,随后在编剧汪海林的微博转发下,“于正、汪海林微博互掐”、“于正要告汪海林”、“汪海林 给失足青年于正的七条建议”等数5个相关话题登上热搜,成为近期网友们饭桌上的谈资。

这期间,还曾穿插了这样一件事,即于正于11月15日,朋友圈diss郭敬明,暗戳戳其“哄抬流量,承受被骂之后,对准全民都不喜欢的人树立自己的专业和高要求”。不想,仅仅一个多月的时间内,其本人与郭敬明一般录制着同一属性的综艺节目,流露出相似的言论和博眼球的手法,引同行不满。

至此,两人同时被同行们钉在了影视圈耻辱柱上。复盘两人成名及发家史,境况出奇的相似。从2002年,两人分别以独立编剧、作家的身份出道,到分别打造出《带我飞,带我走》《我爱河东狮》《梦里花落知多少》《幻城》等多部爆款小说文学,再到转型制片人、导演身份后,打造的《美人心计》《宫》《小时代》《幻城》等作品,于正、郭敬明在娱乐圈的“打拼史”即将画上20年整的句号。

这当中,最值得一提的或许还有,他们善于发掘艺人的眼光。比如,于正捧红了杨幂、赵丽颖、陈妍希等当红流量,“复活”了林心如、秦岚、聂远等一批老艺人;而郭敬明则直接助推了杨幂走入大银幕、郭采洁青春文艺片“转型”等。

成功的路径颇为相似,“走偏”的人生,也如出一辙。2014年4月,琼瑶向人民法院正式提起诉讼,称于正的在播剧《宫锁连城》抄袭自己的作品《梅花烙》,随后该案件于次年12月,以赔偿五出品被告500万元,并公开道歉而终结;随后一年,于正又因新剧《美人制造》再次陷入抄袭风波,法院开庭审理周浩晖起诉于正一案,该案件最终以周浩晖败诉而终。

在抄袭这条路上,郭敬明则走的更早。他的成名作《梦里花落知多少》曾被《圈里圈外》的作者庄羽告上法庭,随后以赔偿庄羽20万并公开道歉结案。而郭敬明的最终做法,也与于正如出一辙,赔偿金付了、公开道歉未有……因此,与行业同行结下梁子。

至于两人身上背负的炒作、卖弄口舌的作风,全行业有目共睹。从于正被大众册封为“死丫头”,郭敬明在综艺节目中与北大教授争论,获“妇人”一称,再到有争议的地方就有两人,于正、郭敬明的“惹事”能力可见一斑。

而每一桩事件背后,都伴随着两人为新作品、或新节目所带来的数不尽的热度和流量热点……一时之间,观众也分不清究竟是炒作、还是“确有其事”。但结果与否,从来不是重点。有于正、郭敬明的地方,就有话题,这才是行业奉若至宝的抢人法则。

于正、郭敬明,终究还是走在了行业的对立面。

综艺节目“选导师论”:流量与污点孰轻孰重?

一个不可忽视的现象是,纵使于正、郭敬明劣迹斑斑,他们依旧是综艺节目的“宠儿”、爆款节目的头号导师选手。以目前市场中在播的两档综艺《我就是演员3》《我是特优声》为例,节目中,于正是这两档节目的导师,且在《我就是演员3》中与章子怡并列,坐导师主阵容席,话语权甚至超越了旁边同样具有投票权利的张颂文、郝蕾两位被市场称为“具有演技天赋”的好演员,节目意图显而易见。

事实也的确证明,邀请了于正、郭敬明的综艺节目,无论质量与否,话题热度始终不会太差。依旧以于正加盟的《我就是演员3》为例,这档节目是浙江卫视的王牌综艺,同时也是国内最早关注演技类型的综艺节目。

第一季节目播出时的轰动与商业回报,堪称综艺之王。随后在腾讯视频以同样的理念,邀请来陈凯歌、李少红、赵薇、郭敬明四位导演阵容的跟随下,“节目风头”被抢——第二季的《我就是演员》,在当时甚至被市场打上了“滑铁卢”、“扑街”的头衔。

随着新一季于正加盟导师阵容,这一季《我就是演员》堪称“起死回生”。更新两期破71亿(三季累计)的微博话题阅读量、每期平均3个以上的微博热搜和破2.58%(CSM52城)的收视率,让这档节目与近期在播的《追光吧!哥哥》并列市场头部,成为继《演员请就位2》之后的又一部话题综艺。

而于正在这其中起到的“加码”作用,除了不断贡献节目内该有的话题外,抨击小鲜肉、回应合作过的女艺人整容问题,都于无形中增加了节目的看点。至于,节目专业性与否,看看于正从制片人的点评就知,并无太多直接效果。

类似的还有“隔壁”在播的《我是特优声》,这档综艺主打“配音行业”,邀请来的导师阵容也都是边江、李诚儒、吴磊等或在配音界、或在表演界有出色表现的嘉宾,于正的出现如同郭敬明与陈凯歌、尔冬升、赵薇并列导师席位一般,引发网友不满。可这一切,正是节目组想要看到的发展趋势。“热度有了、品质没了”,也成为这类节目的共同发展趋势。

此番,宋方金、余飞、琼瑶等111位业内从业者共同抵制“于正、郭敬明”这样的抄袭者上综艺,虽得到行业足够重视,却不见得一定能够奏效:

首先,于正、郭敬明这样身赋“抄袭风波”的知名影视圈从业者,与部分艺人发生劣迹事件有所不同,他们的抄袭事件已经沉沦太久,且各自也都有过一段沉寂时间并为之付出过代价(金额赔偿),能不能再度被市场重视,还需另提并论。

其次,从法律角度来看,于正、郭敬明抄袭案件,虽以立案并以两人最终败诉为结果导论,但两人已如约赔偿、且曾在市场中沉寂过一段时间的“隐形”处理手法,似乎也得到市场默认。加之,于正这两年又以《延禧攻略》这部口碑、热度双收的作品“洗白”,郭敬明也有部分在综艺中的导演片单和即将上映的《晴雅集》,获得市场认可。昔日的“劣迹”,能否一直枷锁于两人身上,尚不好说。

最后,于综艺效果来看,节目组能否愿意放弃这来之不易的“收视与话题”尚不好说。毕竟在于正、郭敬明担任导师的多档综艺节目中,这样的制作方法论,曾得到市场验证。

娱乐至死、流量为先的年代,属于“于正、郭敬明”们的就业机会显然还有更多。而从两位幕后从业者身份来看,能不能上综艺,于其个人事业发展而言,并无太大影响。毕竟两位后续还将会有《玉楼春》《晴雅集》等多部影视作品陆续上映,届时能否撼动市场,仍靠作品说话。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